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公布最新财报 淡马锡及GIC回报率 料受全球经济冲击

订户

字体大小:

淡马锡和GIC料未来两周内公布最新财年年报。分析师指出,过去这一财年充满挑战,两家机构可能取得负回报率。淡马锡的资产总值去年创下新高后,今年可能会小幅下滑,跌幅可能介于2.5%至5%。

中美贸易纠纷和全球经济减速两大因素打压市场表现,预计冲击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上财年的表现。

市场人士预测,GIC截至今年3月底的20年平均实际回报率预计,会比去年的3.4%低,淡马锡控股则可能出现负回报率。

淡马锡和GIC料未来两周内公布最新财年年报。

伦敦研究机构投资者主权财富中心(Institutional Investor's Sovereign Wealth Center)分析师布雷特(Daniel Brett)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GIC和淡马锡无法逃脱2018年股市溃败的影响,尽管市场于财年的第四季(即今年第一季)有所回弹。”

布雷特指出,自2002年来淡马锡三度出现负回报率:2003年的沙斯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2015年市场抛售。GIC不公布资产管理规模和一年回报率,但它的五年期回报率显示,GIC也受到上述危机事件的影响。

他认为,过去这一财年充满挑战,两家机构可能取得负回报率。

联昌国际私人银行经济师宋生文受访时指出,淡马锡的资产总值去年创下新高后,今年可能会小幅下滑,跌幅可能介于2.5%至5%。

截至去年3月底,淡马锡的净资产增长12%至3080亿元,是历来最高水平。

宋生文预计,截至今年3月底的净资产可能会略微下滑至3000亿元左右。

他指出,淡马锡持显著股的新电信(Singtel,持股49.8%)和星展集团(DBS,持股11.1%),在这一年的表现欠佳。

截至3月底的财年,星展集团股价跌8.3%,新电信股价下挫10.9%。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这期间下跌6.3%。

按照布雷特的分析,新加坡资产占淡马锡资产组合的四分之一以上,国内投资的表现对淡马锡的影响大。“新加坡经济增长显著放缓,意味国内的投资曝险可能会拖累淡马锡的总回报率。”

此外,他指出,淡马锡去年以30亿欧元(49亿新元)收购德国制药和化工集团拜耳(Bayer)的3.6%股权,但去年4月起,拜耳的股价跌超过四成,相当于12亿欧元的投资亏损。淡马锡注资拜耳,助公司收购全球除虫和除草剂公司孟山都(Monsanto),由于公司被判除草剂导致一场地管理员患癌,使得拜耳股价大跌。

在其他公开市场,淡马锡也针对市场下滑作出应对,包括卖出一些股权,重新配置到表现更高的资产。布雷特观察到,淡马锡的交易所呈报文件显示,美股投资同比减少20.8%,显示淡马锡可能去其他市场寻求回报。

淡马锡主要投资股票市场,根据去年公布的年报它的投资组合当中,挂牌公司股票占61%,其余39%的为非上市公司股票。新加坡资产占比最高,为27%,其次是中国(26%)、北美(13%)和欧洲(9%)。

GIC20年平均回报率料走低

另一方面,GIC截至今年3月底的20年平均回报率预料继续走低。宋生文解释,GIC的表现更多是受到计算方式的影响,而非最新一年的表现。

GIC管理超过1000亿美元(约1353亿新元)的各种资产,2017/18财年取得3.4%的20年期每年实际回报率,是近10年来的最低。它不公布个别财年的回报率。

宋生文预计,今年公布的20年回报率(1999年4月至2019年3月)预计会更低,因为截至1999年3月的那年市场表现好,这个高回报率的年份被剔除在这次的20年期外。

“回报率会否跌破3%?那就要看(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了。”不过他认为,这个可能性不大。

GIC的投资组合包括股票、债券、现金、房地产和私募股权等,只投资新加坡以外的市场。截至去年3月底,股票投资占GIC投资组合的40%,债券和现金占42%。

低风险流动资产投资 可缓冲市场冲击

布雷特说,GIC投资组合中17%的是新兴市场股票,市场指数的表现意味着该资产类别会取得负回报。MSCI新兴市场这期间下挫8.5%。占23%的发达市场股票则近几个月取得复苏。

不过GIC在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预计取得强劲增长。据布雷特估计,这领域的投资相当于GIC于2015年至2018年直接投资的45%,市场指标显示GIC在这领域投资可取得双位数回报。

另外,GIC在低风险流动资产的投资,可为市场冲击提供缓冲。

布雷特说:“作为长期投资者,GIC和淡马锡不会过度担忧一年回报率的疲软,不过政府会要求淡马锡在国内的投资取得更好表现。”他认为,中美贸易战、英国脱欧和伊朗受制裁这些地缘政治挑战,会是两机构下来一年面对的主要风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