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建地产(南洋)集团总经理李俊 无畏风雨 只为构筑一个家

字体大小:

财经

人物

周文龙

chewbl@sph.com.sg

八年前,李俊被青建集团派驻新加坡,因而经历了本地楼市最多风雨的八年。李俊深有感触地说 :“这些年来,我们(青建)为许多新加坡人构筑家的梦想,而新加坡这片土地也养育了我,让我在这里成家立业。

八年前,他带着满腔热情和理想从中国山东省青岛来到新加坡,准备在本地房地产市场大展拳脚。

结果,他负责的首个私人组屋(DBSS)项目“怡然阁”(Natura Loft),受到全球金融风暴影响,公众申购率为当时最低,480个单位一开盘只卖出80多个单位。

四年前,正当市场出现转机时,政府却推出降温措施和总偿债率(TDSR)房贷措施等,导致楼市进入平缓发展时期,他的公司推出的一些执行共管公寓(EC)项目销售情况也不尽理想。

如今,他又碰到全球经济不确定和我国经济放缓,私宅价格继续下行的严峻考验。

回顾在新加坡的八年闯荡生涯,青建地产(南洋)集团总经理李俊坦言,自己经历了本地楼市最多风雨的八年,可说幸福时光短暂,辛苦时间漫长。

但他并没有因市场疲弱情况而受挫,反而激发自己锐意创新,推出更多房地产变革计划。

更重要的是,身为一名在新加坡居住多年、孩子也在本地出世的新移民,李俊觉得自己已完全融入新加坡,这里俨然已成为他的家。

他说,青建八年来为国人推出10个住宅项目,涵盖EC、私人公寓和私人组屋等超过5000个单位。特别是在EC项目方面,青建是本地最大的发展商,所有买家都是新加坡人。

李俊深有感触地说:“这些年来,我们为许多新加坡人构筑家的梦想,而新加坡这片土地也养育了我,让我在这里成家立业。”

“搬砖头出身”

在来到新加坡工作前,李俊对新加坡的印象仅是“亚洲四小龙”之一,以及曾看过《莲花争霸》等电视连续剧。

40岁的李俊出生于青岛,父亲是海洋研究人员,母亲曾从事房地产工作,哥哥从事贸易工作。

李俊笑言,自己家境背景还算“颇具知识文化”,他又受到母亲较大影响,对房地产更感兴趣。

他说:“我觉得每个人最基本的生活需要离不开衣食住行,所以大学时期选修课程时,我就想到了住,选择修读土木工程专业。”

1992年大学毕业后,李俊没有依自己的计划立即加入房地产业,而是到一家建筑公司上班,负责工地施工。

李俊说:“我常跟人说我是搬砖头出身的,因为我的第一份工作确实就是搬砖头。我记得,当时月薪只有295元人民币,相当于60多元新币。”

积极上进的李俊,两年后如愿以偿加入一家房地产公司,担任项目设计主管。之后,他又参与了项目投标、行销和投资买地等工作,累积丰富的房地产经验。

2006年,李俊加入青建集团。2008年农历新年期间,他第一次出远门,被公司派到新加坡考察房地产市场。当时,青建刚以1亿3589万元标得碧山私人组屋地段,是本地第一家标得DBSS项目的外资企业。

谈到当时对新加坡的印象,他表示其实对新加坡认识不深,只知道新加坡与青岛一样是环海城市,国家发展井然有序,剩下的就只是求学时期看过的新加坡电视剧了。

“结果刚到新加坡时,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这里好热啊!”

为更了解碧山DBSS地段的周围环境,李俊当时经常提着一台手提电脑,在碧山地铁站和地段之间来回步行,走不一会儿,上衣便被汗水湿透了。

然而,这些体验却也让李俊更熟悉新加坡人的生活环境,对往后他参与EC项目的开发、设计和建设方面有很大的帮助。

在那次考察中,李俊也发现新加坡经济和政治环境稳定,有利于房地产业发展,还可实现他许多的投资想法。所以当青建总公司问他是否有意派驻新加坡工作,他毅然接受这项新任务。

应用科技创新

满足个性需求

除了保证质量,李俊也开始构思多样化房地产设计和产品,力求青建在创新方面处于业内领先地位。

例如,李俊在“星河湾”(River Isles)和“翠林雅居”(Ecopolitan)两个项目中,推出了构空间(co-space)单位设计。

这类设计让屋主可根据各自的居住需求,或是在不同时期的生活需求,把单位中的一个特定空间改造成书房、佣人房或游戏空间等等,以创造出多种不同生活功能的居家空间。

李俊解释:“人的一生,在不同年龄段,需求都不一样。比如很多人刚刚拥有房子时,需要一间书房;可是几年后有了孩子,他就需要有一间婴儿房;当孩子慢慢长大后,他可能又需要一个小型主人房。构空间的好处就是,屋主只需做一些轻微改动,就可以满足各自家庭的不同需求。”

“慧生活”让住户

弹指间享受生活便利

去年,青建团队在新竣工项目“水岸康居”(Riversound Residence)引进手机应用软件“慧生活”(HiLife),为居民提供购物、维修、学习和休闲等生活便利。

