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联系密切是福还是祸?

字体大小:

市场论

在金融方面,去年香港对中国大陆相关贷款(不包括贸易融资)月均数额为3.4万亿港元(5990亿新元),占香港月均总贷款7.5万亿港元的45%。香港银行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中国业务中去。但以目前大陆的状况而言,这并非好消息。

去年12月,中国银行体系的不良贷款额为1.27万亿元人民币(2670亿新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上升51%,而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从前年底的1.25%飙升至去年底的1.67%。中国不断攀升的不良贷款率令市场开始担忧中国金融系统的风险问题,而这几个数字或许还不是中国企业和银行问题的全部。

最近华荣能源推行银行债转股的消息从侧面反映出中国实体企业的债务问题可能比我们想象中的严重。在这样的金融环境下,香港银行确实很难做到独善其身。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央行前年10月起下调了六次贷款利率,一年期贷款利率由6%降到4.35%。相反的,为维护联汇制度,香港金管局紧跟美联储步伐调高基本利率。随着三个月人民币隔夜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Hibor)一度升至六年半高位0.6969%,加上市场对美联储今年12月加息的预期上升至78.1%,意味着美港息差引起的资金缓慢流出将迟早促使香港银行体系开始上调利率。

如此一来,陆港间的利率差距将逐渐缩小,大陆借贷成本降低将吸引更多大陆企业回大本营融资。香港金管局数据也显示截至去年12­月,香港对中国大陆相关贷款达3.05万亿港元,较去年6月的3.11万亿减少2%。

再看前年9月至去年9月期间,香港银行业不良贷款率虽由0.43%上升到0.56%,但仍维持在较低水平,即信贷风险在可控范围内。香港财政司长曾俊华也指出,香港银行对大陆相关贷款的风险基本可控,因为大陆相关贷款的借款人大部分是大型国企和跨国企业,信贷质素普遍较高。再者,香港银行奉行审慎的贷款批核标准,而在金管局的审慎监管下银行也已加强对大陆相关贷款的风险管理。

另外,811汇改及中国不明朗的经济前景让年初人民币贬值预期一度高涨,并导致不少企业宁愿借内债,也不愿意借外债,以避免利率及汇率风险。

而近期中国为管理人民币预期而采取的一系列资本管制措施更导致离岸人民币资产的流动性和吸引力大减,数据显示去年点心债发行量按年减少47%。反观大陆债券市场则出现了一波小牛市,中国10年期债券息率自去年12月中便一直维持在3%以下,即2009年初以来低位,而中国五年期AAA评级的企业债券息率则由前年初6%以上的水平一直下降至今年初3.2%左右,达到纪录以来的低位,两者间的收益率差更缩小至多年低位0.4%左右。

因此,我们预期中短期内涉足香港银行或债券市场进行融资的大陆企业将逐渐减少。那么若仅考虑过去来港融资的大陆企业,我们有理由相信香港银行对大陆相关贷款的风险基本可控。

此外,截至2月份,香港金管局的外汇储备达到记录高位3599亿港元,相当于货币基础的1.7倍及流通货币的七倍,属世界高水平之一。充足的外汇储备将有利于香港维系金融体系和联汇制度的稳定,并减少楼市崩盘的可能性。(三之二)(华侨银行研究报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