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罗瑱玲:最佳乐团

上图为五月天,下图为“草东没有派对”。(三立新闻图)

字体大小:

台湾金曲奖颁奖礼之前,我和一个同行在预测得奖者,他说最佳乐团应该是五月天吧!我却说,我觉得五月天不会得。其实如果我是金曲奖评审,我也不会把票投给五月天。不是因为我觉得五月天不应该得“最佳乐团”,而是因为我觉得五月天已经不需要“最佳乐团”这个奖来肯定他们是最佳乐团。我认为金曲奖评审会选择一个崛起的新团,借由这个奖让大家看到一股乐团新势力。

颁奖典礼结果,新团“草东没有派对”(以下简称草东)获得“最佳乐团”,还爆出他们在20张评审票拿到19张,五月天仅得1票。莫非金曲奖评审的想法真的跟我一样?

五月天出道20年,在现今乐坛的地位和实力毋庸置疑。金曲奖“最佳乐团”,五月天已得过四次,这次没得,难道就等于他们退步了?还是他们不如草东?答案绝对是:不。

对新乐团起鼓励作用

五月天五人20多年的感情和默契,深切地反映在他们的创作里;从第一张专辑到去年第九张《自传》,创作和技术上不断的进步,还有歌曲的传唱度和影响力,有目共睹。“最佳乐团”该具备的条件,五月天都有了,他们已经深受肯定,再把这个奖颁给他们,不会为他们增值,颁给一个新团,反而能起着非常大的鼓励作用。

其实我倒是为五月天得了“最佳华语专辑”而欢呼,也相信这个奖对他们的意义远胜于“最佳乐团”。《自传》专辑用了五年时间完成,整体概念非常完整,创作和制作的水准也比上一张再上一层楼。金曲奖评审团主席黄韵玲说:“沙场老将需要比当新人时加倍多少毅力、恒心和决心才能坚守岗位。”五月天用《自传》专辑证明了这一点。

五月天一直致力于提携后辈,他们每年主办的“犀利趴”邀请许多独立乐团参与,把更多好的声音介绍给歌迷。草东去年就参与了“犀利趴”,而这次草东得奖,相信五月天也是开心的。颁奖人宣布草东得奖时,五月天站起来为草东鼓掌,还热情拥抱,阿信受访时也大赞草东“真的很厉害”,还呼吁媒体“多多报道他们、多多支持”,展现了前辈的大器。  

世代交替抑或百花齐放

草东第一次问鼎金曲奖,就拿下三个大奖(最佳新人、最佳乐团、年度歌曲),绝对是一股不容忽视的新势力。2012年成军的草东,去年发行首张专辑《丑奴儿》,展现了强烈的风格和独特的声音。他们的声音跟五月天很不同,五月天正面积极,草东则有较多的激烈情绪,听起来很洒脱,但又有一种在笼中挣扎着要逃脱的心理。

面对挫败,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立刻拿出积极的态度,更多时候是想先发泄一番。草东大声地唱出烦恼,宣泄不满,正是年轻世代最直接的表达方式;他们的歌词,直接又赤裸,他们的音乐,热闹又过瘾。

有人说草东这次打败五月天,是一种世代交替,我其实觉得是百花齐放。乐坛本来就需要新的声音,但“旧”的也不会因此被淘汰,因为乐坛需要不同的声音。所以只要是好的音乐,就会被听见,被肯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