“慧生活”主要功能是让住户通过手机预订设施、付款或寻找各类服务供应商。

李俊举例,如果有个住户想办烤肉会,可以直接用手机预定公寓设施,手机还会推送一份烧烤菜单,让住户直接用手机下订单,并在活动当天送货上门。又比如,住户发现附近有哪些便利店和公寓将举办活动,或是要“聚众”聘请外来的游泳或瑜伽教练,也可利用这个软件。

这两个房地产产品推出后,赢得不少买家青睐。翠林雅居约半数买家都选择了构空间设计方案,而水岸康居590个单位中,有780人下载慧生活软件。

本月,李俊又先行投入智慧化住宅(smart home),推出与韩国三星联手打造的智慧化EC项目“品尚居”(The Visionaire)。

这类智慧房,能让屋主通过智能手机远程监控家庭女佣的工作情况,遥控开启大门,以及家里的各种电器,包括电灯、洗衣机、电冰箱、吸尘器等。智慧房还会提醒屋主家里的空气是否干净,并具有监控用电情况的功能,能帮助屋主省电省钱。

买组屋 送汽车 推出抽奖吸引买家

青建是中国大型AAA级企业,也是中国500强企业之一。母公司创立于1952年,业务范围涵盖工程承包,扩大至地产开发、国际工程、进出口贸易、工程设计、监理、咨询,以及建筑材料生产销售和物业管理等领域。

青建集团于1999年登陆本地,从二手承包商做起,2004年起兼做主承包商,承接数个位于盛港和榜鹅的组屋建造工程。

2008年,青建在本地成立青建地产,开始进军房地产开发领域。李俊就负责青建在本地发展的首个住宅项目怡然阁。

他原以为,凭借总公司的强大实力后盾,怡然阁应能顺利取得开门红。没想到项目推出时不巧碰上全球金融风暴,许多潜在买家受经济不景气影响而变得更谨慎。

加上该项目售价偏高,其中一些五房式单位售价近74万元,可说是历来最贵的新组屋,导致怡然阁480个单位,申请者约700名,平均每单位只有约1.5人申购,是历来最少的。项目开盘的第一个月,仅售出80多个单位,占总数近两成。

为刺激需求,李俊还采取了本地罕见的行销手法——推出“买组屋,送汽车”幸运抽奖活动,送出福士伟根(Volkswagen)Tiguan休旅车和Beetle Cabriolet轿车各一辆,总价值18万元。

此举也着实奏效。在抽奖活动截止当天,怡然阁共售出40个单位,近乎总数的一成。几个月后,怡然阁整体卖出七成单位。

怡然阁销售表现,除了反映房地产市场需求走软,一些市场人士也怀疑,青建作为过江龙,是否对本地市场有足够了解,能适应本地环境在这里扎根立足?

对此,李俊认为,与其他DBSS项目相比,怡然阁有“生不逢时”的无奈。但第一次面对本地买家,青建的确有许多文化差异需调适,特别是得扭转人们对中国房地产项目素质的负面印象。

于是,李俊开始从质量着手,严格把关,确保把品质最佳的住宅单位交到客户手上。在这方面,青建地产具有一定的优势。因为公司原本就是从建筑行业起家,拥有强大的设计、施工和安装能力。

李俊说,曾经有人问他,会不会把自己发展的项目交给其他建筑公司施工?“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的孩子自己养,我们要在质量上保证高水平。”

两个孩子“本地制造”

从打造品牌的角度来看,李俊认为公司产品开发的确使到青建品牌的辨识度和知名度有所提升。但作为一名已在新加坡生根的新移民,他认为这些产品的最终目的,是为住户提供一个更方便、更舒适的家。

与李俊的采访是在清水湾(Waterbay)进行,采访当天碰上项目完工,许多屋主来领取钥匙。

李俊透露,他参与的每个房地产项目,在屋主领取钥匙的第一天,他都会到现场把钥匙交给屋主。当他看到这些屋主领取钥匙的兴奋表情,不禁有种帮人圆了家的梦想的满足感。

事实上,李俊为许多新加坡人构筑家的梦想,他也在新加坡完成家的梦想。

李俊约五年前在新加坡安定下来,买了转售房子,把太太从青岛接过来,结束好几年分隔两地的生活。他的两个孩子分别是五岁和一岁,是“Made In Singapore”,在新加坡“制造”和出世。

李俊笑说:“我的孩子可说是不折不扣的新加坡人,平时说着华语、新加坡式英语,有时还跟我的缅甸女佣说缅甸语。”

青岛房地产业这些年来发展相当迅速,李俊也曾想过如果当年留在青岛发展,人生将会截然不同。

但有一天,当他孩子在浴缸洗澡时,忽然念起信约“We, the citizens of Singapore(我们是新加坡公民)……”,他深深地感受到新加坡已是他落地生根的地方,这里是他的家。

有趣的是,李俊的孩子即将报读小学,他也像许多新加坡家长一样,开始了解住家住址和学校间距离的重要性。他打趣地说:“我们房地产发展商常会说这项目附近有哪些优质学校,现在我总算深刻体会到这些话的含义了。”

李俊透露,他参与的每个房地产项目,在屋主领取钥匙的第一天,他都会到现场把钥匙交给屋主。当他看到这些屋主领取钥匙的兴奋表情,不禁有种帮人圆了家的梦想的满足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