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13部瘟疫电影 13则人类病毒搏斗血泪史

汤姆克鲁斯(左起)、祖迪罗、孔刘和布莱德毕特都曾演出瘟疫题材的电影。

字体大小:

瘟疫题材,世界各国的电影拍过无数,为人们展示似曾相识的末日画面。

自冠病19在1月底蔓延开来,美国名导Steven Soderbergh(史提芬索德伯格)2011年的《世纪战疫》翻红,因为剧情讲一种新型的致命病毒几天之内席卷全球,从蝙蝠之粪被猪误食,厨子处理生猪头未洗手和美国管理人员握手合影,由此把病毒扩散至全球,成为当下现象的神奇预言。

《世纪战疫》(Contagion)演员阵容强盛,有Gwyneth Paltrow(桂莉芙白德露)、Jude Law(祖迪罗)、Kate Winslet(凯蒂温丝乐)、Marion Cotillard(玛丽昂歌迪亚)、Matt Damon(麦特戴蒙)等,还有新加坡演员黄经汉(Ng Chin Han,左)。(剧照 / 海报)

除了《世》,zaobao.sg记者为你找出另外12部类型各异但一致叫好的瘟疫片,为你串连出人类与病毒搏命的血泪史。

有哲学家说过,瘟疫昭示人类的无知和恐惧,每一次病毒降临,人们总要面对生存和死亡、自由和秩序、善良和邪恶的多重诘问。电影里的瘟疫犹如一面镜子,一面逼真地记录灾难,一面尖锐地透视人心。

早期好莱坞的瘟疫片,都把动物诠释为恶,毕竟人类自学会驯服动物开始,就和瘟疫相生相伴,鼠疫、猪瘟、禽流感等都和动物相关。《极度恐慌》讲述一个美国人在非洲扎伊尔捕捉到一只小白脸猴,回国放生后,导致一种新型疾病蔓延。

Dustin Hoffman(达斯汀霍夫曼)在《极度惊慌》(Outbreak)里对抗动物引发的病毒。(剧照)

瘟疫来临时,除了歧视,谣言和谎言也足以杀人。《流感》里政府为了控制疫情,违反48小时隔离期的诺言,强行把传染者驱逐、集中,甚至动用轰炸机把他们消灭。

张赫(左))在韩国片《流感》(The Flu)里目睹瘟疫悲剧。(剧照)

有些影片则蕴含哲学隐喻:《十二猴子》中人类必须穿越回从前去追查致命病毒的来历,象征借鉴历史的重要;《星际效应》更穿越遥远的星系银河,扩展无限的想象空间。

《星际效应》(Interstellar)和《十二猴子》(12 Monkeys)各有大咖演员主演,上图左起:Matthew McConaughey(马修麦康瑙希)和Anne Hathaway(安妮哈撒薇);下图左起:Bruce Willis(布鲁斯威利)和Brad Pitt(布莱德毕特)。(剧照)

《我是传奇》中的病毒是由治疗癌症的药物变异成具有毁灭人类的超级能量,提醒人们对高科技反思。

《我是传奇》里的Will Smith(威尔史密斯)一人一狗相依为命。(剧照)

《卡桑德拉大桥》讲述染上病毒的国际列车被隔离,带着带菌病人和无辜旅客一同驶向未知的死亡之桥,只因当局要掩盖真相,它隐喻人们丧失知情权、选择权下,对未来发生的灾难缺乏警惕,难逃被消灭的宿命。

德国、意大利、英国合拍的《卡桑德拉大桥》(The Cassandra Crossing)早在1976年便以病毒妙喻宿命。(海报)

《尸杀列车》里,一路南下的列车遭遇丧尸侵袭,乘客在逃亡中凸显男女、老幼、贫富等各层面的抗争,显现在死亡面前,人性善恶不过一念之间。

孔刘(右)和马东锡在韩国片《尸杀列车》(Train To Busan)里为了家人顽抗活尸。(剧照)

偶有幽默之作,譬如《世界之战》里,火星大军攻击地球势如破竹,但后来让它们全军覆没的却是地球上的病毒,谁会想到病毒竟成了“保护地球的武器”?

Tom Cruise(汤姆克鲁斯)在《世界之战》(The War of the Worlds)里力抗火星人。(剧照)

在瘟疫片中,病毒也能象征各种社会意义。例如,实验室里泄露的变异病毒,是人类“作孽”的“报应”;来自外星和古墓的未知病毒,是地球遭受“诅咒”与“天谴”。

恐惧可能导致人类发生各种意识对立、伦理冲突、人格分裂,电影里一一展现,且还可能进一步反映权力和自由的选择、道德和利益的取舍、全球化扩张和文明冲突、科技的进步和威胁等矛盾。《末日之战》就把疫情乱象扩大成全球动乱,危在旦夕。

《末日之战》(World War Z)里人类与丧尸的搏斗场面,壮观程度堪比任何大型战争片。(剧照)

瘟疫片的表现手法不外乎四种:

一种偏重故事,走灾难惊悚类型路线;一种偏重写实,着重情境描绘和气氛渲染;一种偏重寓言,用科幻隐喻作为包装,借丧尸或外星人意象讽世。像《死亡直播》就好像集大全,剧情讲述女记者和摄影师随消防队出发拍摄他们工作的纪录片,不料却拍到公寓里面似乎有某种致命的病毒在蔓延,真实而恐怖的场景让人如身临其境,惊出一身冷汗。

西班牙片《死亡直播》(Rec)影像骇人。(剧照)

最后一种,瘟疫只是工具或配角,它虽可以夺走生命,但阻挠不了爱情,更衬托情感的传奇和伟大——如《完美感觉》和《屋顶上的轻骑兵》。

英国、丹麦、爱尔兰、瑞典合拍片《完美感觉》(Perfect Sense,上)和法国片《骑马英雄》(The Horseman on the Roof)都讲述一段恋情遭遇瘟疫的故事。(剧照)

不管哪一种手法,片里的病毒终会被抗体战胜,然后人们会像童话般活下来,直至下一场灾难叩门。人类和瘟疫在电影里拼个你死我活,但两者难道不能像人与自然般平衡共生?须知,病毒不仅不会被消灭,反而将伴随人类同行,逼使文明接受挑战并不断演进。

可喜的是,瘟疫片跟其他类型的灾难片又不太一样:一般没有英雄主角,片中最常见的英雄是身穿白服的医护人员,有时他们甚至只是比布景板强一点的配角而已,然而在现实中,真正默默无声救苦救难的就是他们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