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好声音》后 那英看得更清楚

订户

字体大小:

行走乐坛30载,华语乐坛天后那英仍怀有一颗赤诚之心,为听众讲述属于她的音乐故事。

相隔近20年,那英将在本月23日重返狮城开唱,举办“那世界巡回演唱会”。她接受记者专访,谈和新加坡的渊源,参与《好声音》迎来的事业第二春,也难得提到自己的孩子。

她是华语乐坛天后,是具有爆发力和磁性的好声音,也是爽朗的中国东北人。

唱红《征服》《白天不懂夜的黑》《一笑而过》等经典歌曲的她,曾在2001年于台湾金曲奖上凭专辑《心酸的浪漫》获封“金曲歌后”,她也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大陆歌手。

即使行走乐坛30载,她仍怀有一颗赤诚之心,依旧在为听众讲述着属于她的音乐故事。

她是那英。

相隔近20年,那英将在本月23日重返狮城开唱,举办“那世界巡回演唱会”。

倒带回到1999年,她出席本地第一届“新加坡音乐节”,当年一系列音乐节活动包括了她于新达城举办的个人音乐会。

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那英说,对那一次的演出并没有什么印象,毕竟隔了太久。

不过,她与新加坡的渊源不仅于此,她过去有两张唱片在本地录制,其中一张是助她封金曲歌后的专辑《心酸的浪漫》,而这张专辑的制作人就是本地金牌音乐人李伟菘和李偲菘。她说:“在录唱片的过程中,待在新加坡两三个月,和他们兄弟俩聊了很多有关新加坡的美食,也经常出去野外郊游。”

那一次的长住,让她对狮城留下深刻印象:“我觉得新加坡是一个特别精致的国家,非常可爱,美食也好,人也好,我又能听得懂大家说的华语,偶尔还能学新加坡的English(Singlish,新加坡式英语)。”

不曾担心被遗忘

未正式出道之前,那英翻唱了许多台湾资深女歌手苏芮的作品,直至1993年加入福茂唱片,隔年发行首张个人专辑《为你朝思暮想》。

尽管她之后换了几个东家,但每一两年左右就会推出新作品,包括《白天不懂夜的黑》《征服》《干脆》《心酸的浪漫》《我不是天使》等。

2002年,在发行第七张专辑《如今》之后,那英开始淡出公众的视线。

淡出乐坛六七年期间,她经历二度结婚生子,问她是否曾担心被遗忘?

那英说,在发行专辑《如今》之后,没有说过要停下来、不前进,只不过那段期间她多了个人的工作。

与此同时,她认为,那段期间收到的作品不合适,她也不急于推新歌,所以在大家眼里,她似乎停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我从来没有被遗忘的过程,因为一直在工作着,还是在做跟唱歌有关的事。”

2011年再推出专辑《那又怎样》时,她发现每一张专辑都应该是一段生活的写照,所以心情和表达也都不一样。

事实上,那英当年发片时,曾说《那又怎样》是她在那个阶段的生活态度。她解释:“其实也不能够你因为在这个阶段听到我什么歌,就觉得它就是我,那也不是。”

比如说,她现在演唱电影《何以笙箫默》的主题曲《默》,这首歌虽然不是她的真实写照,却能用她现在的态度去诠释这首歌。

“可能这就是我的一个生活状态,而不是对号入座说这个《默》现在就是那英。”

她认为,一个成熟的歌手把别人的作品拿来以后,很完美地唱出自己现阶段的成熟,去感动别人,去替很多人说话,这也是成长。

仍渴望唱让自己感动之作

那英去年为几部电影配唱歌曲,包括《两个人一个人》《夜光》和《出现》,都是电影主题曲,距离她上一张专辑已有八年。

谈到发片计划,她说,特别渴望像很多歌手能每年发行一两张专辑,不过按照她的性格,她自认还真不是那种天天会急着想要出唱片的歌手。

若收到的作品没有让她感到特别激动,她往往会选择搁浅,“但我内心依然很渴望唱到可以让自己感动的作品,再去录音;我还是有这个渴望的。”

她也透露,现阶段正在录制新作品,但还没有找到一个特别明确的方向,要用什么方式发行,相信新专辑可能还要再等一等。

可能重返《好声音》

中国音乐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2012年推出,经历改名《中国新歌声》,改回《中国好声音2018》,去年迈入第七年。

那七年中,那英担任了六年的导师,先后三夺冠军导师,捧红学员梁博(2012年)、张碧晨(2014年)和张磊(2015年),夺冠纪录至今无人能破;前年节目落幕后,她表示“心力交瘁”,宣布请辞。

告别《好声音》一年多,她告诉记者,这个节目就像她的孩子,一直成长着,对它还是有深厚的感情。

即使去年没有参与,她仍然关注每一集,甚至会边看边帮忙出主意,“当然,这些都跟我没关系,我只是默默地在支持。”

