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外闯本地艺人 比较各地拍戏文化异同

白薇秀(右)在专栏文章揭露本地某导演在片场脾气差,老公戚玉武(左)受访时也指出本地有些导演目中无人。(档案照)

字体大小:

本地女星白薇秀最近在《联合早报》专栏文章,揭露本地某导演在片场脾气差,对演员呼来喝去,尤其对临演或不知名演员更直接以“谁谁谁”代替,比较她早年到北京片场给丈夫戚玉武探班,被工作人员以“白老师”称呼,倍觉受尊重。

白薇秀又指称,本地剧组工作人员连演员的名字都懒得记。被叫“阿Boy”的10岁小演员背地里抗议,她觉得称呼对方姓名是对人最起码的重视,不然演员不过是戏里的道具,任人摆布。

《联合早报》记者就这个话题,采访有在华人地区各地拍戏经验的演员,请他们比较各地文化的异同。

zb_0922_cj_doc7bxnbhk11v51idybdp9i_21123521_tayck_Small.jpg
童缤毓指出外地演员在中国都能受到礼遇。(互联网)

童缤毓:四地剧组文化不同

拍戏足迹遍布新马港陆的童缤毓分析四地剧组文化的不同:“在中国大陆,导演一般就坐在监控器前看演员的演出,不需要走到演员面前沟通,而且现场会有几个副导演,帮忙看对戏和走位,也帮导演转达信息,不是每个演员都有机会直接跟导演沟通的,一般只有主要演员或是经纪公司强大的演员,才有机会跟导演一起吃饭。

“大陆对于艺术工作者都称老师,有时连我的助理也被称老师,相等于我们这里称呼先生、小姐,就好比他们称呼侍应生“服务员”,而我们则称呼“帅哥”“美女”一样,所以称呼不是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态度。大陆剧组最少有百多人,大的可能两三百人,工作人员不一定会记得每个演员的名字,所以都称老师会比较方便,他们对于外国来的人也会给予很好的待遇,比如住宿、专车接送等,在新马都不可能享有的。

“我在大陆拍戏,因为是外国人,他们安排了一个跟组演员给我当助理,所以说到尊重,我觉得看个人情况,同时它也是双向的。像有一次我拍一个武打场面,现场有一些假人死尸,也有临演扮死人躺在地上,剧组对临演都喊‘喂’‘那个来’。所以我想说的是,‘阿boy’‘阿girl’乍听可能刺耳,但对于现场的工作人员来说,会不会就是一个统称而已。”

至于新马,童缤毓说剧组也就二三十人,最大五六十人,一个助导可能做五个人的事情,不同于大陆五个助导做一个人的事情,所以本地助导不记得每个演员的名字,或许也有苦衷,“我觉得折衷的方式是助导要记得角色的名字,因为他是有看剧本的,那么对助导来说就不是一个太大的负担,同时演员又能觉得受尊重。”

“在香港,工作人员讲粗话就好像唱歌一样自然,他们觉得接地气,但我们可能就觉得误人子弟。我在马来西亚时,遇到很多老一辈的香港导演,现场是粗话满天飞,所以个人的心态很重要。我从跑龙套开始,那时导演都叫我‘美女’,相信也是因为记不得我的名字,毕竟我演的只是路人甲。我那时年纪还小,就没有多想,纯粹享受现场的粗话环境,哈哈!”

