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长远打造可持续商业模式 更多餐饮业者自设送餐网售平台

实行阻断措施迫使餐饮业者转向送餐服务,更多商家在这个期间设立自家网络销售平台,直接送餐给顾客。(严宣融摄)

字体大小:

我国从4月7日起实行病毒阻断措施,送餐服务成了餐饮业者的唯一生意来源。为了避免营收因送餐平台业者抽佣而被削薄,有些业者自立网络平台,鼓励顾客直接向他们下订单。

实行阻断措施迫使餐饮业者转向送餐服务,更多商家在这段期间设立自家网络销售平台,不仅是为了避开送餐平台业者收取的佣金,更是长远打造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为抑制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扩散,我国从4月7日起实行阻断措施至6月1日,并要求国人尽可能留在家中。由于禁止堂食,餐饮业者在这期间的唯一生意来源是送餐服务。为了避免营收因送餐平台业者抽佣而被削薄,有些业者开始自立网络平台,鼓励顾客直接向他们下订单。

今年首三个半月接获逾100设立网络户头订单

专为企业设立电子平台的供应商,也在疫情暴发后接到更多这方面的要求。电子平台供应商NinjaOS发言人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公司去年全年接到120个设立网络户头的订单,但疫情暴发后,单在今年首三个半月内就接到100多个订单,直逼去年业绩。

发言人说:“我们确实观察到网络预订系统的需求激增,无论是通过自家网站或手机软件程序,每个餐饮品牌都迫切要设立网络预订、客户关系管理(CRM)系统和忠诚计划,打造一个可持续的网络商业模式。”

受访餐饮业者认为,大型送餐平台如GrabFood、Deliveroo和foodpanda,能让他们在初试送餐模式时接触新顾客,但达到一定的熟客群后,直接与他们接洽较具持续性。

在惹兰勿刹经营The Refinery餐馆的陈得能(36岁),4月中旬花少过200元设立了外卖网站FOODHOOD,拉拢同区的其他餐饮业者合力送餐,不收取佣金。顾客只须付一次送餐费,就能同时向多个业者订餐;如果消费超过一定数额,可免付送餐费。

陈得能说:“在主流送餐平台上,像我们这样的小业者只是上万个商家中的其中一个。若把佣金、促销费和消费税等加起来,业者可能要付多达40%的费用,营收显然减少。我们通过自己的平台送餐,只需付约5%的信用卡费用。相较于使用大型送餐平台,可节省至少20%成本。”

由于须花时间筹备和安排司机,业者要求顾客提前两个小时预订,无法像主流送餐平台那么即时,业者至今通过这个网站共获得了1万元营收。

贸工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周一(4日)在国会上指出,政府不会立法降低送餐业者收取的佣金,业者需要这笔佣金来承担送餐员的保险及管理平台等费用,而消费者也可选用市面上其他送餐选项。

在中央商业区开设沙拉小吃店Poke Theory的李佐逸(26岁),也与另两家售卖点心和意大利餐的业者合作在网上为顾客送餐。这个模式让不同年龄层的家庭成员各有选择,并只须付一次送餐费。

疫情暴发前,售卖煮炒海鲜的新山101小厨老板徐思明(33岁)的送餐订单不多,他不介意让主流送餐平台抽佣,把这当成是宣传费。不过,如今送餐服务是唯一出路,单靠这个平台不是办法。

此外,有些平台只送餐到限定距离范围,让业者无法接触住在较远的顾客。徐思明于是创立配对司机和业者的群体聊天室,让双方直接联系。在口耳相传下,原本只是一小撮人组成的群体增加至250人,以司机居多。

主流送餐平台抽佣25%至35%

主流送餐平台的佣金一般介于25%到35%,其中大部分是付给送餐司机。

在本地,以餐饮业者数目来看,GrabFood目前是龙头老大,旗下有超过1万个伙伴,再来是foodpanda和Deliveroo,分别有9000多和约7000个商家。

据了解,GrabFood的佣金一般介于25%到30%;foodpanda介于30%到35%;Deliveroo则是25%到30%。

GrabFood发言人受询时说,向业者收取的佣金是根据地点、菜色、商家规模和类别等制定,其中大部分是用来支付司机,确保他们获得合理待遇,其余则补贴营运成本。

至于是补贴哪方面的营运成本,Deliveroo发言人表示,包括了信用卡、科技支援、客户服务和司机保险等费用,但多数佣金付给司机。

送餐需求在阻断期间暴增,foodpanda发言人透露,上个月,加入该平台的业者环比猛升200%。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