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科学馆馆长到地产信托管理人 周端昌离不开科学

字体大小:

财经人物

从推广科学到管理资产,周端昌始终认为,他跨越截然不同领域、转换人生跑道的人生抉择,是最“科学”的行为。

他说:“从事科学研究最重要是探索精神,求知的渴望和探索新事物的激情源源不绝。

我在担任科学馆馆长期间累积了企业管理和运营经验,缺乏的是对资本市场的了解;我花时间充实资本市场知识,最终胜任地产信托管理的工作,整个过程正是科学精神的体现。

不管是科学馆还是零售信托,兜了一大圈,我最后还是回到科技科学的创新,离不开科学这东西。”

在零售行业面对电子商务挑战之际,由周端昌博士(59岁)负责管理的零售信托“星狮地产信托”(Frasers Centrepoint Trust)继续交出亮眼业绩表现。

信托4月发布的第二季业绩显示,它的每单位派息(DPU)为3.04分,与去年第三季相同,维持着该信托自2007财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事实上,自2006年上市以来,星狮地产信托派息和股价都增加一倍左右,管理资产规模也从上市初期的9亿3800万元,增加超过一倍至25亿9000万元。

谈到信托这些年的表现,周端昌自豪地说:“星狮地产信托或许不是本地股市表现最好的信托,却是增长最为稳定的信托股之一,投资后能睡得安稳。”

转换跑道体现科学精神

周端昌管理资产有方,显示了他的投资管理能力,有趣的是,他在加入“星狮”之前,并没有任何资产管理和投资的专业知识。他是机械工程科出身,当过大学工程系讲师,担任新加坡科学馆馆长长达14年,是至今任期最长的馆长。

从科学到商业,从推广科学到管理资产,周端昌跨越截然不同领域,转变无疑很大。然而,周端昌认为,他转换跑道是最“科学”的行为。

他说:“从事科学或科学研究,最重要是探索精神,有着求知的渴望和探索新事物的激情。我从事科学馆工作14年后,转到投资和资产管理这个全新领域,不正是科学精神的表现吗?”

科学馆展览细节历历在目

虽卸下科学馆馆长工作七年之久,周端昌对科学依然充满热忱。今年是科学馆成立40年,聊到科学馆的发展以及过去工作的感触,他顿时精神抖擞,开心地说:“啊,我等你问这个问题等了好久。”

对于在科学馆所策划的展览,他还记得很清楚,10多年前的展览细节仍历历在目,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事情。

周端昌说,他出任科学馆馆长时才38岁,当时大家对科学馆的认识并不深,新加坡的休闲娱乐场所也不多,诸如滨海湾金沙艺术科学博物馆等相关科学展馆都还未设立。这使到他的探索空间更大,有更多机会去策划一些突破性的科学展览,激发人们对科学的认知和兴趣,实现普及科学文化的愿景。

他说:“科学馆设立的宗旨是配合我国的政策发展,推广科技文化。可是在推广之前,我们更重要的是要吸引公众,尤其是要吸引儿童和青少年前往科学馆参观。所以,我上任后的任务,就是策划一些引起全城关注的科学展览,寓教育于娱乐中,让大家觉得,原来科学是这么神奇有趣、无所不在。”

难忘“人体奥妙展”下棋尸体

周端昌策划过的科学展览,有探索《星球大战》电影里激光刀、太空船和太空漫游等科学理念的“星球大战艺术展”、让人体验北极皑皑白雪的“雪城”、揭露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蒙娜丽莎画作和发明秘密的“达芬奇——旷世奇才展” ,甚至还展示一具具尸体、多个人体器官,以及动物标本的“人体奥妙展”。

“人体奥妙展”是周端昌策划的展览中较具争议性的一个,主题围绕生命的循环,展示生命开始、成长、老化、病态及结束。展品原本包括一对男女交配的尸体,但因这展品在德国亮相时造成极大轰动,新加坡因此没展出。

尽管如此,周端昌的做法当时仍受到不少人质疑,批评说“展览赤裸裸尸体有什么科学教育可言?这会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周端昌不同意这看法。他说:“通过展览这些尸体或人体器官标本,我们其实对人体结构有更深刻的认识。而且,在跟这些尸体标本接触的过程中,我们对生命也会有另一番体悟。”

周端昌印象最深刻的展品是一具摆出下棋姿态、正思索下一步棋步的尸体。当他与这具尸体对峙时,他赫然发现自己除了有生命,身体构造与这具尸体并没有两样——然而,什么是生命呢?能行动就是生命吗?生命的真谛又是什么?

