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次按摩服务谈起

雅加达拥挤交通和长长车龙形成城市一道风景线,也为Gojek和其他公司创造了商机。(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印度尼西亚、越南和马来西亚是亚细安中最吸金的三大经济体。

过去三期“商聚亚细安”分别剖析了这三个市场的潜力与阻碍,也分享新加坡商家在当地落户经营的生意经。

《联合早报》记者前往亚细安各国采访时,除了探访在地的新加坡企业,也通过实地观察和与当地人近距离接触,深入了解各个市场。本期“商聚亚细安”,前线记者讲述新闻背后的故事,带你去感受印尼、越南马国的活力与脉动。

由专业按摩师提供的全身按摩服务,并能直接上门到你家里或酒店提供服务,价钱却只是5元5角!

这么好的“lobang”(门路),正是印度尼西亚Gojek手机应用提供的众多服务之一。

在印尼采访头几天,不断听到进军印尼的新加坡企业谈起Gojek,对它的便利性和巨大市场影响力赞不绝口。

原本我以为,新加坡也有Gojek,不就是一个交通工具应用软件,有什么大不了呢?

“不是的,Gojek在新加坡只提供私召车服务,可是它在印尼却是一个提供各类服务的整合平台,包括外卖、快递、网上买票、储值和缴费等,你甚至可以找人到家里打扫、做美甲和修车等。”一名受访企业家说。

被他说到心动,我当晚试了Gojek的按摩服务Go Massage,找按摩师到酒店做一小时全身按摩服务。

在印尼,按摩的收费本来就相当便宜,例如商场按摩一小时收费约20元,Go Massage却只需8元,外加首次预订折扣,总共只花了5元5角,非常划算。

跟按摩师聊了几句,她原本是在按摩店工作,但店里生意惨淡,有时一天还来不到10个顾客。有了Gojek平台后,客源不足的问题迎刃而解,她现在賺的钱比以前多了。

Gojek是印尼首家独角兽公司(市值逾10亿美元),最近更晋升为“十角兽”公司(decacorn),造就了印尼之光,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印尼近年经济崛起的过程。

公司创办人纳迪姆(Nadiem Makarim)其实出生于新加坡,由于家境不错,曾在本地的世界联合书院(United World College)和美国布朗大学就读,过后到哈佛商学院念工商管理硕士,和Grab创办人陈炳耀和陈慧伶曾是同班同学。

虽然实际待在印尼的时间不长,但跟许多印尼年轻创业家一样,纳迪姆有一股使命感,毕业后就希望回印尼做出贡献。

结果,他从传统电单车载客服务O-JEK取得灵感,把O-JEK变成Gojek,通过数码化程序提高司机和顾客的匹配效率,及时善用闲置的人力资源。

如今,Gojek的电单车司机从载人服务,扩大至送外卖、寄包裹、按摩和美容服务。在这过程中,纳迪姆刺激民众消费、创造就业机会,为国家经济注入活力与希望。

印尼是全球人口第四多的国家,也是亚细安最大经济体。初次来到印尼首都雅加达,感觉它有如一个钢骨水泥组成的杂乱丛林。

杂乱拥挤成了创业家商机

从我住宿的酒店高处俯看,随处可见低矮瓦屋在林立高楼大厦间出现,豪华酒店和商场外是喧闹市集和施工现场。穿梭在雅加达的街道,交通枢纽周围成片聚集的电单车骑士,刷手机等待生意接单,拥挤交通和长长的车龙成了城市一道风景线。

不过,印尼的杂乱和拥挤,却是创业家眼中的商机。它的不足恰恰给年轻创业者启发创新的商业点子。

例如印尼城市拥挤、交通不顺畅,造成对Gojek的强劲需求;岛屿遍布、物流运送麻烦,使当地物流业迅速增长;金融渗透率低,给金融服务业者带来机会。另外,印尼庞大的人口和较落后的基础建设,也给基建、能源和城市规划等行业提供了巨大空间。

印尼一些商业点子,新加坡也能做,但成功机会不高。像Go Massage如果在新加坡推出,价格不太可能少过10元,需求无法撑起这类服务。不过,对地广人多且收入水平较低的印尼来说,这又是另外一回事。

有个印尼企业家说:“印尼市场有近2.7亿人口,比新马泰越市场总和还要大,你只须征服这市场就够你賺了,还有需要往外发展吗?”

尽管印尼庞大的年轻人口带来无限商机,它不可避免地也存在着一些政治风险。印尼总统佐科自今年4月成功连任以来,面临学生示威、巴布亚民众暴动和反恐等问题。

印尼数码经济创造了许多工作机会,但这大多是低薪工作,收入越来越跟不上旺盛的消费需求,加上印尼人少有储蓄意识和习惯,繁荣增长背后隐藏严重危机。

回想起来,我的按摩师收我5.50元,手上拿的却是比我的手机更新、更贵的三星手机,这可能不意味什么,也可能意味着社会中膨胀的消费欲望。

新加坡企业常埋怨本地市场太小,但小有小的痛苦,大有大的烦恼。只能说,印尼或许是遍地黄金,但这黄金不容易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