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韦伯:瞄准亚太财富市场 瑞银不想当“地头蛇”

(瑞银提供)
(瑞银提供)

字体大小:

总裁会客室

瑞银集团主席韦伯博士(Axel Weber)说,集团接下来加大力度扩大亚太地区市场,包括在中国增加一倍人手,以及推出更多投资产品满足客户需求。不过,他强调,瑞银只想扮演跨国银行的“过江龙”角色,无意要当“地头蛇”同地区性银行展开激烈竞争。

亚洲人口迅速增加,以及市场带来的庞大财富增长潜能,促使瑞银集团(UBS)把目标瞄准亚太财富市场。

瑞银集团主席韦伯博士(Axel Weber)说,集团接下来加大力度扩大亚太地区市场,包括在中国增加一倍人手,以及推出更多投资产品满足客户需求。

不过,他强调,瑞银只想扮演跨国银行的“过江龙”角色,并无意要当“地头蛇”同地区性银行展开激烈竞争。

《联合早报》记者日前应瑞银邀请到苏黎世访问韦伯,了解瑞银接下来的发展策略。他在谈到亚洲银行财富管理业务的迅速扩张时,表明瑞银在亚洲的策略不是与当地银行竞争,实则瑞银想同当地银行合作,特别是在跨国合作方面,希望达到相辅相成作用。

他指出,高净值人士往往不会只有一个财富管理户口,除了当地银行,他们一般还拥有至少一个外国银行财富管理户口,瑞银就是要成为他们的外国银行首选。

本地银行近来积极扩大财富管理业务,例如华侨银行先后收购巴克莱银行(Barclays Plc)和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在新加坡和香港的私人财富业务。

星展集团也以约1亿1000万元的价格,收购澳洲银行澳新银行(ANZ)在新加坡、香港、中国、台湾和印度尼西亚五个市场的财富管理与零售银行业务。

根据《国际私人银行家》杂志10月发布调查,星展私人银行、华侨银行旗下的新加坡银行(Bank of Singapore)和大华私人银行都挤入亚太20大私人银行排行榜,分别排名第六、第七和第15。其中,星展银行资产管理规模达812亿美元(约1100亿新元)。

瑞银则是连续五年排行第一,资产管理规模攀升4.2%至2865亿美元。

尽管在亚太区域的表现亮眼,韦伯指出瑞银始终是一家外国银行,在日常客户关系方面很难与当地银行竞争。瑞银只在瑞士才有面向大众市民的零售银行业务,在亚洲只专注财富管理业务。

他说:“我们并非中国、新加坡或印度当地银行在零售银行业务的竞争对手。相反地,我们会在金融机构业务上与它们合作,为它们和客户提供全球投资解决方案。”

在韦伯看来,亚洲银行近年发展迅速,不少银行的客户和资产规模实在令他咋舌。

韦伯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之一,同星展集团主席佘林发和总裁高博德(Piyush Gupta)也是熟识的朋友。

他笑说,曾有亚洲银行家告诉他,他们的目标是成为“亚洲的瑞银”,而在他眼中,这些银行规模早已称得上亚洲的瑞银了。

重兵部署亚洲

韦伯多次出访亚洲,对亚洲市场非常看好。他在访问中数次强调,未来经济增长动力的火车头,一定非亚洲莫属,亚洲也将是持续增长的市场。从全球人口增长的角度来看,过去全球人口约50亿时,人口分布比例大致是1:1:1:2,即美洲、欧洲、非洲和亚洲人口分别为10亿、10亿、10亿和20亿。

“随着我们迈向90亿人口的世界,人口分布比例将变成1:1:2:5,意味着全球越来越多人会在亚洲区域生活、工作、以至赚钱、投资和消费。对我而言,这也明显地点出未来市场趋势所在。”

瑞银集团目前在亚洲13个市场聘有近8000名员工。集团在上月27日发布第三季业绩,净利同比上扬14%至9亿法郎(12亿3400万新元),主要推动力来自亚太地区良好业务表现。

展望未来,韦伯说,瑞银将重兵部署亚洲,包括把中国人手增加一倍。它也会继续以新加坡及香港为亚洲基地,提供更多元化的财富管理,资产管理和投资银行产品。

瑞银面对三方面挑战

谈到瑞银面对的挑战,韦伯认为有三方面。

首先,金融监管条规越来越多,银行合规成本不断上扬。其次,宏观环境转变,特别是全球经济增长环境表现迟滞。最后,金融科技崛起,对银行造成巨大冲击。

为应对金融科技挑战,瑞银正积极推动创新,例如设立创新实验室和跟金融科技公司携手合作等,以提高效率和改善客户体验。但韦伯认为,最重要的的是始终是银行业者要改变“不能失败”心态。

他说:“金融科技公司接受失败为测试和学习过程的一部分。相比之下,银行却极其关注犯错。如果银行要创新和转型,就需要采取不同处理方式。”

瑞银集团主席韦伯博士说,瑞银在亚洲的策略不是与当地银行竞争,而是同当地银行合作,特别是在跨国合作方面,希望达到相辅相成作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