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unseap创办人潘凌峰 受父亲启迪 他 “靠天吃饭”

字体大小:

沈越

sheny@sph.com.sg

潘凌峰的父亲认为,太阳能是未来最重要的发展领域之一,他总会对年幼的儿子说,谁能大力推广太阳能,谁就会对世界具有很大影响力。

上世纪80年代末,一个男孩突发奇想,把几个小太阳能板连接到心爱的随身听(Walkman)上。天空放晴时,随身听播放出美妙音乐,完全不靠电池操作,让男孩尝到“靠天吃饭”的甜头。

男孩的父亲是电气工程师出身的白手起家制造商,平常总爱把工作带回家,埋头钻研高效产品。家里多出来的产品设计图和太阳能板,让男孩有机会动手拆拆弄弄。

这名父亲认为,太阳能是未来最重要的发展领域之一,他总会对年幼的儿子说:“谁能大力推广太阳能,谁就会对世界具有很大影响力。”

眼看欧美陆续通过政府提供“能源电价补贴”(feed-in tariff),加速推进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产业,这名父亲左顾右盼,却不见新加坡推出类似的政府津贴。

在新加坡大力推动太阳能的愿望落空,他只好继续当代工制造商,为别人做嫁衣。经过数十年的韬光养晦,这名父亲获得德国同行的知识转移,积累大量的太阳能板专业知识。

男孩长大后,为了继承父亲的衣钵,在大学选修工程学。在求学期间结识了修读会计的同窗,两人成了好友。踏入社会后,他们依然经常一起喝酒吃饭。

有一次,两人谈着谈着,好友感慨道:“与其为别人打工,不如出来创一番事业。”男孩的强项莫过于父亲早已倾注大半辈子心血的太阳能,好友的专长则是金融。

两人一拍即合,筹集约70万元资金,在2010年成立一家太阳能企业。

这家企业,就是本地目前规模最大的太阳能租赁商Sunseap Leasing,公司今年的年收入预计可达1600万元。

公司董事潘凌峰(40岁)就是当年用太阳能板听音乐的男孩,另一名董事邬杰民(40岁)就是他的大学好友。

去年底,苹果公司开设第一家本地直营旗舰店的新闻出街时,Sunseap也是主角。这是因为旗舰店和苹果所有本地业务的电力需求,都是后者百分之百以太阳能满足的。

公司为苹果公司提供约50兆峰瓦太阳能,相当于9000个住家的供电。仅一小部分太阳能板是安装在苹果本身的建筑物上,其余大部分装在全国的组屋、学校、港口等建筑物屋顶上。

很少人知道,公司做出这项重大宣布的九天前,引导潘凌峰对太阳能产生浓厚兴趣的父亲潘辅雄,因病逝世,享年71岁。

创业之初父亲帮忙培训员工

潘凌峰忆起父亲生前点滴时说,2006年,潘辅雄一手创办的太阳能板制造企业Sunseap Enterprises(前身为Compo Enterprises,与Sunseap Leasing是联营公司)的试验计划成功,现在公司所生产的太阳能可直接并入本地电力网,为他日后发展太阳能租赁模式铺路。

他说:“没有这个太阳能系统的里程碑,我们今天或许还是相当落后。所以,公司在这个领域的发展势头,有很大一部分跟爸爸之前的努力有关。”

在儿子创业后,潘辅雄也曾助他一臂之力。譬如,本地有太阳能背景的工程师鲜少,因此新员工的培训工作都由潘辅雄亲自出马。

潘凌峰说:“爸爸很高兴,我们通过太阳能租赁模式,创造了他过去这些年一直都渴望看到的太阳能发展势头。他也庆幸,一手创办的公司,能成为新加坡最大的太阳能公司。”

对潘凌峰来说,可再生能源是一种生活方式和选择,而他的梦想是要把太阳能带到那些急需能源的地方。

他说:“新加坡的电力发展到位,能源供应十分充足,有额外的电力产能,因此在这里推广太阳能,主要是为了节能减碳。可是,世界上还有好多地方,非常迫切需要能源。我希望到这些地方,为它们打造太阳能系统。”

