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附加股赢家?

字体大小:

上市公司通过发售新股筹集资金,通常有两个方式:一是私下配售(private placement),另一个是发行附加股(rights,香港称为供股)。私下配售只发售给投资大户,而附加股则是让现有的全体股东,按持股比例认购新股。

为了吸引股东认购新股,附加股的定价一般会比消息宣布前夕的股价,低30%至50%左右,或所谓的“折扣”。然而,本地股市最近有几家公司的附加股定价,折扣不到10%,有一家公司的附加股定价甚至比市价高出许多。

这家公司是在凯利板上市的以色列创业投资公司趋势线(Trendlines)。在9月26日,它宣布以每九股配售一股新股的比例售股。附加股的发售价订在每股10.5分,而当时的市价只有8.8分。换句话说,附加股不但没有折扣,反而比市价高出19%。上星期五,它以9.5分作收。

从小股东的角度而言,附加股的发售价高过市价,那又何必认购?如果对公司前景有信心,他们倒不如在市场买入股票。

其实,这个附加股不寻常的定价,有利于大股东巩固控制权。在7月份,趋势线以每股10.5分私下配售新股给英国的Librae Holdings(简称LH),使后者在公司持有14.55%的股权,一跃成为第一大股东。

这次的附加股定价也是10.5分。LH承诺如果其他股东不认购附加股,它将全部吃下来。这样一来,它在趋势线所持有的股权,将可能提高至23%。

在私下配售时,LH的买价高过当时市价34%,而附加股的溢价则是19%。尽管如此,LH在无须提出全面收购的情况下,可巩固它在趋势线的控制权。对LH而言,这个控制权溢价(control premium),还是相当合算。

针对附加股定价高过市价的问题,新加坡交易所要求趋势线解释。在回应时,公司董事部表示,附加股的定价“较能反映公司的价值”。此外,公司股票交易量低,想要增持股票的股东可能无法在市场上以市价买到所要的数量。

其实,在上两个星期五,这只股票的交易量都超过1000万股。这可能无法满足大户的需求,但对于小股东而言,在公开市场不难买到这只股票。

趋势线将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寻求股东批准附加股的发售以及控制权转手LH的事项。这两个条件捆绑在一起,其中一个被否决,附加股发行便告吹。

集永成(Chip Eng Seng)是另一家以相同设计发行附加股的公司。去年10月,新海逸(SingHaiyi)董事经理陈怀丹以每股1.08元,向集永成创办人林镇全以及他的家族买下29.73%股权,总额2亿元。这个买价比当时平均市价0.815元高出33%。但由于陈怀丹所买的股权少过30%的收购门槛,因此无须提出全面收购,这令小股东大失所望。

在股权易手后,集永成的股价走软。8月22日,它宣布以每四股配售一股的比例售股,附加股的发售价订在0.63元。这比当时的市价0.68元只有7%的折扣。在消息宣布后,集永成的股价应声下跌,过后在0.625元及0.635元的价位徘徊。以这样的价位,小股东确实没有必要认购附加股。

不过,陈怀丹承诺,除了她的份额外,她也将悉数买下那些未被其他股东认购的附加股。这将可能使她在集永成的持股权提高至43.43%,越过30%的收购门槛。不过,证券业理事会给予她“清洗豁免”权(whitewash waiver),无须提出全面收购。

附加股不仅让陈怀丹在无须提出全面收购下巩固控制权,而且也将降低她支付的控制权溢价。如果她全数购买附加股份额以及所有未被认购的余额,她的每股成本将从1.08元下降至0.87元。

研究企业治理的新加坡国立大学讲师麦润田以及投资者周毓丰联合撰文指出,陈怀丹去年10月买下的股权虽然没有达到30%,但是她已获得实际的控制权。因此,她应该提出全面收购。据报道,证券业理事会正重新审视陈怀丹收购集永成股权事宜,不过至今还没下文。集永成附加股的认购申请,在本星期四截止。

附加股让全体股东按持股比例认购新股,理论上这会比私下配售较公平。然而,上述两家公司的附加股定价与结构,让大股东不须提出全面收购而巩固控制权,但却令现有的小股东在增持股票与否的决定上,左右为难。谁是附加股的赢家,不言而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