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共用付款QR码推出一年 仍有商家摆放众多个别QR码

金管局回应《联合早报》询问时指出,SGQR的整体更换工作已经完成,但由于市面上QR码众多,部分付款机构仍需要一些时间进行替换。收单业者则认为,当局没有明确规定如何惩处不更换QR码的付款机构,导致QR码整合进度滞后。

全国共用付款QR码“SGQR”推出已有一年,但“QR码满天飞”的乱象并未绝迹。在SGQR最早覆盖的中央商业区,仍有不少商家同时摆放多个QR码。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回应《联合早报》询问时指出,SGQR的整体更换工作已经完成,但由于市面上QR码众多,部分付款机构仍需要一些时间进行替换。收单业者则认为,当局没有明确规定如何惩处不更换QR码的付款机构,导致QR码整合进度滞后。

去年9月推出的SGQR,是全球首个统一付款QR码,支持近30种付款方式,目前全岛各地有约3万3000个付款点使用SGQR。  

本报记者日前在丹戎巴葛一带走访时发现,该区小贩中心摊贩均已改用SGQR取代原本张贴的多个QR码。不过,部分邻里商家,以及购物中心的商铺和餐馆柜台上,还是出现不同QR码“排排站”的景象。

金管局指出,当新商户加入QR码付款时,收单方(acquirer)应为他们提供SGQR。SGQR合作伙伴将把各自的QR码数据录入中央管理系统,由中央管理平台把这些信息整合进SGQR码。据本报了解,这个平台由星网电子付款公司(NETS)管理,但星网受访时未就此置评。

金管局发言人说,当局和付款业者会定期与商家合作,将它们更换成SGQR。“由于SGQR推出前市面上已有许多付款QR码,一些业者还需要时间将旗下QR码转换为SGQR。在此之前,商家可能还会继续张贴原有QR码。”

本地移动付款公司FOMO Pay是SGQR的收单机构之一,为超过3000个SGQR提供收单服务。公司总裁刘溪受访时说,SGQR推出后,参与计划的付款机构不应再推出独立QR码,但仍有些机构这么做,让自己的QR码看上去更醒目。

“希望当局能对这类违规行为做出明确惩处规定,否则难以规范业者行为,也让合规业者承担更高成本。”

新加坡管理大学金融学助理教授梁昊受访时说,本地没有像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那样的龙头业者,为统一付款平台带来更大的挑战。“如果一些大银行能扮演牵头机构的作用,将更多业者联合起来提供一站式服务,将更有助于QR码付款发展。”

综合各付款业者提供的信息,背靠三大银行的NETSPay仍是本地QR码付款市场的霸主,在全岛有超过8万个QR码付款点。另有1万多个付款点支持GrabPay,8000多个接受Fave付款。

星网今年首七个月的QR码交易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倍,餐饮场所和大专院校的使用率增长最快。Fave今年来在本地的成交量也超过500万宗,过去一年每名用户的使用频率增长超过三成。

意大利餐馆Morettino是最先采用SGQR的商家之一,目前接受超过10种电子付款方式。餐馆老板戴夫(Amol Dave)告诉本报,约两成顾客会扫码付款,其中使用Grab付款者最多。

戴夫说,他接纳各种QR码付款方式,因为他们收取的手续费仅为0.8%至1%,远低于信用卡的2.2%至2.5%。“支付宝等业者还会向他们的顾客推介我们的餐馆,为餐馆带来更多生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