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多国项目闹资金荒 一带一路基建融资如何走出困境?

从马来西亚、缅甸、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到现在的巴基斯坦,一个个原本标榜为一带一路靓丽名片的基建项目,如今却先后陷入资金周转困境。五年来火速前进的一带一路“高铁”,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陷入外汇储备危机的巴基斯坦,上月初正式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开启贷款援助程序,不禁让外界联想到“一带一路”倡议的旗舰项目——中巴经济走廊。有分析认为,该项目成本过高、收益太小,可能加重了巴基斯坦的债务负担。

尽管新上任的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上周访华时强调走廊是重大发展机遇,将继续坚定推进走廊建设,中国总理李克强也说,走廊实施的项目是经过充分论证、符合商业原则、有经济回报的,但两国领导人的信心喊话并未消除巴基斯坦国内对走廊经济效益的质疑。

从马来西亚、缅甸、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到现在的巴基斯坦,一个个原本标榜为一带一路靓丽名片的基建项目,如今却先后陷入资金周转困境。五年来火速前进的一带一路“高铁”,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学者:项目缺透明性和可持续性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韩磊(Paul Haenle)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分析,许多一带一路项目缺乏透明性和可持续性,是该倡议最大的致命伤。

以斯里兰卡为例,当地官员一开始就质疑,位于哥伦坡的海港仍有扩建空间,没必要在汉班托塔再修建新的港口;当地政府开展的可行性研究也表明,汉班托塔港的经济效益极低。

不过,亲华前总统拉贾帕克萨执意推进该项目,几年后,斯里兰卡政府因无力偿还拖欠中资企业的80亿美元(110亿新元)而陷入债务漩涡。作为抵押,斯里兰卡去年签署了99年租约,将具有战略意义的汉班托塔港移交给中国。

有分析批评,一些政客喜欢耗巨资修建经济效益不高的“面子工程”,作为项目评估方,中国应该更谨慎挑选真正能给当地人带来实惠的民生工程。

韩磊也指出,许多一带一路项目的招标程序不透明,可能滋生腐败问题。

IMF总裁拉加德本月初就说,巴基斯坦若要寻求IMF贷款援助,就必须“绝对透明地”公开所有债务,包括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拖欠中国的债务。此前有人质疑,中巴经济走廊的条款或对巴国不利,不排除有巴方人员抬高价格,中饱私囊。

也正因项目不透明,引起外界质疑,一带一路项目受益最大的其实是中国,而非项目所在国。巴基斯坦国内就有舆论指出,中国要求巴国以高价购买中资建设的发电设施,就是在让中国企业获利。

有分析就指出,很多一带一路项目最终都落在中国企业手中,项目的落地和建设也只聘用中国劳工,并没有为当地经济发展带来多大的好处。

中国放贷不按国际秩序 专家吁加入巴黎俱乐部

也有专家批评,中国放贷没有遵循国际惯例,打乱了国际借贷秩序,可能在新兴市场中掀起一波债务危机。

这些惯例包括:系统性评估负债国的经济情况和债务偿还能力;要求负债国进行必要的经济和政治体制结构性改革,包括扩大开放、引入市场经济、货币贬值、提高国内税率、解决贪污问题等;以及在出现债务危机时,协助负债国重组债务,甚至是宽免或撤销债务,而不是要求负债国以资产抵押来还债。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兼职高级研究员海蒂·克里博-雷迪克(Heidi Crebo-Rediker)日前就撰文呼吁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

巴黎俱乐部是成立于1956年的非正式国际组织,它同IMF和多边发展银行合作,为负债国和债权国提供债务安排,目标是把负债国拉回到可持续经济的轨道上。其成员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日本等22个常任成员国。

中西方借贷理念不同

克里博-雷迪克直言,中国要世界拥抱一带一路倡议,首先就必须成为负责任的债权国,遵循透明、可行、可持续借贷的国际贷款规则。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顾清扬接受本报访问时说,如果债务重组是处理国家债务问题的国际惯例,中国就应该接受。但他强调,在借贷理念上,中国和西方是有本质上的不同。

他说:“西方的贷款先决条件,包括经济发展水平、人权、腐败、政府透明度等,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无法满足,因此往往拿不到贷款。”

“而中国认为,这些要求是对的,但它是结果,不是条件。这些国家现在工业不发达、偿还能力不足,但中国可以先帮它们把基建项目建起来,以后产生盈利、有现金流了,再慢慢还钱。”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也说,中国提供的是一套有别于西方自由派“市场经济主导”的替代方案。

他说:“中国强调的是先发展、后改革。投资基建要看长远,一开始要由政府主导,为市场经济创造条件后,经济才可以长远运转,达到良性循环。这才是解决债务问题的根本途径。”

王义桅说,一些政府因国内腐败,滥用中国的贷款,结果卷入债务危机,这笔帐不能算到中国头上。

中国学者:对基建投资中国正在试错

但他也承认,对于基建投资和贷款,中国仍在试错过程中,“现在看起来有一点问题,但总体还是可行的”。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上周就在一场国际研讨会上表示,一带一路项目的债务可持续性是个“复杂的问题”,但中国有能力解决。她说,北京会鼓励中方企业、金融机构未来在开展项目时,以经济社会效益为导向,“合理设计项目融资结构”。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8月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五周年座谈会上也说,一带一路至今已绘就一幅“大写意”,今后要绘制好精谨细腻的“工笔画”。他要求搭建更多贸易促进平台,注重贸易平衡,引导社会资金共同投入沿线国家的项目。

王义桅建议:“我们可以尝试拓宽融资来源,包括利用丝路基金、亚投行和多边投资机构等融资平台,吸引各国资金参与进来。中国也在探索债务风险评估、争端解决机制等方面的工作。”

韩磊则说,全球基础设施建设目前还存在很大的资金缺口,中国愿意在此过程中扮演建设性角色,是值得鼓励的。但一带一路项目近来遇到麻烦,也切实反映了中国在不熟悉的政经环境中大规模实施基建工程的巨大难度。

他提议,中国应公开项目的经济数据、贷款条件,并对所有项目开展有效的风险、可行性和可持续性评估,以具体行动回应国际社会的关注。

他说:“在一带一路提出五年的节点上,中国可以借机反思这项伟大工程的成败经验,从中汲取教训,确保未来的项目不要重蹈覆辙。”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85179268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