对于自尊心强的演员,童缤毓说不妨给自己设立一个努力的目标,告诉自己有一天一定要让导演记得自己的名字。

zb_0922_cj_doc6tz1kf2g2ub3rexr42y_21123214_tayck_Small.jpg
郑斌辉说,他在中国剧组被称呼角色名字。(档案照)

郑斌辉:得看导演自身修养

郑斌辉从新加坡进军中国,也在马港台各地拍过戏的他,也同意中国剧组现场太多人,很难要求导演记得每个演员的名字,能叫角色名字就很好了,他自己就常被叫角色的名字。他也指出,拍什么剧种也影响现场气氛,“战争戏比文艺戏紧张,现场的人说话也会大声些。”

他的结论是有没有尊重演员,不是看地方而是看导演本身的修养。不过他也同意本地很多年前曾有来自香港的导演,在现场对演员大声呼喝甚至爆粗痛骂都有。话说回来,郑斌辉认为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感受的权利。

戴向宇:香港导演较爱骂人

戴向宇从新加坡回到中国大陆发展,他觉得香港出身的导演比较爱骂人。他说,在新加坡拍戏的时候,和大家平时没有什么互动,但是回到大陆后,拍完戏会和工作人员出去喝一杯,慢慢变成朋友关系。

zb_0922_cj_doc6udb281te5ddsyxkln5_21124010_tayck_Medium.jpg
戴向宇曾与美国团队合作,他说外国人觉得人人平等,剧组对演员更明显表达尊重。(档案照)

“我在新加坡时没有觉得不被尊重,但是当年我年轻不太会演戏,曾被香港出身比较老一辈的导演骂过,回到大陆后,遇到香港来的导演,他们也会骂。至于大陆老一辈的导演也会说你,话可能也难听,但不一定会骂得很凶。”

他同意一般大陆剧组人员会称呼演员老师,或哥姐,相当有礼貌。他曾和来自美国的团队合作电影《蒸发太平洋》(Lost in the Pacific),对于老外的观感则是:“老外会觉得大家平等,更为尊重。”

林湘萍:是看个人

曾多年在大陆拍戏的林湘萍说:“大陆剧组的确会称演员老师,但我觉得无论去到哪里,其实都会遇到态度好或坏的人,我看过演员对工作人员不礼貌的例子,所以是看个人吧。”她建议大家不妨看看白薇秀这篇专栏文章,然后反省一下,是不是有尊重别人,是否须要改进?

zb_0922_cj_doc6u41xij73xy1m8ld6lz_21123306_tayck_Medium.jpg
林湘萍请大家读白薇秀的文章,然后反省自己有无尊重别人。(档案照)

张耀栋:新马娱乐圈渐渐朝大陆学习

从新马到港台都拍过戏的张耀栋,觉得大陆娱乐圈对艺人会比较多尊重,尤其在称呼这方面,新马两地比较不明显,但随着大陆文化影响力的增加,新马娱乐圈也慢慢朝这方面学习。

之前以特约演员身份到香港拍摄杜琪峰导演的电影《三人行》,他举经验说,香港团队本来对他不熟悉,后来看到他会演戏,对他的态度明显有更尊重,所以或许也跟演员本身的实力有没有让人信服有关。

zb_0922_cj_doc6uc9mmxwged1dnbax9qc_21123338_tayck_Medium.jpg
张耀栋觉得新马受中国影响,剧组工作人员对演员越来越尊重。

大陆拍戏 李腾:贴心话语让人窝心

李腾说起到大陆拍戏的经验,感觉很受尊重,导演性情很温和,等于定下待人态度的主轴,身边的人也不敢乱来,无论人们认不认识,看到李腾都“老师前老师后的”。“导演忙完后,也会问我有没有吃好睡好,房间是否住得习惯等,这些贴心话语让我感觉蛮窝心的。”

zb_0922_cj_doc6x4wlmkfr9ts44f1c59_21123406_tayck_Medium.jpg
李腾在中国拍戏时曾被导演暖心问候。(档案照)

戚玉武呼应白薇秀说法

戚玉武则呼应白薇秀的说法:“新加坡的影视行业的确存在这样的现象,不但是导演、工作人员,甚至演员都有——对人没礼貌,说话没大没小,不知天高地厚,有些甚至仗着自己资历深或有名气,目中无人。我在外国拍戏,越大牌、越有实力的演员反而对身边的人越尊重、越谦卑。新加坡的社会这样没家教的现象,一些人会归因于西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