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健保费涨啊涨 老来怎么办?

考虑到退休后需依靠储蓄及投资所得维持生计,年长国人的保费占收入的比重更加显著。(图/iStock)

字体大小:

理财锦囊

住院医疗保障是涉及一生的规划。年轻时有足够保障,动用的概率较低。年长时病痛来了,却可能保障不足。

医疗成本上扬,私人综合健保计划(IP)的保费也跟着上涨。如何终身获得足够保障,或许已不只是个人的理财命题,还需要社会的集体共识。

生病住院时,有足够的财务资源渡过难关,是理财规划的核心目标。良好的规划,应当为一生的医疗风险提供有效保障。

政府在2015年11月推行终身健保(MediShield Life),为所有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不论年龄或健康状况,都提供基本的住院医疗开支保障。

国人也可选择投保由七家保险业者提供的私人综合健保计划(Integrated Shield Plans,简称IP),获得更全面的保障。

终身健保为政府医院B2和C级病房的住院医疗开支提供保障。IP则为政府医院B1级病房及以上,一直到私人医院的医疗开支提供保障。

官方数据显示,多达三分之二的新加坡居民都投保了IP,而且当中多达一半都购买附加险(rider)以获得全额保障。

问题是,我们这一生从年轻到老,都有足够财力去享有这些保障吗?

探讨这个问题,得先从年轻时应选择哪个等级的IP开始。

鑫盟理财(Financial Alliance)财务顾问总监郑永平表示,投保IP应从年轻及保费较低,又没有疾病时就开始。如果可负担,他建议选择最高等级的私人医院保单,以享有最大范围的选择,减少一些风险,例如政府医院等候时间或许太长,或一些病症的治疗只能在私人医院进行等。

郑永平也指出,等级最高的保单,在将来因为各种因素而降级,受保的病症范围不会改变,但如果要升等,则须呈报健康状况,现有病症将不受保。

20200927_news_insurance_Large.jpg

医疗成本上涨推高保费

跟世界多处地区一样,本地的医疗相关成本近年来持续上扬。IP保费也呈现上涨势头。  

据郑永平观察,私人医院IP保费和附加险这几年的增幅介于20%到80%,政府医院IP保费增幅则介于2%到10%。

安盛保险(AXA)告诉《联合早报》,它在今年2月将各个不同年龄范围的保费调高1%至27%,上调的主要为涵盖私人医院和专科医师的A级保单。

安盛人寿保险事业部董事经理吴则翰说:“保费调整是因为医疗成本持续高涨,尤其私人医疗领域。这导致平均索赔额提高,整体索赔支出也高于预期。”

他强调,安盛的IP保费依旧是领域内最可负担之一,公司继续致力让保费水平可持续,以符合客户需求。

大东方保险(Great Eastern)则表示,过去几年公司的私人医院IP的保费增幅介于20%至40%,至于受公司认可的咨询团私人专科医生(private panel specialist)或政府医院的保单保费增幅则介于5%至15%。但公司自2019年3月以来并未调整IP保费。

大东方保险集团营销及市场推广常务董事曾耀明说:“医疗成本高涨是保费上扬的主因之一。造成的因素包括人口老龄化导致使用医疗设施频率增加、医疗科技进步,以及医疗服务的市场价格。而许多索偿来自不在咨询团的私人专科医生。”

及早认清规划退休后医疗保费

即使不考虑保费未来的可能涨幅,我们也应对当前IP保费随着年龄叠进而上涨的幅度有所认识,以对自己年老时可能面对的保费,有个准备。

图表显示七家业者最高等级保单由21岁到70岁的保费。当中,社会新鲜人的保费是400元左右,过了62岁刚退休者的保费则高出约五倍,达2300元或更高。

考虑到退休后需依靠储蓄及投资所得维持生计,年长国人的保费占收入的比重更加显著。

曾耀明表示,国人应根据最适合自己的需求和预算选择保单,并随着需求的改变而调整保单。

他说:“随着年龄渐长,消费者可选择降低保单级别,以让保费更容易负担。到了退休阶段,由于乐龄人士有政府津贴,他们可选择降至政府医院B级病房保单。”

吴则翰建议国人把医疗保费涵盖在退休规划中,其中一个选择是通过储蓄保险来累积资金,在退休后支付IP保费。

保险业者设法缓冲保费上扬

保险业者近年来纷纷采取措施缓冲医疗成本上涨的冲击。

安盛人寿保险事业部董事经理吴则翰说:“为确保保户以合理的价格获得合适的照护,我们鼓励他们使用保险公司咨询团,它涵盖29个医疗专科领域的294名专科医生。”

大东方保险集团营销及市场推广常务董事曾耀明也鼓励保户到咨询团专科医生或政府医院求医,以享有较低的共同承担额。

他指出,自从政府规定2019年开始的新IP附加险须有强制性共同承担额(co-payment),到政府医院或咨询团医生求医的共同承担额为5%,顶限3000元,至于向非咨询团专科医生求医,则须共同承担5%,没有顶限。

他认为,这项举措有助管理专科医疗服务可能遭过度使用的情况。在目前,有关情况造成了医疗费和保费持续上涨。

吴则翰也鼓励保户在求诊前跟保险公司申请事先授权理赔(claims pre-authorisation),取得保证信(Letter of Guarantee),清楚知道他们所进行的疗程及相关费用都受保,再安心就医,以避免任何意料之外的开支。

他指出,这个过程也可确保医疗费用根据全国指标来衡量是合理的,并与医生就疗程和费用达成协议,也让保险公司评估疗程是否必需及合适。

制度可否持续 靠所有人确保不滥用 

说到底,IP跟所有保险产品的概念一样,就是将所有人的保单集合起来,大家共同承担彼此的索赔。

鑫盟理财财务顾问总监郑永平表示,国人在这方面能否有效获得长期保障涉及两个层面,首先是在个人层面尽量规划,准备好这笔钱;再来也最难的就是,所有人须达成共识不滥用这个制度。

寿险协会:IP仍涵盖必要诊断性内窥镜手术

上个月,新加坡医药协会(SMA)第一副主席黄志光医生致函《海峡时报》言论版,指部分保险公司为了节省成本,改变IP的受保范围,不再涵盖内窥镜检查费,理由是医生在推荐病患进行内窥镜手术前,没先尝试以药物治疗。

新加坡人寿保险协会(LIA)本月初澄清,IP仍然涵盖有必要的诊断性内窥镜手术。在七家售卖IP的业者中,较早前只有一家对肠胃内窥镜检查有更严格的索赔规定,但该业者已根据市场规范进行调整。协会也向保户保证,所有售卖IP的保险业者受保范围将涵盖有必要的诊断性内窥镜手术。

鑫盟理财的郑永平认为,这起争议的本质还是在于医疗成本和保险理赔上涨,让一些保险业者在理赔成本和保费收入之间的平衡面对挑战。

他说:“医疗保险对很多人造成痛楚,保费上涨已让不少人负担不起。长期来看,如果更多人选择降级到政府医院保单,对私人医疗服务的需求也会有负面影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