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2020年新投资里程

订户
2020年将开启新的10年,我们将踏上新的投资道路。(图:Pixabay)

字体大小:

回顾过去10年,投资者在后雷曼时代经历了自二次大战以来持续最长的美股牛市,美国联邦储备局实施三轮量化宽松和低息政策,欧洲和日本进入负利率时代,令环球经济远离经济衰退创下长达10年的纪录,而且前所未有的宽松政策令美股屡创新高。

2020年将开启新的10年,我们将踏上新的投资道路,虽然环球央行政策仍将维持宽松,但量化宽松和低息政策的极限测试已经开始,环球经济进入同步放缓阶段,明年美国、欧盟和中国经济增长率预计将分别放缓至1.7%、0.7%和5.8%,虽然近月环球经济增长展现触底止跌迹象,但预料2020年全球GDP增长率将维持在2.5%的较低水平。

鉴于发达市场的现金利率和债券收益率接近历史低位,随着偏低利率环境和全球增长放缓持续更长时间,将使大部分资产类别在未来10年的预期回报下跌。

首阶段贸易协议 难以扭转经济放缓趋势

我们近日调低未来10年各资产类别的回报预期,在长期低增长、低收益的环境下,要达致投资组合能带来增长、收益和稳定回报的三重目标,笔者建议以优质盈利、结构性增长、多元化收益和全球资产配置为重点的均衡策略,为2020年建构稳健及具抗逆能力的投资组合。

中美两国公布就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达成共识,美国暂停12月15日加征关税的措施,并把在9月就1200亿美元中国商品清单征收的15%现行关税减低至7.5%,但协议撤销关税的幅度低于市场预期。

中国同意在未来两年每年采购总值400亿至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有助两国贸易紧张关系降温,对市场的短期影响而言,首阶段贸易协议有助减低中美贸易磨擦恶化的风险,而局部降低现行关税,应可稍为稳定市场对明年的商业信心和投资支出,可能反映最近一波全球增长下行的低谷已经过去。

然而,若市场憧憬首阶段贸易协议可带动环球经济增长速度显著回升,则有可能是期望过高。首先,美国仍然维持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清单征收的25%关税不变,两国在撤销关税的问题上意见分歧,中美第二阶段谈判将涉及两国贸易争议的核心问题,包括强制技术转移、国营企业补贴和美国对华高科技出口限制等。

2020是美国总统大选年,地缘政治风险仍是左右大市的重要不明朗因素,中美是否会展开第二阶段贸易谈判,两国能否达成较全面的第二阶段协议,继而落实分阶段取消所有现行关税,仍然是未知之数。

展望明年经济增长和企业盈利的改善空间,部分取决于进一步降低关税的机会,尽管环球商业信心可能已见底止跌,但笔者相信首阶段贸易协议暂难以扭转明年环球经济增长放缓的趋势。

第二阶段贸易谈判进展存在不少变数,可能影响商业信心和投资支出的复苏,预料企业在开始调整长远投资计划前,面对中美贸易关系不明朗,可能会选择静观其变,企业投资支出难以显着回升,因此明年环球经济同步放缓的格局不变。

聚焦优质企业和科技创新 持续寻找增长机遇

在低增长和低利率环境下,未来10年的投资回报势难以追上过去10年的水平。要实现增长、收益和稳定回报这三大投资目标,笔者认为有必要因应新的环球挑战调整策略部署,采取环球多元资产配置,以多层次主动型投资策略开拓新的回报来源。

在追寻增长方面,若要提升投资组合的回报潜力,答案并不是承担更高的周期性风险,而是应专注于盈利可持续增长的优质企业。

今年第三季度业绩显示,企业盈利的下调周期可能见底,市场共识盈利预测或会从今年第三季的低位回稳,但受贸易放缓和制造业周期疲弱的不利因素影响下,预料2020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持续偏低,对比环球股市处于历史高位,反映市场普遍盈利预测仍过于乐观,为股市投资者带来挑战。

要在2020年增长偏低的环境中寻找亮点,我们在全球股票的中性比重配置内,超配基本因素优良的美国股票和具反弹潜力及股息吸引的英国股市,美股投资重点偏重数码消费者、工业革命4.0和内需推动的结构性增长相关产业,持续寻求机遇,从而实现增长的投资目标。

在亚洲股市当中,印度尼西亚股票受惠减息和基建投资加快,可看高一线。新加坡股市面对盈利增长疲弱挑战,但市场的高股息率将吸引追息资金流入,而新加坡政府明年将大幅增加财政开支提振经济增长,我们维持对新加坡股市的中性评级,偏好具高股息的公司,例如个别优质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

在明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宏观背景下,我们维持中国内地和香港股票的中性配置,将投资重点集中在结构性增长主题,由中产阶级消费者、科技创新、刺激经济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所带动的机遇。

多元收益策略 应对低息环境

在追寻收益方面,投资组合应避免持有过多现金,因为现金利率实在一点也不吸引。在2019年三度调低政策利率后,预期美国联储局将于2020年和2021年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在1.50%至1.75%的水平不变。

由于美国劳工市场稳健,私人消费强韧,加上通胀前景温和,联储局在未来两年无需进一步减息。

然而,受发达经济体债券收益率低迷、经济增长放缓、通胀下降压力和经常账赤字改善等因素影响,预料许多亚洲和新兴市场央行将会于2020年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

单是在亚太区内,预计有多达九个经济体将会在2020年内减息,包括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新西兰、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和斯里兰卡。

预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亦将会采取更宽松货币政策,预料于2020下半年将进一步降低新加坡元名义有效汇率政策区间(SGDNEER)的斜率到0%。

明年投资者应该回避收益率偏低的发达市场政府债劵和最低评级的高收益债券,因为这两类债券目前的估值都偏高,而且经济疲弱对最低评级的高收益债券构成信用风险。

笔者建议增持美国投资级别债券、新兴市场和亚洲区内的美元和本币债券,以寻找息差机会,亚洲债市中以中国和印尼的美元和本币债券回报预期最吸引。

追寻收益的投资者同时可考虑增持亚洲高股息增长股、或投资房地产相关的私募市场工具,以开拓新的收益来源。

要达至投资回报维持稳定的目标,管理组合风险至关重要,笔者建议投资者运用对冲基金、私募市场工具、房地产相关和黄金等另类投资有效分散投资组合风险,这些另类投资可提供与大市相关度较低的回报,并在环球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加强投资组合抵御市场大幅波动的能力。

(作者是汇丰私人银行董事总经理兼亚洲区首席市场策略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