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班古:研发电动垂直推进力 罗尔斯·罗伊斯要让飞机跑道“更短”

罗尔斯·罗伊斯总裁班古指出,公司未来业务的焦点之一是区域支线飞机对先进引擎的需求;本地航空生态系统已经成熟且完善,他认为此刻是向区域发展的时候。(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罗尔斯·罗伊斯总裁班古指出,以可持续为前提,若还能达到四个目标,即提高燃油效率、减少碳排放、降低噪音、用更短的跑道起飞,那么,即便是人口密集的都市,也可建造机场。不仅是拥有群岛的印度尼西亚,乃至整个亚细安都会成为这项科技的准市场。

航空业是新加坡极力发展的领域之一,而合作伙伴罗尔斯·罗伊斯(Rolls- Royce)更早在1950年代便已入驻我国,迄今逾60年。

罗尔斯·罗伊斯总裁(东南亚、太平洋及韩国)班古(Bicky Bhangu)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公司最初的业务只限飞机的保养、修理与翻新。直至1990年代,鉴于区域需求的激增和我国政府的愿景与政策,集团决定把我国设定为五大国际枢纽之一,并以此为区域中心,扩展区域的民航、国防和电力系统业务。2012年,集团位于实里达航空园的最现代化工厂开幕,展开引擎建造、组装、测试与研究的业务,还兼办培训课程和与科技活动等。

班古说:“新加坡业务主要是民航;但近来,电力系统也开始活跃起来。”

据罗尔斯·罗伊斯估算,区域在下来的20年内,预计飞机和引擎需求增加40%,料为航空业带来每年约4%的增长。故此,班古表示公司也正努力做好准备,在创新科技领域里寻求突破之际,不忘坚守可持续性原则。

电力化是未来非常关键发展趋势

班古表示,电力化(electrification)是未来非常关键的发展趋势。但与特斯拉(Tesla)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观点不同,公司认为目前的电力科技不足以应付远程,能源储存的效果也相当有限,故而不主张全面电力化。

班古指出,罗尔斯·罗伊斯的研究重点之一是混合动力(hybrid power)解决方案,因为这项科技的潜质非常高、可发挥的空间也很广。混合动力中的自燃气涡轮机(gas turbine)以发电为主,然后通过电力的管理及分配,为机身带来电动推进力(propulsion)。因为混合动力能供应稳定持久的电力,有望用来进行远程飞行。

相对马斯克的宇航目标,班古说:“公司希望能在电动垂直起降(electric vertical takeoff and land,简称eVTOL)的领域里,成为提供电力及推进力解决方案的公司。”宇航目标且不论,班古说单是直升机领域就有无数的可能性,但目前的电动电力不足以实践这些愿景。

班古指出,混合动力科技尚在初期阶段,无论是在运作或应用方面,都较电动电力更为复杂与困难。他表示,或许在大家对电力有了彻底的了解后,才会把焦点转向混合动力。但在此前,罗尔斯·罗伊斯想预先做好准备。

至于时间点,有鉴于汽车业经历多年才终于走到电动电力的阶段,航空领域的转型料需要更长的时间。班古指出,公司放眼的是区域支线飞机对先进引擎的需求,但他估计那还得再等上15年的时间。

罗尔斯·罗伊斯当下最新的引擎是Trent XWB,用于空中客车(Airbus)A350客机。班古说:“这是目前全球效率最佳的引擎。”但若要走到科技发展的下个阶段,即便是小型电力化混合式引擎,大概也得花上七年至八年的时间。

科技再发达,仍离不开“Trent”的名称,班古解释那是罗尔斯·罗伊斯的传统,以英国名川为引擎命名,颇有饮水思源之意。特伦特河(Trent)是英国第三大河,位于中部地区,而对集团而言,河水的流动象征着空气的流动。然而,引以为傲的Trent 1000引擎却自2017年起,给罗尔斯·罗伊斯带来了许多困扰。

今年4月,由于Trent 1000 TEN引擎叶片提早耗损,新加坡航空公司(SIA)便暂停使用旗下两架装有此引擎的波音(Boeing)787-10型客机。据悉,Trent 1000 TEN引擎已是Trent 1000引擎的改良版。

班古说:“引擎的状况给客户造成了很多干扰,我们正在努力解决问题。”他还指出:“问题不关乎可靠性,而是出在耐用度。”公司发现,引擎中某些部件需提前更换,比预期的时间早许多。如此一来,所有的维修时间表都得挪前,引发了连锁反应,非短期内所能解决。

公司目前正在设计新的高压涡轮叶片,取代该引擎现有的叶片。然而,即便所有的引擎都换上了新的部件,仍需紧密观察和收集数据以进行分析。为此,班古估计解决问题的时间点必须从2020年延至2021年。

罗尔斯·罗伊斯另一个研究重点是机车(locomotive)电力。集团旗下MTU品牌的混合动力PowerPack及其混合列车科技,是传统柴油加电力驱动系统的节能组合。这项科技可以让列车减少排放、提高燃油效率、降低进出车站时的噪音,从而改善车站附近居民的生活。混合列车科技将分别在2020年和2021年于英国和爱尔兰启用。

因为无需安装架空的输电网系统,便成为列车转向低排放更为经济的方式之一。班古表示,除了欧洲,亚洲也将成为这项科技的准市场。

争取业绩不忘环保

争取业绩的同时也不忘环保。为了实践可持续性目标,班古说:“我们希望实里达航空园的工厂设施,能在2030年取得零温室气体的绩效。”

此外,为了实践罗尔斯·罗伊斯对欧洲航空研究咨询委员会(ACARE)的承诺,即欧盟航空业的Flightpath 2050可持续性愿景,公司以2000年为基准,准备在2050年之前,减少碳排放达75%、减少氮氧化物(NOx)达90%,以及降低噪音达65%。

班古指出,集团每年投资14亿英镑(约24亿7000万新元)于科技的研发,其中的三分之二更是用来达到保护环境的目的。乍看之下,后者酷似一种庞大的开支,但若细想,那也不失为间接降低成本和拓展商机的投资。

以可持续为前提,若还能达到四个目标,即提高燃油效率、减少碳排放、降低噪音、用更短的跑道起飞,那么,即便是人口密集的都市,也可建造飞机场。不仅是拥有群岛的印度尼西亚,乃至整个亚细安都会成为这项科技的准市场。

本地航空生态系统已经成熟且完善,班古认为,此刻是向区域发展的时候,相助不同国家把他们的航空生态系统也给建立起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