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淡马锡投资组合净值减至3060亿元 股东总回报率也下跌

淡马锡控股截至今年3月31日的投资组合净值减至3060亿元,一年期股东总回报率为负2.3%,这是它自2016财年以来的最差表现。(海峡时报档案照)

字体大小:

淡马锡控股截至今年3月31日的投资组合净值减至3060亿元,一年期股东总回报率为负2.3%,这是它自2016财年以来的最差表现。

集团昨天发布2020财年的投资组合初步业绩时指出,2019冠状病毒疫情在财年的最后一季暴发,在这之前集团的投资组合净值增长稳健。

集团投资组合净值从2019财年的3130亿元,跌至3060亿元。相对于淡马锡负2.3%的总回报率,MSCI新加坡指数与MSCI亚洲(日本除外)指数在同一期间分别下降18.3%及9%,MSCI全球指数则下滑5.8%。

不过淡马锡强调,作为长期投资者,它不根据短期的市值变化来管理投资组合,既不以公开市场指数为基准,也不与其他公司的回报做比较。

淡马锡自1974年成立以来的复合年化股东总回报率为14%,在2019财年结束时也拥有净现金,资产负债表稳健。

狄澜:
投资者聚焦数码化和医疗等领域

若从2004财年淡马锡首次发布年报来看,16年期复合股东总回报率为7.5%。

淡马锡投资组合净值上一次下滑是在2016财年,当时因为全球股市下挫而导致一年期股东总回报率跌至负9.02%。

淡马锡国际首席执行长狄澜(Dilhan Pillay)昨天在文告中说:“随着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地缘政治及贸易关系日趋紧张,长期投资者和资产持有者面临更多不确定性,冠病疫情带来的当前冲击及长期影响让形势雪上加霜。不过即使如此,我们留意到一些投资者正聚焦数码化和医疗等领域的发展。”

狄澜强调,尽管冠病疫情造成市场波动,但集团在上市和非上市公司的投资分布合理,在维持稳健的投资组合公司及投资于新兴的长期趋势之间取得良好平衡,有助于加强投资组合的韧性。

淡马锡自2015年被纳入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IRC)框架,它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对NIRC的贡献日渐显著,如今已是我国财政收入的最大来源。

对于淡马锡投资回报下滑会否影响NIRC,联昌私人银行经济师宋生文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淡马锡的投资回报短期内确实下滑,但NIRC的变动取决于三大机构的预期长期回报率。

受冠病疫情影响,淡马锡控股将在9月份发布完整的2020财年年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