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完辉煌窗膜事业 开启人生美味新篇章

百世达(Pastamania)改头换面后,在兀兰长堤坊初试啼声获得热烈回响,如今在海外拥有超过50家店面。(受访者提供)
耗资7000万元打造的综合食品中心,装置多项高科技设备,延长保鲜期和营养,提高产品出口机会和发展空间。(档案照片)
关国忠(左)和生意上的好搭档黄献耕,一起把窗膜生意发扬光大,最后被美国和日本上市公司看上和收购。(档案照片)

财经人物

  联邦资本有限公司(Commonwealth Capital)是一家以餐饮相关公司为主要组合的本地投资公司,旗下目前共有17个餐饮零售品牌。包括意大利料理连锁餐馆百世达(PastaMania)、西式糕点店Swissbake、西式汤专卖店The Soup Spoon、冰淇淋品牌Udders、工匠面包Baker & Cook等西餐或洋人创立的品牌。

50岁的集团董事经理关国忠曾拥有出色的窗膜事业,六年前开启人生另一页美味新篇章。

关国忠自认不是一个对吃很有研究的人。在2010年前,他经营的是玻璃窗贴膜生意,从来不曾想过会建立起一个年营收过亿元的餐饮财团。

他用20年打造了辉煌的窗膜事业,赋予它一个漂亮的结束,2011年他在朋友的介绍下,进军陌生的餐饮业。

作为和国家共同成长的一代,关国忠和许多新加坡人一样,有过一段难忘的童年甘榜时光。他聊着制作风筝的往事时,仿佛见到当年穿着短裤拖鞋的小男孩。

“当时我们住布莱德路一带的甘榜,自己剪纸和做浆糊,竹子削到刚好的薄度,然后把玻璃砸碎黏在线上跟其他人斗风筝。”

父亲在甘榜经营脚踏车店,后来发展成电单车店。母亲教育程度较高,能够以英语沟通,因此争取到美国窗膜品牌“SUN-X”的代理权,一家人的生活才渐渐好转。

16岁时他跟随姐姐的脚步,到加拿大念商科。他说:“父母给了我们一人一笔钱,四年里要如何使用这笔钱,我们得各自做预算,及想办法兼职打工赚更多零用钱。”20岁他毕业回国当兵,父母却在当时移民到加拿大。

辞行销工作闯天下

服完兵役后,关国忠到当时的发展置地(DBS Land)从事行销,只待了短短九个月。潜意识里他认为自己不适合在企业结构下工作,应该出去闯一闯。24岁那年他加入父亲留下来的公司,但很清楚从事家族事业有利也有弊,所以希望能发展自己的事业。

那个年代所谓的企业精神并不受推崇,很多亲友都认为完成大学应该到跨国企业上班,幸好关国忠的妻子给予全力支持。

他说:“我在24岁那年就结婚了, 太太是公共服务委员会(PSC)奖学金得主,在教育部工作,有稳定的收入和前途,可以当后盾。我很幸运,有很好的人生伙伴(太太)和工作伙伴(黄献耕)。”

资金方面,他在服兵役时因为视力良好、表现突出,获选签约参与机师训练,同时是全职军官,因此有不错的薪水和津贴。加上他在加拿大时精打细算、省吃俭用,所以存了一笔钱。

1991年,他和年长11岁的友人黄献耕合作开设另一家窗膜公司GMX Associates Pte Ltd(2002年改名为经纬控股,Globamatrix Holdings),缴足资本是2万5000元。打从一开始,他就放眼海外市场,除了避免和家族生意起冲突,更重要的是他认为新加坡市场太小。

五年买下17个餐饮品牌

关国忠用20年的时间开拓窗膜业务,2010年以九位数脱售给美国和日本的挂牌公司,所以有了一笔资金。其实早在2002年,友人告之意大利料理百世达(PastaMania)在寻找买主,关国忠就这样无心插柳涉足餐饮业。

关国忠说:“当时我是蛮抗拒的。我的生意主要是‘B to B’(商家对商家),而且和餐饮业完全没有关系。不过当我知道创办人夫妇是要到泰国从事宗教活动时,我决定给予支持。”

当时,百世达只是在乌节路冷气食阁Scotts Picnic和老巴刹各有一个档口。

品牌越成功就越有价值

“我问公司里的20多个员工,谁有餐饮方面的经验,结果只有五个人当过侍应生之类的。我问他们愿不愿意在工作之余拨出时间,把这个食阁档口提升成为有概念的品牌?这么多年的从商经验告诉我,品牌非常重要,只有建立了品牌才能到你想去的国家,品牌越成功就越有价值。”

五名年轻人埋头苦干,2002年1月崭新面貌的百世达在兀兰长堤坊(Causeway Point)初试啼声。

“管理层给我们一个在底层电动扶梯下面、喷水池旁的位置。周围小店很多都经营不下去,那个死角之前是一家知名连锁咖啡馆经营的,连它都做不下去……但是想到租金便宜,所以决定试一试。”

没料到餐厅开业第一天竟然大排长龙,不到晚上8时所有面条全部卖完。原本以为只是公众一时好奇,没想到人潮持续,分店也越开越多。目前百世达已在东南亚、中国和中东拥有超过50家店面。

2010年之后,在不同友人的介绍下他开始收购其他餐饮品牌。原本只是餐饮零售店面,到后来加入纽约贝果面包(Bagel)生产商NYC、肉类供应商ZAC、本地澳大利亚肺鱼(Barramundi)养殖品牌Kühlbarra、印刷公司NPE,以及食品包装公司Metro等。

“我们不是一家纯粹的投资基金公司,所以不是用数字来说话,不求在一买一卖之间赚钱。我看重的是品牌发展空间,是否能开拓国际市场。如果不能收购全数股权,而是合资联营,我就会考虑彼此之间是否有‘化学作用’。”

