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俊民: 当李文正女婿 是门高深学问

字体大小:

明眼看名商

郑明杉

teems@sph.com.sg

2015年8月,力宝集团创办人李文正和国信集团主席翁俊民翁婿两人,同时荣获印度尼西亚佐科总统颁发国家一级功勋章。该年,在《福布斯》印尼巨富排名榜上,李文正以22亿美元的身价名列第九位,翁俊民以20亿美元紧跟在后。最近,翁俊民的自传新书《活祭》(Living Sacrifice)登上印尼畅销书的榜首,而华文版则授权本报出版。翁俊民在400页的自传里,有相当长的篇幅是谈述到父母、爱妻李红,以及岳父李文正,其中千丝万缕的翁婿关系,更是引人入胜的精髓部分。

今天若有人问翁俊民,此生最大的幸运是什么?他的回答不会是资产、财富,也不会是如日中天的商业帝国,或走向成功的某个重要转折点,正确的答案只有两个字:太太李红(Rosy Riady)。

依照常理,出身豪门的李红或有些许高傲,但翁俊民认为她并非如此。在他的眼中,李红单纯谦逊、为人谨慎细致,所有优秀女性的特质几乎都集于她一身。

他如此形容:很多人说李红是李文正(Mochtar Riady)的子女中最优秀的一个,他认同这个说法。与她携手几十载,她的思想和行为始终向善,他感受到的是她的优秀,她仿佛是一块完美无瑕的玉,超凡脱俗,有如上帝创造出的完人。

翁俊民常和李红开玩笑说:“ 完美如她的人生中所有决定都是正确的,而唯一的错误就是嫁给了我;愚钝如我,一生中做过很多事,但最正确的事就是娶了她。”

在翁俊民的人生中,当然也有害怕的时刻,他害怕夫妻俩现在已开始双双老去。他曾这么表示:“如果李红先离开见主面,我觉得也不能像往常那样继续生活,必定会带着悲伤,平静地走到生命尽头。李红就是我的支柱,不止这些,远超过支柱的力量。”

翁俊民和李红的良缘,其实是“媒妁之言”,“大媒人”就是李文正的弟弟李文明。

上世纪70年代初,翁俊民还在南洋大学商学院寒窗苦读时,有一天有人告知他说,雅加达有位富商急着见他,这个富商就是李文明。

穷学生和大人物初次见面,翁俊民感觉“每一秒钟都可让人僵化,而李文明嘴里跳出来的每一句话,都足以让他有如被雷击中”。在一番简短客套话之后,李文明立即进入正题,他慢慢、清楚地说:“李文正一家正在为他们的大女儿李红找对象,找个优秀男士。”

1974年,翁俊民完成修习南大商学士的课程后,就成为李文正的东床快婿。虽然娶了“印度尼西亚钱王”李文正的女儿,但有很长一段时间,李文正看来并不是很欣赏他。

翁俊民真正对李文正的个性开始有所了解,是一次让他终身难忘的谈话。

婚后的两周,岳父在银行总部办公室召见女婿,翁俊民一想,这么有身份的大人物将要以岳父身份接见,心情兴奋,但也难免夹杂着些许忐忑。

“俊民,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李文正的声音虽不十分洪亮,但坚定中带有权威。

想要比李文正更有成就

翁俊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嘴角带着微笑一字一字地回答:“想要比父亲您更有成就。”

李文正的眼睛微瞪大了,看得出他有些讶异,但仍然保持着平静,微笑地望着他说:“好……很好。”随后,他继续说:“俊民,虽然目前我的生意做得比较大,但有个原则,那就是女婿不能参与我的家族生意。”

翁俊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突然坦诚地说出心里话,不过还是礼貌地点了头。

“我不允许你在我的公司工作。”李文正清楚地表明自己的处事立场:“更希望看到你通过自己的奋斗给你和李红,创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李红有五个弟妹。在李文正的家庭中,男孩和女孩扮演的角色是不同的。

翁俊民认为,这并非李文正重男轻女,他非常疼爱自己的女儿,但在经商方面,李文正却只让男孩插手,也许在岳父的思想里,男人的战场是商场,而女人的战场是家庭吧?