人生意义不应只是赚大钱

对周端昌来说,科学的最大意义就是让人了解和接近真理,清楚自身在这浩瀚世界的存在意义。

周端昌曾在新加坡管理大学担任客座教授,教导科学、宗教学、天文学和生命科学等科目。他说,当时他会让学生观察不同生命体的基因组图谱,不时也在夜晚带学生到外头观察星象。

他说:“这些活动或许跟商业管理没直接关系,但我认为,透过这些活动,学生会发现自己是多么地渺小,并重新思索人类如何在这浩瀚的宇宙中绵延生息,了解自身在浩瀚的宇宙中的定位,对人生也有新的体验和看法。

“毕竟,人生意义不应只是如何赚大钱,它还应该涵盖更广和更深的层面。”

零售信托并非“火箭科学”

谈到自身对科学的兴趣,周端昌说自己从小喜欢天文学,看着黑暗夜空中闪烁的星星,慢慢就勾起对宇宙万物及其背后科学定律的好奇心。

周端昌来自平凡家庭,家中排行老幺,上有三个哥哥,父亲在学校经营小吃摊位,一家人住在女皇镇的三房式组屋。他小学就读于光道小学(New Town Primary),后来升上莱佛士书院,接着在澳洲莫纳斯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修读机械工程学士和硕士学位。

在国大修读期间,周端昌获得国大奖学金负笈英国,1988年考获剑桥大学博士学位后,在英国和德国工作过一段短时间。之后,他回国服务,担任国大工程系高级讲师直至接受科学馆馆长职务。

秉持探索精神换跑道

周端昌说,他当时愿意接受科学馆的工作,是因为他觉得科学馆扮演了重要的教育和社会角色,能激发公众思考基本科学问题,推广更具探索性的社会风气。

秉持这种探索精神,任职科学馆馆长14年后,周端昌约七年前卸下这工作,转而尝试截然不同的新领域———投资与资产管理。

周端昌坦言,当他接手星狮地产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工作时,一些朋友的确感到惊讶,也担心他能否胜任。但他认为,自己担任科学馆馆长,累积不少企业管理和运营经验,唯一比较缺乏的是对资本市场的了解。所以,在接手新工作后,他花了不少时间“恶补”资本市场知识,很快便上手投入这份新工作。

星狮地产信托的资产以购物商场为主,目前信托旗下有六个购物商场,包括兀兰长堤坊(CausewayPoint)、义顺纳福坊(Northpoint)和樟城坊(Changi City Point)等。

根据信托第二季业绩,它的净房地产收入(NPI)减少3.3%,毛营收减少2.9%,这主要是因为纳福坊正在进行资产提升工程,影响了信托收入。但许多分析师预计,星狮地产信托全年派息会增加,延续过去11年不断上扬趋势。

虽然本地零售业近期表现疲弱,周端昌对星狮地产信托前景充满信心,认为信托旗下的商场位于人口密集住宅区,毗邻地铁站等交通枢纽,可满足在地居民购物、娱乐和社交等多方面的强劲需求。

电商未必是实体店终结者

谈到电子商务(电商)对购物商场的影响,周端昌认为,电商未必是实体店的终结者;反之,电商未来趋势预计是整合实体店和在线购物体验,商场成为“点击提货”(Click & Collect),即在网站订货,并到店内取货的地方。

周端昌说,零售信托并非“火箭科学”(rocket science,即艰深难懂的意思),主要靠的是对当前市场消费趋势的了解。展望未来,他预计数据分析在商场经营中会起着更重要作用,以适应消费人群的变化,及时调整商场定位。另外,人力短缺也会推动更多零售业者走上自动化道路,利用智能科技和更多创新科技。

他笑说:“不管是科学馆还是零售信托,兜了一大圈,我最后还是回到科技科学的创新,离不开科学这东西。”

科学馆应该是启发思考的地方

新加坡正致力创新研发,政府在研发及教育方面持续加大投入力度,鼓励年轻一代有创新精神。

对此,周端昌认为,新加坡在培养科研创新人员的基本方向是对的,不过还有改进的空间,特别是改变国人对待科学的态度。

他指出,国人过于重视科学的应用效益,忽略科学最基本的好奇心本质。

他说:“很多人只把科学当做一个考试科目,一些人也觉得所学的科学知识,难以在现实生活派上用场。我们似乎都是在某种利益或奖励的驱动下,才求取科学知识,而不是因为基于对科学的兴趣。”

这种只为考试而读书、学习科学的态度,周端昌认为很难培养出年轻人的开放态度,从而引发出更多创意。

苦笑面对旧笑话

周端昌说过这么一个笑话:当苹果从树上掉下来时,物理学家牛顿问“为什么(Why)?”;而当榴梿从树上掉下来时,新加坡人则会问“在哪里(Where)?”。

这个笑话反映出国人对待科学的心态,以及新加坡在培养科学人才上的困境。牛顿对苹果的坠落感到好奇,因而发现地心吸引力;我们却只对榴梿掉在哪里感兴趣,想着捡榴梿。

跟周端昌重提这笑话,他苦笑说:“是啊,整个大环境构成我们对生活的务实态度,少了好奇心。但你也可以说,我们比较懂得欣赏榴梿的美味。”

科学馆是问“为什么”的地方

基于对培养孩童科学兴趣的重视,周端昌担任科学馆馆长时,从不让带学生前来参观科学馆的教师,给学生设功课或考题。

他说:“科学馆应该是启发学生思考、提问‘为什么’的地方。每个人得到的启发都不同,我们怎么可能对这些启发打分,评定它们是及格或不及格?所以,我总是跟带团的教师说,科学馆没有不及格者,因为这里不会有测验考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