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凯发交司法管理人接管 主席林爱莲不再掌管公司

随着凯发集团接受司法管理,凯发创办人林爱莲即日起不再担任集团执行主席。(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凯发集团(Hyflux)的银行债权人得偿所愿,经第二度争取,高庭批准立即把凯发交由司法管理人接管。凯发董事会,包括执行主席林爱莲即日起不再掌管公司。

目前负责接管的是保华顾问(Borrelli Walsh),它是银行债权人的顾问。其他债权人担心出现利益冲突,要求委任一名联合司法管理人或由其他立场中立的司法管理人取代保华顾问。高庭将就此另外择日展开审讯。

代表凯发的律师周一(16日)在庭上一度要求暂缓实施司法管理令,以让集团上诉,但被高庭法官艾迪阿都拉(Aedit Abdullah)当场驳回,并指示若凯发有意上诉,可以向上诉庭提出。

由银行债权人组成的无抵押债权人工作小组(UWG)如今已由最初的七家扩大成19家,凯发欠这些银行逾9亿元。小组曾于去年5月要求让凯发接受司法管理,但高庭不批准小组提出申请。

在三个半小时的审讯中,艾迪阿都拉指出,凯发展开债务重组迄今逾两年。他犀利地点出:“如果家中有儿子须要服兵役,估计已经服完兵役退伍,甚至成为战备军人了。”

即使凯发的代表律师谢蒂(Nish Shetty)多次争取将集团的债务延期偿付令(moratorium)再延后一个月,以让有意注资的Strategic Growth Investments(简称SGI)完成尽责调查,并达成具有约束力的意向书,法官仍不同意。

凯发上周五(13日)披露,来自美国纽约的私人投资公司SGI向集团提出不具约束力的条款书,有意注资2亿零800万元。条款书的有效期限是60天,若双方能达成具有约束力的意向书,SGI计划在另外的60天内完成所有交易。

这依旧无法说服法官。艾迪阿都拉不否认凯发的重组遇上不少阻碍,包括目前的冠病疫情、原本代表集团的王律师事务所(Wong Partnership)请辞以及两年前首次达成的重组计划破局等,但他强调法庭给予的债务延期偿付令不应该毫无节制延长下去。

他说:“债务延期偿付令是给予公司一些喘息空间,以制定可行的拯救方案,但情况看来并非如此……这必须有一个终结。”

“目前并没有任何投资者提供具体的资金,你(指凯发)有的只是一个可能发生的重组计划……120天之后,你能确定将有资金存入债权人的账户吗?”

谢蒂坦言无法,但尝试说服法官SGI提出的条件比司法管理更好,因为后者可能最终导致清盘。

对此,艾迪阿都拉反问:“也许清盘是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银行债权人的代表律师则说,若SGI的注资计划在120天后破局,届时凯发可能已经没有资金继续运作。

基于商业机密,律师表示不方便透露具体金额,但凯发持有的现金已经下降至“令人无法忍受的水平”。

此外,保华顾问曾引荐两名潜在投资者给凯发,但凯发均不予理会。它们是华联企业(OUE)和吉宝基础建设基金管理公司(Keppel Infrastructure Fund Management)。

SGI和另一家有意收购凯发债务的Pison Investments已表明,若凯发由司法管理人接管,他们将终止投资。

据了解,司法管理人周一下午已派代表到凯发总部展开接管程序。司法管理人预计下月中旬向高庭提呈如何重组凯发的初步计划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