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2020香港小姐竞选”面试 奇葩佳丽直播现形

蔡小蝶。(互联网)

字体大小:

“2020香港小姐竞选”网上面试,过程千奇百趣,真正美貌与智慧并重的高质美女屈指可数。

今年“2020香港小姐竞选”曾因冠病疫情宣布取消,但随后“翻生”称改而以网上进行,大会更以“疫市筍工”(优质工作)作为口号吸引各地靓女报名参与,而报名截止日期是今天(6月26日)。不过,前晚TVB率先在网上为31位佳丽进行直播面试,结果让网民大吃一惊。

chen_hui_xin_di_xiong_qiang_jing_.__Medium.jpg
陈慧欣低胸抢镜。(互联网)

在前晚的面试直播中,“港姐竞选”首开先例让网上观众直接参与向佳丽提问,由于是网上进行,吸引了来自美国、加拿大、挪威和瑞士等地的美女参加,水准参差不齐,绝大部分样子极为普通,甚至有些给人大妈的感觉,更有部分真人与照片完全是判若两人,被港媒称为“极品照‘骗’组”。

由于近年来美颜滤镜应用软件层出不穷,前晚出现在网上的竞选佳丽中,就有不少佳丽采用这些滤镜过滤见人,像郭柏妍,皮肤几乎完全不见毛孔,而眼球过大到差点见不到眼白,另一参赛者蔡小蝶,同样也用上美白应用软件。

lu_hai_hong__Medium.jpg
卢海虹。(互联网)

即便用上美颜滤镜,但有些佳丽根本不会打灯来玩视像面试,像23岁的翁慧娴照片中皮肤白滑,但真人肤色偏黑,其深黑鼻影瞬间变成“浓妆阿梅”,一见难忘。20岁的卢海虹甫出镜时连艺人陆浩明都质疑她跟相片完全不同,她超白的化妆加上红唇,貌似TVB旗下艺人“虾头”。

落选佳丽卷土重来

抱着“我心不死”,落选佳丽卷土重来,势必再接再厉。

weng_hui_xian_2_Medium.jpg
翁慧娴被指鼻影太深像“阿梅”。(互联网)

“港姐竞选”年年有,每年都会不少曾经参加过港姐或其他选美的佳丽前去面试,势必想要再搏一搏,希望有机会突围而出。

在前晚的面试,就有好几位落选佳丽,像网民最有印象的是曾经在2017年参选过的陈美涛,因为当年参选时,她的牙齿够闪亮和突出,不过,网民笑她是“工人姐姐”。另外也有去年参选过的陈慧欣,除了出示火辣三点式泳装照之外,直播时也穿着低胸露肩衣,让网民边看边担心她“爆肺”,可惜最后被“叮”出局。

xu_shu_qiao__Medium.jpg
许舒乔。(互联网)

等6小时不获出镜

澳大利亚佳丽投诉等了6小时,却不获出镜机会。

“2020港姐竞选”今年革新采用网上直播进行,包括前晚的面试,可是,面试进行期间状况连连,除了有画面没有声音、评审团狂吃螺丝、参赛者“失踪”、画面倒转、佳丽相片和真人不符外,结果整个过程严重超时,原定50位候选佳丽获通知进行面试,最终只有约30位佳丽顺利出镜。

zhi_bo_mian_shi_deng_guang_bu_jia_.__Medium.jpg
直播面试灯光不佳。(互联网)

香港《苹果日报》昨晚就接获来自澳洲的候选佳丽李小姐的投诉,表示面试前一天获通知,但节目进行期间则被临时通知不能安排出镜,让她在电脑前白白等了6个小时,李小姐坦言无线今次的港姐安排极差。

港姐工作有多优质

传港姐底薪只有5000元港币(约897新元)。

今年的港姐竞选以“疫市筍工”(优质工作)作为口号吸引各地靓女报名参与,究竟这份“筍工”有多“筍”?

zhun_gang_jie_bei_zhi_ren_bi_zhao_pian_da_yi_hao_.__Medium.jpg
准港姐被指人比照片大一号。(互联网)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道,上届港姐黄嘉雯所签的合约,只有5000元港币底薪包三个秀(show)待遇,当选后一年她未有剧拍,只安排在不同综艺节目中担任嘉宾,算是勉强够show。有传出席活动,一班港姐都只当半个show计算,不然就只有几百块港币(约几十新元)车马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