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被迫清盘企业创四年新高

字体大小:

受访经济师和专家指出,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本地商务贷款萎缩,以及基准利率上扬等因素,都是导致更多企业过去一年出现融资困难甚至倒闭的原因。

沈越 报道

sheny@sph.com.sg

面对债务问题,甚至是清盘恶运的本地企业在过去一年有慢慢上升的迹象。其中,去年被迫清盘的企业增加17%,有约190家,是2011年来的最高纪录。

属高风险信贷评级的中小企业比率也在悄然增加至近乎50%。

受访经济师和专家指出,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本地商务贷款萎缩,以及基准利率上扬等因素,都是导致更多企业在过去一年出现融资困难甚至倒闭的原因。

接下来,这个现象可能恶化,商界呼吁政府介入,帮助本地企业渡过难关。

不过,全球经济和金融局势目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因素,美国联邦储备局似乎已对加息进程有所犹豫,或许能给予本地企业一个喘息的机会。

根据律政部提供给本报的最新资料,去年清盘的本地企业有近980家,约五分之一(19%)相信是因为债主盈门而被迫清盘,超过了2011年至2014年平均的15%水平。

单从数字来看,被迫清盘的企业从2013年的127家,上升至2015年的189家,两年的增幅为49%;同期自愿清盘的企业则改变不大,从2013年的780家略升至去年的788家,两年的增幅为1%。

华侨银行经济师林秀心受访时说:“增加看似还不显著,但的确在逐步上升,这通常映衬经济增长缓慢的情况。”

澳新银行(ANZ)经济师黄伟文指出,过去数年的低利率环境,使企业能以较低成本借贷,这导致企业债务显著攀升。

国际评级机构惠誉(Fitch)旗下BMI研究上个月底发表的报告显示,本地非金融机构总债务,在去年第二季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84%。

这意味在信贷缩紧时,企业的还债能力可能会恶化,或须把更多现金用于还债。根据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SBF)上月中发表的2015/2016年全国商业调查,56%的本地企业去年面对银行贷款更昂贵的问题,比前年高出9个百分点。

DP资讯集团去年底发表的中小企业发展调查则显示,本地中小企业的整体信贷评级其实已开始下降,去年属高风险群的中小企业增至46%。

企业受两股势力影响

黄伟文指出,有两股势力会影响企业,一是全球资金格局会否更加紧缩、二是利率正常化的进程。此外,企业此前若以美元借贷,但没进行债务避险对冲,当美元汇率进一步走强时,就会面对更大的偿债压力。

不过,巴克莱(Barclays)经济师梁伟豪认为,大多数企业债务属贸易融资,即一种短期债务,因此无需对企业总债务攀高感到担忧,因为这是相当正常的现象。

当然,企业倒闭会对老板、员工和其他利益相关者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阿加渥认为,当企业遇到融资困难和债务问题时,首先还须与借贷银行洽谈,重组债务。

另一方面,日本中央银行上月底采取“负利率”政策,或推动更多经济体加入货币宽松的阵营。加上全球经济缺乏亮点,美国经济复苏将受一定拖累,市场已预测美国联邦储备局加息进程或将延后。

大华银行经济师陈达德说,美国近期受恶劣天气影响,经济表现可能不太理想,联储局若在3月强烈暗示不进一步加息,美元升值走势就会放缓,使本地基准利率放缓上扬,对本地企业还债是一件好事。不过,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将继续影响本地企业的营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