对于翁俊民而言,身为李文正的女婿是一门非凡的学问。他指出:“当我的岳父在办公室宣布决定时,我并没有失望。无论如何,能够成为李文正先生的女婿,我已经踏上了一个全新平台。剩下我需要做的仅是向世界证明,成功并不是依靠岳父家产、财势,仅此而已……在这个过程中,我蜕变成为一个有耐心的人,同时也日益强大。”

不出一个月,翁俊民便下定决心要加倍努力奋斗,付出超乎常人的努力,因为他的目标不仅是让家人过上富足生活,还必须在李文正面前赢得自己应有的地位和尊重。

“如果有人以为李文正先生赞助了我一笔事业启动金,那真大错特错。实话说,一毛钱都没有给我,也没有给李红。”

翁俊民在书中说道:“当然,我的岳父李文正先生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扮演的重要角色,并不是因为他成了我资金上的靠山,而是在于言传身教。李文正先生的经历犹如取之不尽的学习资源,鞭策我不断地自我超越。”

“李文正先生女婿”标签无价

在《活祭》第四章《岳父李文正》里,翁俊民透露翁婿之间多年来的“微妙关系”。

其实在翁俊民眼中,岳父李文正超乎完美。他的眼光长远、头脑机智,似乎对于世界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尤其是有关商业的问题。

不过,翁俊民也公开承认:“伴随婚姻始终挥之不去的是,对李文正家庭的不适应,甚至时至今日,仍然无法理解其中的林林总总。”

“当李文正先生的女婿竟然如此艰难。我内心要面对许多矛盾和挣扎……李文正先生的生活方式高雅、有档次,而我却是一个来自乡下的毛头小子。两者之间的差距,成为了我和李家不可逾越的鸿沟……伤害和压力是家常便饭,但我完全没有将这一切视为坏事。我的岳父已经把舞台交给了我,如何展现出最好的演出就得看我自己的本事了。更何况,家人给我造成压力就像一根无形鞭子,时刻鞭策着我必须要有自尊和自信。”

许多人不禁要问,翁俊民究竟从李文正先生那儿获得了什么?

翁俊民回答道:“没有资金、没有固定资产,但他给予我的是无法估价财富,那就是平台或者标签——当‘李文正先生女婿’的标签。通过这些,我获得了人们尊重。我必须承认,当人们得知我是李文正先生的女婿时,他会对我另眼相看。我的世界因此而变得广阔,尤其是在银行业。”

面对两股强大压力

不过当李文正的女婿,以及在李家当中的几十年间,翁俊民感受到两股强大压力,他这么形容:

一、该如何证明自己会进步、会成功,不会成为为李家当中的失败者。

翁俊民指出:“虽然在言语上,李家没有明确说出我是一个穷困的女婿或者舅子,但我清楚感觉到我已经是被归入这一类的人,而这不是他们的错,也许是文化所造成的。感觉他们对我并不友好、热情,这导致我觉得自己很渺小。”

二、压力源自别人指责、怀疑他的成功是因为李文正家族有钱,这让他很懊恼也很困扰。对于这一点,翁俊民不得不明确地澄清:“这是完全错误的看法。的确,李文正先生对我的成功有影响,他的盛名自然地让我易于从事各项活动,并让我很快被商场所熟知。但是他不曾给过我半分钱。曾经有几次我向力宝集团借用资金,也和其他债务人一样要还清欠款。在李文正的字典里,没有‘给钱’这个词。我开创的一切都是一路披荆斩棘、流血流汗,辛苦地从零开始。”

翁俊民也坦诚指出:“直到今日,我还认为我人生的最大考验就是如何和李文正家人相处,那是一种无穷无尽的不适应,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我对这个家仍感陌生,而我在家里仍然感到自己是局外人,而家里唯一让我有归属感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的岳父李文正。他是我的导师、教练、监督员和我学习的榜样,但如果问起我和这个家的亲近程度,我的回答一定会让人大失所望。”

关系可分成“院里院外”

翁俊民把这关系比喻为“院里、院外”。他说:“直到现在我和李文正先生一家的关系都不错,但并不是很亲密。然而这没什么,因为确实不存在什么问题。我和李白还有他的兄弟(李青、李棕)就像是不同世界里人,他们在院里,我在院外,隔着围栏握手,很近却又隔着距离。”

随着时间推移,他愈加意识到家族之间存在着文化差异,不过他也强调:“无论李文正的家族多么‘冰冷’,李文正先生对于我仍是光明的指引,他是光明使者,是灯塔,也是我尊敬的恩师及杰出导师。尽管他的某些立场我并不认同,但我依然非常尊敬李文正先生。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他的集团独一无二,他的才能让人望尘莫及,这毋庸置疑。

拥有了成功的事业、积极的处事态度、自我完善的强大能力、擅于沟通、国内外的人际关系和国际名望,公司实力所向披靡,他无疑是人生赢家。”

欠下巨款压力大 岳父邀晨跑一个月

1978年,印尼盾大贬值,翁俊民千辛万苦建立的进出口贸易生意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有一天,李文正面带微笑问他:“你的钱都没了吧?”

