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从香港颁奖礼看香港音乐的风光与衰落

香港四大音乐颁奖礼的海报,上排左起是香港新城电台、香港电台,下排左起是无线电视、香港商业电台。

字体大小:

香港音乐随着香港作为娱乐中心的没落而式微,早有预兆。不过去年,香港反修例运动演变成街头暴乱,导致四大乐坛颁奖礼纷纷从实体改成网络活动,可说史无前例。上个月,所有赛果已出炉,现在回顾四大颁奖礼,可以重温香港音乐为华人潮流引领者的30年风光与衰落。

所谓四大颁奖礼,分别是由香港四间电子传媒机构——香港电台、香港商业电台、香港新城电台及香港无线电视举办。它们曾是每年香港流行音乐的关键指标,也曾引领大陆音乐颁奖礼的兴起。每年,媒体会根据颁奖礼上得奖最多的歌手和幕后人来评断年度乐坛大赢家。

谭咏麟(右)和张国荣在歌坛上的竞争,都反映在颁奖礼上。(互联网)

过去,不少新人通过四大颁奖礼走上巨星之路。至于从谭咏麟、张国荣,到“四大天王”,到还叫王靖雯的王菲,跟叶蒨文、梅艳芳、林忆莲等歌手在颁奖礼上演的争斗,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

王菲(左起)、林忆莲、梅艳芳、叶蒨文一度是香港颁奖礼上竞争最激烈的对手。(互联网)

然而,从近十年开始,这些办颁奖礼的媒体屡和唱片公司出现意见分歧,如最轰动的无线跟四大唱片公司就版税问题产生纠纷,四大公司宣布退出其颁奖礼,还有港台与英皇、东亚不和;商台与A Music闹翻;新城和金牌大风摊牌,从此某些歌手被特定颁奖礼封杀。

各种利益冲突和矛盾,使得音乐颁奖礼变得体无完肤,不堪入目。也让本就孱弱的香港音乐市场进一步小众化。

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

主办方是香港惟一的政府电台,自1978年开始举办,历史最久,会标榜权威性。也因为官方身份,颁奖礼相比更保守严肃,得奖结果也是四平八稳,意外不多,得奖歌手多是成名许久,但也因为商业性偏淡而颇公正客观。

从2000年起,首度引入“全国”(即全中国)概念,让陆台歌手那英、孙楠、五月天、周杰伦等都有机会获奖。本地的孙燕姿曾在2003年和2014年得这个“全国最佳歌手奖”,相当吊诡。

孙燕姿曾以新加坡歌手身份,领取香港的“全国最佳歌手奖”。(互联网)

其指标性奖项是全年最高销量大奖,得奖最多的歌手依序是容祖儿(16次)、陈奕迅(10次)、张学友与郑秀文(各8次)。

叱咤乐坛颁奖礼

以计算歌手在电台的播放率作为评奖依据,相对公正的评选受到歌手尊重。也是获奖歌手唯一可以唱完整首得奖歌曲的颁奖礼。DJ的专业度和计算奖项的透明性,使得叱咤榜一向被视为专业公正。杨千嬅、古巨基、许志安等都曾泪洒舞台,出席歌手会盛装出席,可看性强。

其指标性奖项是叱吒乐坛男女歌手金奖,得奖最多的男歌手依序是陈奕迅(10次)、张学友(5次)、张敬轩(4次),女歌手依序是容祖儿(11次)、王菲与杨千嬅(各4次)。

陈奕迅(左)和容祖儿过去十多年横扫香港音乐颁奖礼,显示香港歌坛的竞争性已减退。(互联网)

劲歌金曲颁奖典礼

唯一的电视传媒颁奖礼,因有电视直播,成为歌手的必争之地。向来被诟病袒护自己人,比如自己旗下的艺人唱歌常会得奖,也常传歌手以参演戏剧换取奖项。最大争议是林峰曾连续三年获“亚太区最受欢迎香港男歌星奖”,被网民笑称是香港“亚皆老街到太子道西区”的最受欢迎男歌手。

林峰曾获“亚太区最受欢迎香港男歌星奖”惹非议,从受益者变受害者。(互联网)

2009年,古巨基在台上泪流披面,感谢共度14年事业路的助手兼绯闻女友,破例首度确认对方的重要身份,开启了歌手台上感谢亲密伴侣的新面貌。

古巨基当年在颁奖礼上哭谢女友,引起热议。(互联网)

其指标性奖项是最受欢迎男女歌手奖,得奖最多的男歌手是刘德华(6次),古巨基、李克勤、谭咏麟、张敬轩各得4次,女歌手则是容祖儿以12次遥遥领先,梅艳芳与杨千嬅各5次。

新城劲爆颁奖礼

历史最短;与其说是颁奖礼,它更像是一个大派对,讲究“来者有份”。从2000年开始颁发53个奖项,到后来过百个,且奖项之间界限模糊,重复性高,让媒体形容红歌手如不得个三五个奖都是白来,也被戏称为“分猪肉”,含金量不高。

其指标性奖项是新城劲爆男女歌手奖,得奖最多的男歌手依序是刘德华(10次)、古巨基与张敬轩(各7次),女歌手依序是容祖儿(9次)、杨千嬅(7次)、何韵诗与郑秀文(各5次)。

四大天王的人气各有千秋,但刘德华(左一)和张学友(右一)在音乐颁奖礼上似乎较受青睐。(互联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