她说,没有站上舞台,有些事反而看得清楚,比如该如何去栽培学员,如何去塑造他,“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在家休息时能够自我提升的过程。”

她也直言:“《好声音》今年再继续,可能我还是会要回去的。”

她的“真实”受到欢迎

那英过去受访时说过,《好声音》让她迎来演艺事业的第二春。

她解释,从前在大陆当歌手,就是纯粹只当歌手,不会像港台艺人全面地经营演艺事业,跨界戏剧、主持或拍广告,能唱之余还能创作。

因此,她没有想过接下唱歌以外的工作,一直到《好声音》邀约,“当时它是美国一个最流行的真人秀,都是搞音乐的歌手、音乐人去选出会唱歌的年轻人。”

不过,她没料到节目反响那么大,认为是节目让观众看到她很多真实的表现,这一面也是观众过去鲜少机会看到的。

“电视观众可能没有见过这样的那英。听那英的人,听她的歌的时候,跟她突然在电视机前出现是两回事。她的真实可能受大家欢迎。”

那英还指,节目锻炼了她在谈吐、说话和性格各方面,随着节目大受欢迎,她认识很多80后、90后,甚至是00后的学员,淡笑说:“可能他们的父母年纪都还比我小呢。结果更多年轻人知道那英……”

之所以指《好声音》是她事业的“第二春”,她说,跟她同期出道的歌手,有的转战幕后工作,有的从商、做生意。

“能够依然在这个行业一直不停地变化着,一直进步着,还有一些新鲜的尝试让大家喜欢着,这就算是第二春。”

不再和网络水军对峙

请辞《好声音》之后,那英一度关闭微博,后来重开微博,她曾说是为了不向网络暴力低头。

她说,网络暴力不仅仅是她一个人遇到的问题,只不过演艺圈容易被大家“看到”;其实不单是演艺行业,各种各业、普通人也会受到网络暴力的侵害,对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

还未关闭微博之前,她喜欢在微博上与网民互动,后来发现有“网络水军”,她指,这些网民虽然是个别少数,但会攻击她、诬陷她。

所谓“网络水军”,主要是网民在讨论区或社交媒体等平台,为个人或公司做出宣传或攻击,试图达到影响或制造网络舆论的目的。

“我开始以为,你跟评论你的人对峙一下,就能解决了。后来发现不是那么简单,那我就退出了。”她希望能让自己保持一颗平静的心,相信大部分人还是满满正能量,所以后来即使网站上不时出现一些子虚乌有的言论,她会选择一笑而过,不再急着去对峙,语气有些无奈地说“连对峙都找不到人”,认为往后这将是“国家很快就要管理的一件事。”

她还说:“希望更多正能量的人能够用一个健康的心态,去面对这些在社会上给予大家很多快乐和服务,让你们得到很多音乐上享受的人,给他们更多的是鼓励。”

对儿女继承衣钵不抱希望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那英却对儿女继承衣钵不抱希望。

近年许多“星二代”纷纷出道,对于自己的儿女,她直率地说:“首先,我要跟大家分享,我发现不是每个艺术家的孩子,最后都能遗传父母的基因,往往这个事是反的!”

那英说,12岁的女儿孟小桐与15岁儿子高兴在学校的课业成绩很好,女儿也有音乐细胞,不过孩子自小听惯她的歌,常见到她身边的工作团队,成长环境跟音乐有关,所以对音乐的态度是“不觉得新鲜”,在学校里音乐方面相比其他科目“也不那么强”。她幽默地说:“我认为你们也不要抱太大希望……这一切都不可预知。”

她认为,最重要是孩子健康茁壮成长,顺其自然,“成为一个好孩子就行了。”

那英1995年曾与中国足球队前国脚高峰有一段恋情,2004年她为高峰生下儿子高兴,不过疑因男方偷吃分手;之后那英遇到酒吧老板孟桐,两人于2006年结婚,育有一女孟小桐。

自认“成熟比较慢”

已步入“知天命”之年,去年11月过51岁生日的那英自认“成熟比较慢”。

她自我调侃,到了40岁还觉得自己仍处在二三十岁,“当我四十五六岁时,我才发现我长大了。”

现在的她开始明白自己,轻笑说“彻底进入中老年阶段”,也视此为收获,认为这有可能会影响到她身边的工作人员。

“我做事不会像年轻时那么冲动,想得比较周全。对于作品、每次出去工作的时候,我不再像年轻时毛毛躁躁的,反而做得更严谨,其实是一个宝贵的阶段。”

至于是否还有想要完成的梦想,那英说,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没什么可望不可及的梦想,年轻时有很多漫无目的、不着边际的梦想,现在只想要踏踏实实做好接到的每一个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