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政府净投资回报”财源广进

字体大小:

今年1月下旬,当新财年财政预算案尚未公布前,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s,简称NIRC)一度成为大家的讨论焦点。

当时,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官何晶在面簿分享贴文时指出,NIRC是我国财政收入的最大来源,超过了公司或个人所得税,也比消费税多。若没有这笔NIRC,政府在很久以前就得调高税率开应付社会开支。

究竟NIRC有多“厉害”?钱又是来自哪儿呢?

NIRC是从2016财年起,成为我国最大的财政收入来源。从4月开始的2019财年,NIRC预计为172亿元,较前一年增加4.5%。

根据财政部网站的资料,NIRC包括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的净投资回报(Net Investment Returns,简称NIR)的最多50%,以及积累储备金(past reserves)净投资收入(Net Investment Income,简称NII)的最多50%。

在2009财年以前,框架里只包括NII的部分。

NII指的是储备金投资所得的实际股息、利息和其他收入,也包括贷款获得利率,并扣除相关的开支。

政府于2009财年加入了NIR部分,政府可动用相关资产最高达50%的预期长期实际收益(包括资本收益)。GIC和金管局于2009财年首先被纳入这一框架,淡马锡控股则于2016财政年被纳入。

何谓预期长期实际收益?这指的是在长期范围内,扣除通货膨胀的影响后,预期可获得的投资回报率。这是为了确保我国储备金具备国际购买力,不然的话,如果全球持续出现高通胀,即便政府取得良好的名义(nominal)收益率,从购买力角度来看,储备金的价值可能被侵蚀。

那为何要用预期的回报率?这是为了抚平投资周期当中的波动,确保政府不会在牛市期间过度开支,避免到了熊市时捉襟见肘。

政府推出NIR框架是为了改善财政收入,确保在这一代国人和后代的需求取得平衡。

与NII相比,NIR包括了资本收益(实现和未实现收益)。财政部指出,这与政府的资产配置相一致,即在长期范围取得尽可能高的总回报率。如果只依赖利息和股息,可能会使得资产配置倾向于收益型,而不是资本收益。

这好比一名投资者,既投资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等的收益型股票以及债券,也投资高增长潜能的股票,例如新兴科技股。

(从普通市民的角度来理解常见的经济和财经术语和课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