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佑用摇滚“逆转”光阴

字体大小:

黄少伟/报道

照片由弹唱人提供

阔别12年,“台湾音乐教父”罗大佑前晚在本地星宇表演艺术中心举行了《光阴的故事》演唱会。本来以为罗大佑以61岁的年纪,应该会主要演唱一些抒情老歌,不过他摇滚性格不改,改编多数经典歌曲,加入了摇滚元素,配上招牌的沧桑嗓音,带领4500名观众回到过去,沉浸在“光阴的故事”中。

罗大佑以较冷门的《往事2000》开场,很多观众对这首歌并不熟悉,所以反应没太激烈。接着,罗大佑把时光“倒回”,一连串演唱了《现象72变》《童年》《思念》《是否》《你的样子》等代表作,才把现场气氛炒热。

《是否》虽然是苏芮原唱,罗大佑的诠释少了女性的委婉哀怨,多了几分男子气概,强烈的摇滚风让歌曲听起来没有那么悲。《你的样子》则把观众带回到周润发和张艾嘉主演的《阿郎的故事》,罗大佑宝刀未老,现场歌声与电影版无异,令人听出耳油。

用歌声记录“时间、成长、人及爱”

罗大佑把演唱会的主题定位为“时间、成长、人及爱”。他回忆上次在2004年到本地开唱时,2003年爆发的沙斯(SARS)肆虐风暴还未落幕,过后几年又陆续爆发金融危机、日本大海啸等天灾人祸,让他感触很深,觉得比起受难者,能在这样动荡的时代平安活下来很幸福。

与其说罗大佑是音乐教父,我倒觉得他像是一个“音乐诗人”,通过音乐罗大佑以自己独特的观点诠释过去40年各大历史事件,看他的演唱会仿佛走进了历史长廊,上了一堂珍贵历史课。

罗大佑以沉重忧郁的歌声演唱《滚滚红尘》和《亚细亚的孤儿》,描述了上世纪不同战乱时代的悲哀。唱《之乎者也》时,他解释这首歌是他年轻时抗议与上一代人的隔阂,但提到不久前台湾爆发的太阳花学运,他反而认为自己和学生有代沟,罗大佑还自嘲自己甚至无法与家里的三岁女儿沟通,不过他认为这都是正常的,“因为时间经过后,人成长后会不一样,这些不能沟通的事都会发生。”

当晚现场听众的心头爱无疑是《恋曲1990》《东方之珠》《闪亮的日子》,罗大佑演唱时,全场举起双手摇摆并合唱,星宇表演艺术中心瞬间变成了巨型卡拉OK。

叶良俊因为罗大佑开始听中文歌

罗大佑来新前曾透露将请一个本地音乐人担任神秘嘉宾,不少粉丝猜测可能是梁文福或黎沸挥,当叶良俊出场时,他对着观众笑说:“你们要看清楚,我不是梁文福或黎沸挥,为什么没有人猜是我?有鸡蛋别往我这里丢。”罗大佑接话:“别担心,我是接鸡蛋高手!”一句话安抚了叶良俊紧张的心情。

叶良俊自爆,年轻时不听中文歌,直到在伦敦留学时,意外地听到了罗大佑的《是否》,才认识到这位音乐大师。罗大佑没生气,笑说:“没关系,我太太以前在香港教科书看到我的名字时,还以为我是作古的人,哈哈!”台下观众听了,不禁笑成一团。两人接着一起合唱了罗大佑在1974年所写的首支歌曲《歌》。

与华文报合唱团震撼合演,动感十足

演唱会最后一个环节,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报合唱团登场,在罗大佑的钢琴伴奏下,与他合唱了三首歌《光阴的故事》《皇后大道东》《母亲》。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广东歌《皇后大道东》,这首歌改编后走摇滚福音风格,华文报合唱团歌声和动作划一,与罗大佑配合无间,呈现出一场震撼人心、动感十足的表演。

对华文报合唱团的演出,罗大佑说:“其实两个月前,他们唱得没那么好,我好紧张,哈哈……他们平时得当记者或编辑,还能唱得那么好,不简单!”

由于演唱会在母亲节前夕举行,罗大佑也不忘把《母亲》献给全天下的妈妈:“为什么我们小时候活得那么开心?因为有妈妈照顾,所以我们的童年才无忧无虑,只要考试就好。妈妈是我们最亲的人也最容易被我们忽略,是我们一辈子的大恩人。”

安可曲清唱《爱的箴言》

演唱会的最后一首歌,罗大佑选唱了成名曲《鹿港小镇》,他如痴如醉地弹着吉他,摇滚风味十足,不输给时下年轻音乐人,也顺利炒热气氛,让演唱会在高潮中结束。

观众显然意犹未尽,安可声此起彼伏,罗大佑最后再次回到舞台,在没有麦克风和乐队的情况下,以清唱方式演唱《爱的箴言》。观众瞬间安静下来,望着全黑舞台上被唯一光束照耀下的罗大佑,他向舞台下的观众伸出双手,真诚地吟咏着:

“我将真心付给了你,将悲伤留给我自己。我将青春付给了你,将岁月留给我自己。我将生命付给了你,将孤独留给我自己……”他唱到一半,不少观众开始一起跟着合唱,场面相当温馨,全场听众陶醉在罗大佑磁性般的吟唱中,演唱会完美落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