翁俊民屏住呼吸,强装笑容答道:“我现在焦头烂额,父亲。 全没了!”

“全没了!”李文正仍笑着说:“我感到很高兴,俊民!这对你而言是好事,对你的成长很有帮助,你今天遭受的巨大损失能让你拥有更好的明天。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感谢现在这个糟糕的状况,它让你不再盲目自大,更加小心谨慎。”

当时,翁俊民对于岳父是否会给予财务上的支持并不寄以希望。

第二天,李红告诉他,她的父亲愿意借钱给他重整旗鼓,并且当天就可以把钱给他。

他说:这就是李文正先生,一个谜样的非凡人物。

1989年,翁俊民突然失去了铃木汽车经销生意而负债累累,欠了外国银行1500万美元。他厚着脸皮去见李文正,请求岳父出手帮助。

李文正没有正面回应他,反而把话题岔开到别的事情,就好像是在聊天。

过了几天,李文正突然天未亮就打电话给翁俊民。

“起来了吗?俊民,我们去晨跑,我过来接你。”

翁婿两人就一起绕着伊斯图拉(Istora)体育馆慢跑。翁俊民心里很纳闷,不知道岳父在想什么,女婿正面对巨大的精神压力,却约他一起绕着体育馆跑步。

翁俊民跟在他后面跑,感觉吃了几记耳光。

大约晨跑了一个月,有一次李文正在擦拭满脸的汗水时便对他说:“俊民,过一阵子我会卖掉在马特拉曼(Matraman)的一个核心业务,我会把钱汇给你,作为你的事业的资金。”

“债务重,先不要买奔驰”

翁俊民受宠若惊地表示:“这就是李文正先生的独特之处,让人无从猜测。为了帮我,他邀我陪跑了一个月。在那笔钱到我的手上之后,他再也不来唤我起床,不再接我去晨跑了。

不过,有一天他打电话提醒我,‘俊民,你的债务还很重,就先不要买奔驰’,他知道我热爱好车。”

《活祭》语录

翁俊民在新书中谈到自己、太太、父母,以及岳父的一些“名言”:

■关于自己

不要问我是谁,为事业,我是战场上倾其所有、永不言败的斗士;不要问我疲惫是什么,我的字典里没有疲惫;不要问我愿意付出多少,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这就是我。

■太太李红

李红是个近乎完美的女人。没错,她是上天给我最大的恩赐。

■岳父李文正

我的岳父,同时又是老师和朋友,一位非凡的人物。在生意场上,是他给了我舞台。他教我宝贵的知识和人生观,给我指引方向,没有李文正 ,在印尼商场上也就没有翁俊民。

■父亲翁文英

在生活中,父亲要我们一定要坚持三点。当贫穷的时候,不要为了改善生活丢掉原则;当我们富裕也有迷失的时候,不要为了改善生活丢掉原则;还有,不需要向富人低声下气。

不要害怕那些拥有很多财富的人。这不是你在他们面前点头哈腰的理由,就把这当作你前进的动力。要知道只拥有财富的人是贫乏的,有爱的人才是富有的。

■母亲谢珍玲

母亲曾说过,任何人要做到有尊严并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富有”,就必须坚持四个基本原则:坚定不移的信仰、温馨和睦家庭、良好社会生活,以及自给自足的能力。如果一个人只有大堆钱,家里却鸡犬不宁,家庭成员消沉地活着,那仍然是贫穷。

母亲为生计全力以赴,在她的字典里永远没有“放弃”或“失败”之类的词汇。她的成功理论是“天无绝人之路”,如果想要赚钱就必须参与经商活动,不论是哪种类型的生意。

■经商哲学

我母亲曾打过一个很恰当比方。她说:“俊民,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包括经商的就好比一个空杯子,如果往里头装入诡计、欺诈和恶念,那我们就是一杯浑水;反之如果往里头装入勤劳、诚实和善意,我们就是一杯清水。如果你想要拥有光明的前途,就要脚踏实地做生意。切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一直将母亲的教诲牢记在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