“可再生能源不再只是一种时尚,而是会持续发展起来的东西。若要在本区域改善人们的生活,关键就在采纳可再生能源的速度。”

计划向机构投资者发售太阳能债券 

2011年,建屋局第一次向Sunseap公司租用两兆峰瓦的太阳能时,项目造价1090万元,建屋局支付328万元(30%)的前期费用,其余由公司筹集。

2013年,建屋局第二次向公司租用三兆峰瓦太阳能时,项目造价884万元,当局支付64万5000万元(7%)的前期费用,其余由公司筹集。

2014年,建屋局不再津贴公司的前期费用。一项为680座组屋安装太阳能板、租用容量为38兆峰瓦的项目,造价超过8000万元,全由公司承担。

潘凌峰说:“靠政府津贴,推动可持续能源发展是不可持续的方式。我们现在依然能提供一个补贴能源电价的环境,而提供折扣的人就是我们。”

他透露,与一般观念刚好相反,太阳能电力其实比一般电力还要便宜。因此,太阳能板发电量越大,建筑物业者整体承担的电费就越少。

“太阳能电力肯定较便宜,不然我们是无法到处给公司和企业折扣的。”

分析师:

油价下跌或不利再生能源业

近期,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下跌,促使本地电费也有所削减。一些分析师指出,这种环境对可再生能源发展不利。

对此,潘凌峰说:“油价和电费不是直接的因果关系,不是说油价跌破每桶40美元或30美元,就没人要做太阳能生意。尽管我们的收入会受影响,但太阳能批发价格仍具竞争力。”

此外,企业要落实节能减碳目标,也给公司带来商机。潘凌峰说,不少知名品牌,如上市公司或名校都是自动找上门,因为只要有公司带头采取可持续经营模式,其他公司就会跟上。

随着巴黎气候大会去年底通过气候协定,我国也定下雄心勃勃的目标,即在2030年前把温室气体排放强度从2005年的水平削减36%。

到了今年3月,公司将在全国完成安装25万5000片太阳能板,面积相当于80个足球场,发电容量为80兆峰瓦,明年中还将进一步增至170兆峰瓦。

潘凌峰透露,最接近公司的竞争者,其发电容量为五个兆峰瓦。许多人不禁好奇,一个成立不到10年的公司,如何筹集巨额资本、如何回本和赚钱、又如何快速壮大。

潘凌峰说,公司一开始使用中小企业贷款,每筹集一元,即借贷六角、投入四角股本。没多久公司因股本稀释速度过快,就转向投资银行的夹层融资(mezzanine financing),100%以债务融资。

潘凌峰和邬杰民所持公司股本目前约60%,公司其他股东包括为富豪家族理财的机构。潘凌峰透露,公司目前的资本约3000万元,借款约一亿元。

针对公司负债率看似较高,他解释公司财务状况良好,太阳能业务需要大量前期资本支出,而这也是带动公司增长必不可少的部分。

他透露,公司现有的借款利率固定,因此在利率上扬的环境只会影响将来的项目。不过,与此同时,太阳能成本也逐年下降,有利公司的竞争力。

今年第二季,公司打算将迄今发展的太阳能板项目证券化,发售面向机构投资者的太阳能债券。潘凌峰说,这应该是东南亚首个太阳能债券,债券信用评级可能介于BBB和A。

公司筹集的资金,将继续用于安装更多太阳能板,安装地点已从建筑物屋顶,扩大至水库、海面,以及任何未充分利用的土地。

这些太阳能板从完成安装到回本,需要七年至九年。公司客户一般签下20年至25年合约,为公司提供长期且稳定的现金流。

潘凌峰说:“我们现在签下近170兆峰瓦,每兆峰瓦每年可带来约20万元的收入,10兆峰瓦就是200万元。”

