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生命即使枯朽仍会开花

高桥一生在《爱情人形》里,以妻子为制作情趣娃娃的“缪斯”。(互联网)

字体大小:

“我的妻子死了。”男主角平淡的一句旁白,震撼地开启了故事。

为蜷川实花编写过电影《恶女花魁》,执导过日剧《东京女子图鉴》的棚田由纪将自己撰写的同名小说《爱情人形》搬上大银幕。罕见以情趣娃娃制作为题材,若不是男女主角是日本一线气质明星高桥一生与苍井优,大抵会让人误以为作品纯为猎奇甚至刻意哗众取宠,而不少媒体渲染的女神大尺度演出不过是夸大其词。

世间诸事,若你愿意抛开主观认定,或会发觉本质并非如此。

这是纯爱故事。讲的是纯粹而极致、近乎疯狂的爱。

刻画的是男欢女爱,却更凸显一个人对一件事的执着热爱。你可以当作一段现代婚姻物语,也可以视为是日本人独有的职人精神淋漓尽致的展现。电影这东西,本无正解,你想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男主角高桥一生原本为求温饱而当上情趣娃娃设计师,最初作品被批评毫无真实感,于是谎称要制作医疗义乳而找来苍井优当模特儿进行“胸部取模”,两人一见钟情火速相恋进而步入婚姻殿堂。但现实从来不是童话。前半段带几分浪漫趣味却感觉远离现实,后半段走入生活虽残酷却才真正温暖有情。

丈夫承继前辈的梦想,无奈障碍重重,想打造出完美的作品却力有未逮,偏偏家有世人眼中无可挑剔的妻子,压力更是无处宣泄。尤其爱情从一个谎言开始,愈深爱,真相愈难启齿。有所隐瞒,更是无法敞开心扉坦诚相爱,以致渐行渐远。讽刺的是竭力做出抚慰寂寞男人们空虚心灵的情趣娃娃的工匠,竟把自己创作上的“缪斯”冷落在家。投入工作成了借口,夜间在外流连,热情与欲望减低,婚姻和事业同时陷入倦怠低潮期。

人无完人,婚姻怎有完美?否则不会有如此多日本宅男,甚至宁可选择情趣娃娃当生活伴侣。

zb_0805_cj_doc7br31sd5rsi6n7nso69_05155017_tanskn_Medium.jpg
日本一线明星高桥一生(右)与苍井优在《爱情人形》里,饰演一对因情趣娃娃牵出情缘的夫妻。(互联网)

“不完美”让爱情更深刻

面对走不下去的婚姻之路,成熟的大人不会歇斯底里,我特别喜欢餐桌前夫妻俩面对面心平气和自白忏悔平平淡淡那一幕。犯过的错,隐瞒的事,或许在意却未必不可包容。尤其面临生关死劫,双方终能卸下所有伪装坦荡相爱。

啊,原来妻子不是大家想象的完美太太。而这“不管是谁都不可能知道”的不完美,成了这段爱情最深刻的连结。

熬过现实的试炼,但爱情在死亡面前终究无力。

丈夫于是乎把对生命正急速消逝耗尽的妻子的爱恋与欲望,投射到情趣娃娃身上,终创造出前辈工匠念念不忘的终极作品——“要有人类的肌肤触感,魅惑人心的外表,一体成形的身体,如此一来就会有真正的灵魂寄宿其中。”

电影异常认真地刻画情趣娃娃制作过程,甚至巨细靡遗解析各类材质。大概没有人料想得到,为万千日本男人寄托遐想的一具具情趣娃娃,竟是在简陋工场完成的,而且这还是看不到未来的卑微夕阳产业。纵使在世人眼中不入流,小工厂依然坚守极致追求完美的职人精神,默默沉溺地坚信“既然要做,就做到最好”,只差一点点也不行。

无法超越竞争对手便反复修正,千里马也要有幸遇上伯乐,“搞不懂娃娃价值的人,不够格买下她”,工场同仁上下一心连老板也不为钱只为捍卫专业,理想化的描绘非常日本。我其实希望电影对工场里关系犹如家人一般的同事们有更多着墨,工匠大叔和警察出身的老板之间,相遇相知的关系尤其微妙有趣。

酷似真人的情趣娃娃,其实是业界禁忌。但相信着唯有无懈可击的情趣娃娃,才可能让灵魂寄宿的高桥一生,着魔般完成作品的过程,大抵也让他得以逐步接受妻子的死亡。

爱妻与情趣娃娃的命运,仿佛互相牵引,此消彼长。有死,方有生,是定律。“樱花树即使枯朽仍会开花”,面对死亡最好的方法,便是重塑新生命。

是偏执?是妄想,无须深究。只要当事人快乐就好。

电影里的高桥一生似希腊神话中爱上自己雕刻出的作品的雕刻师,因为情趣娃娃而生的爱情,最终转而投射回娃娃身上。

“永远,没有永远。永远无法获得的东西,就是永远。”有形的生命有限,唯有无形的爱可以是永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