关国忠指出,他所收购的品牌都围绕西式主题和餐饮行业,这样才能发挥协同作用。

积极冲刺不考虑上市

目前集团业务主要分成三大部分:供应链管理与物流(生鲜材料的仓储和运输)、生产(设立中央厨房)和服务(餐饮品牌和概念)。

为了更好地整合旗下品牌,他历时三年筹备、耗资7000万元,在裕廊工业区打造新加坡唯一集合物流、生产和服务的综合食品中心,今年初由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开幕。

中心内装置多项高科技设备,包括新加坡第一台具超高压灭菌技术(HPP)的先进设备。通过低温巴氏杀菌处理,食品保存期延长三至八倍,营养成分更完整保留。另一项科技MicroThermik通过精准温度烹调,让特定食品在常温下保存12个月,大大提高出口机会和产品发展空间。

强调品牌总部在新加坡

集团旗下品牌都获回教食品认证(Halal),目前最大的海外市场是中国和中东。海外营收贡献不大,但增长迅速,关国忠希望未来两年内争取到至少一半的营收来自海外。

把旗下产品带到海外时,关国忠都会骄傲地强调它们的总部设在新加坡,但保持各自的特色。他说:“新加坡本来就是一个大溶炉,由不同的移民组成,我们只是延续这种传统。”

集团营收在2015年已超过1亿元,不再属于中小企业,但关国忠现阶段并未打算挂牌上市。他说:“上市有好的一面如集资,但也有不好的一面,如披露几乎所有细节。我们处于积极发展阶段,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业务上。”

然而,关国忠透露,集团旗下的金融服务业务或考虑在未来五年内分折上市。养殖鱼类业务也有策略投资者加入,或会到海外上市。

常有人问关国忠,企业精神是与生俱来还是后来培养的?

他的答案是,两者皆有。

“成长的环境很重要。我们这一代从小就要学会利用有限的资源,想办法发挥创意制做玩具。从16岁开始就自己一个人生活,培养了我独立的性格和理财观。当然,或许我骨子里有着一些做生意的基因。”

从26年前的2万元到今天的逾亿元生意,关国忠并不乐意为自己贴上成功企业家的标签。

“我不希望大家只是看到我是商人的一面,每个人都在扮演其他角色,像我是人夫和人父。一个人是否成功,是看他是否能够很好地驾驭握在手中的东西,包括时间。给家人更多时间,给有需要的人更多关注,对我来说更重要。”

每天无论多忙,他和太太及四名子女都会尽量回家吃晚餐,每年也会至少全家出国旅游一次。

访问过程中关国忠不只一次以“开门”“关门”来作比喻。谈到挂牌上市及脱售旗下品牌时,他的回应是:“门并没有关上。”然后还温馨提醒道:“这和‘门是打开的’不同。”

经常,他的答案就像脸上一直挂着的弧形笑容,不张扬,但寓意深长。

九位数脱售窗膜生意

怀抱着凌云壮志的年轻人,成立窗膜公司后,没想到一开步就栽了一个大跟斗。

当时关国忠向一家美国公司争取到一个窗膜品牌的独家销售权,为他们开拓东南亚和澳大利亚市场。

入世未深送货收不到钱

由于入世未深,关国忠和对方签的合约并不全面,只有简单的一页纸。基本上只要达到销量目标,合约就继续生效。他努力在东南亚和澳洲跑透透,两年内销售点已全面建立,销量也直线上升。

“当时我们是先收钱再送货,但一名澳洲熟客说他在更换银行户头,要迟一些还钱,结果9万6000美元的货柜一去不回头。”

原来,他没有获得新西兰的销售权。美国公司看他们生意火红,于是联合那名澳大利亚客户,直接把货送给他们,但是从新西兰出单,以抢攻澳洲市场。该美国公司的一名职员不愿同流合污,离职后把这一切告之关国忠。

当时,年少的关国忠还飞到澳洲会见律师,以为可以索赔。他说:“律师说他的客户没有意愿要解决这件事,而且在打网球,所以没有来。这个心理打击是多么大!我们特地飞过去,他却在打网球!”

律师提出账目一笔勾消就不必支付律师费的条件,如果硬要打官司,赢了也只能得到对方公司的两元缴足股本。

“当时我们很天真,心想还有其他的澳洲销售点和东南亚市场可以打拼,所以决定当买一个教训,重新开始。没想到周五签下同意书后,下周一回到新加坡公司时,就收到美国公司终止合约的通知,真的很绝!”

威固列入千年来 首100个伟大发明

怀抱着企业家的打拼精神,1993年他飞到美国寻求法律途径讨回公道。经过三年“抗战”,该公司在开审前三天同意庭外合解。

后来,关国忠开始代理矽谷一家高科技企业研发的窗膜,把产品注册为自家品牌威固(V-Kool)。经过努力打拼,威固从新马、亚洲、中东、欧洲,回归到美国本土市场。

也令他引以为傲的是,美国著名科学杂志《大众科学》(Popular Science)在1999年底还把威固列入千年来首100个伟大发明之一。

低价买下当年骗他的公司

商场总是迂回难料。2008年金融风暴后,关国忠以低价收购当年令他栽了跟斗的美国公司Film Technology Inc,主要考虑到它的厂房和库存,加上在超过60个国家销售的窗膜品牌SunGard,是一笔划算的交易。

2010年美国和日本挂牌公司找上门,关国忠把整个窗膜业务以九位数脱售,为20年的打拼划下美丽句点。

我不希望大家只是看到我是商人的一面。一个人是否成功,是看他是否能够很好地驾驭握在手中的东西,包括时间。给家人更多时间,给有需要的人更多关注,对我来说更重要。

——关国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