花三年时间推动太阳能租赁模式

使用太阳能好比住进一个房子,住户可选择买下或租用。买下的话,住户一开始就必须投入一大笔资金,如200万元;但只要居住的时间越长,当初的投资就越划算。

若是租用,住户无须投入分文,每月只是支付一笔租金给屋主,如3000元即可;另外屋主也须负责房屋的维修。租户住得越久,屋主所收的租金就越多。

Sunseap扮演的角色,就是上述例子中的“屋主”,出资在建筑物屋顶上安装太阳能板系统,发电供业主使用。公司推动这种太阳能租赁模式,主要是看准本地建筑物业主不太愿意花大笔钱安装太阳能板,更喜欢“用多少、付多少”的模式。

从2006年相关太阳能系统试点成功,直到2011年建屋发展局首次向Sunseap租用太阳能,潘凌峰和邬杰民花了足足三年,说服各大政府机构他们所采用的模式在本地是可行的。

能敲的门都敲过了

那三年对两人极具挑战性。当时,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如邬杰民还在银行上班;他们还得安排时间去敲各政府机构的门。

潘凌峰说:“能敲的门我们都敲过了,包括国家环境局、建设局、能源市场管理局、新加坡能源公司、经济发展局、建屋局、公用事业局等等,真的跑了许多地方。”

他们面对最大的障碍是,如何让人们理解和接受太阳能租赁模式。他说:“很多人当时还以为太阳能比较贵,他们总会问,为什么你要自费来我屋顶上搭建太阳能板,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把戏、漏洞、还是诡诈?”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在2009年收到一封电邮,为公司推行太阳能租赁模式带来突破性发展。潘凌峰说,这封电邮来自颁发能源相关执照的能源局,大意是:模式有趣,可以继续。

他说:“对我来说,那好比新世纪的开始。获得批准意义重大,意味一个新商业模式的到来。带着那个电邮,我们可以到处对其他政府机构说:瞧,我们是合法的业务。”

紧接着,公司很快又取得另一次突破。建屋发展局首次展开太阳能租赁招标,为榜鹅40多座组屋的屋顶安装太阳能板,参与投标的公司只有三家,包括Sunseap。

邬杰民说:“当我们接获得标通知,第一个念头就是,我们竟然赢得合同,那么下一步就是筹钱,搭建这些太阳能板。”

进军海外市场 也要在本地卖太阳能板

上月初,潘凌峰接受本报专访时,前面的会议迟迟未结束,让记者干等了40分钟。透过会议室的磨砂玻璃墙,可听到他与另几人的激辩。

等到见面时,潘凌峰解释,他和邬杰民经常通过辩论来精炼商业点子。除了把一部分时间留给家人和刚出生的儿子,他把全副精力都放在公司业务上。

他说:“我们的增长速度惊人,有更多员工加入,所以我得去认识他们。”

公司目前在本地有近50名职员,下来两个月将在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柬埔寨、菲律宾、柬埔寨和印度等地再聘请15人。

潘凌峰说,公司的印度伙伴最近在当地签下140兆峰瓦的租赁合约,相当于新加坡五六年的业绩。他的目标是在未来两三年,在东南亚签下1000兆峰瓦的合约。

本地电力零售市场

2018年开放

新加坡电力零售市场于2018年下半年全面开放,也让他无比兴奋。届时,130万个以本地家庭为主的电力消费者,就可以像选择手机电信配套般,自由选择电力供应商。

苹果公司的例子显示,即使没屋顶空间安装太阳能板或屋顶空间很小,租户依然能使用从其他地方输送来的太阳能电力。

潘凌峰说:“如果用户有得选择,能以同样的价格使用清洁能源,相信答案很明显。”

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上月底,他带记者参观他在西海岸的住家,排屋屋顶的太阳能板每月为他省下50元至100元,占房屋整体用电的10%至20%。

地下层则停放一辆电动车。他说:“这车是妈妈买的,过去五个月连一滴油都没打过,既省电又省油。”

观看潘凌峰的访问视频,请点击这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