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劳动力和资本的保障

字体大小:

经点

吴幼珉

中国政府在“两会”(全国人大与全国政协年会)期间披露,它准备了1000亿元人民币(208亿新元)的资金来解决去产能引致的职工安置问题,而且金额还可能增加。

1000亿元人民币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对于一个主权国家,特别是一个大经济体来说,却是一个可以承担的金额。

例如中国2015年公共预算收入为15.2217万亿元人民币,支出则为17.5768万亿元人民币;1000亿元约为去年一年公共预算支出的0.57%。

笔者不清楚那1000亿元人民币是怎样计算出来的。但根据路透社报道,中国为减低产能过剩和环境污染,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将裁减500万至600万名国企员工。

500万名被裁撤工人若每人领取2万元人民币的政府支助,则合计为1000亿元。而2万元人民币大概与中国城市居民每年最低生活所需相差不远。

在那500万人当中,年纪较轻或拥有市场所需技能的下岗工人会比较容易找到新的工作;而年纪较大或非技术工人一般会很难找到与原先在国企那样同等待遇或条件的工作。

中国提“三去”策略

500万劳动力面临裁撤或结构性失业之际,政府支助有胜于无,或多或少地能给他们一定的帮助。而去产能只是中国政府当前的“三去”策略之一,中国政府还力图去库存和去杠杆;此外,它还强调供给侧改革、降成本、补短板等等。

眼下,中国楼市存在大量库存房和企业债务高企是海内外传媒普遍关注的问题,也是可能触发金融危机的导火索。

库存房不仅仅存在于中国三四线城市,一线城市的企业和小业主名下同样有许多库存房,那叫做空房。而去掉这些库存房就得房价下调,那几乎是唯一可行的方案。

但问题是如此一来,财富效应会引起消费和非政府部门的投资萎缩,从而影响就业。当前中国低通胀环境也会因而变为零通胀或通缩。

减低企业债务也会让大量公有或私营部门的中国企业资金周转不灵,甚至出现倒闭潮,现在看似欣欣向荣的经济形势会迅速出现逆转。

因此,中国政府在处理那些问题时投鼠忌器是可以理解的。捂盖子,即不让已知的泡沫爆破,并让市场继续繁荣却需要注入流动性,也需要维持资产价格稳定。

“该出手时就要出手”反映了中国政府的意志;“出手”并不意味着仅仅采取货币政策,还可以是其他政策工具。

资产价格稳定保障了资本的价值,继而还可以增值;在中国,资本是由公有或私营部门掌握的。资产价格只升不跌却是中国财富差异长期得不到有效改善的根本原因,这种情况也发生在其他西方国家。

如何平衡效益与维持均衡、平衡劳动力与资本利益是一项挑战。在西方是如此,在东方的中国亦然。(作者是香港财经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