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凯发重组两年换来一场空?

司法管理人保华(Borrelli Walsh)周一起接管凯发集团。图为凯发集团位于明地迷亚路的总部。(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在近两年半的重组路上,凯发集团(Hyflux)一次又一次端出重组协议,却都无疾而终。多次给予宽限的高庭失去耐性,同意银行债权人的申请,周一(16日)裁定由司法管理人接管集团。一些原先期望能得到一些现金补偿的散户投资者,估计希望更加渺茫了。

这是预料中,又有些预料之外的结果。上周五,凯发披露来自美国纽约的私人投资公司Strategic Growth Investments(简称SGI)提出不具约束力的条款书,有意注资2亿零800万元。

按照过去的情况,若有新投资者出现,考虑到公司仍有一线生机,高庭法官即使认为重组计划不能一拖再拖,仍会同意延长集团的债务延期偿付令(moratorium)。两年半以来,延长次数不下10次。

凯发可能是抱着同样的期盼而故技重施,不料踢到铁板。诚如高庭法官艾迪阿都拉(Aedit Abdullah)所说,凯发有的不过是一纸空白计划。SGI的2亿元资金最终能否进入债权人的口袋是未知数,双方能否达成具有约束力的投资意向书更是一个大问号。

回到原点但不同出发点?

司法管理人接管之后,必须在90天内提出可行的初步重组计划,这包括找“白武士”注资、脱售公司业务或资产、甚至清盘等。它若评估公司被接管前所谈成的交易不符合债权人的利益,也有权将之搁置。

SGI和早前另一家有意收购凯发债务的Pison Investments已经表明,如果凯发被接管,将终止投资计划。两者若不终止投资,接下来的协商对象是司法管理人。

去年与凯发签订重组协议,但协议已过期失效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公用事业集团Utico,若仍有兴趣投资凯发,同样须要与司法管理人协商。

裁决似乎让历经重组逾两年的凯发,回到了原点。

不同的是,司法管理人会否顾及次级债权人,包括共持有9亿元凯发优先股和永久证券的3万4000多名散户投资者利益,则不清楚。尤其负责接管的保华(Borrelli Walsh)同时是凯发银行债权人的顾问,已引起其他优先无抵押债权人,例如中期票据持有人的疑虑,并向高庭要求委派一名联合司法管理人。

高庭法官未置可否,因为他还顾虑到凯发能否负担多一名司法管理人的费用。

其次,司法管理人会否努力找来“白武士”拯救公司,让公司起死回生,恐怕也是一个问号。

新加坡国立大学治理制度与机构研究中心主任卢耀群副教授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即指出,凯发被司法管理后,估计无法继续正常经营(going concern)。“因为这不会是司法管理人的重点。保华的专长是处理破产,清盘是一个明显的可能。”

保华估计不会在初步计划中即建议清盘,因为司法管理的目的之一是实现比清盘更高的价值。脱售资产或业务是最有可能的。

凯发去年披露,保华曾建议以2亿元将集团脱售给Utico。

另外,凯发的代表律师也在周一的审讯承认,保华曾引荐两名潜在投资者给凯发,其中引荐吉宝基础建设基金管理公司(KIFM)的目的是收购凯发部分资产。  

由于司法管理人仍受到高庭监督,其他债权人若认为权益受到影响,可以向高庭反映。不过,吉布森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德龙指出,法庭一般上不太愿意质疑司法管理人的商业决定,除非法官认为有关决定不合理。

保华预计12月中旬向高庭提呈初步计划,届时散户将知道银行债权人葫芦里卖什么药。散户也得做好心理准备,一旦凯发清盘,他们可能血本无归,因为在所有债权人之中,散户的索赔顺序排最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