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监管公司首席执行官陈文仁: 新交所料年底强制所有公司采吹哨政策

陈文仁:我读到一些有关新加坡如何处理这个疫情的评论。他们提到,在新加坡生病的人,没有迟疑地前来(接受检查),因为他们知道这里的医疗系统将照顾他们。我想,吹哨人也一样,如果他们知道能受到保护,他们将会前来。(梁麒麟摄)

字体大小:

总裁会客室

陈文仁说,他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在新加坡警察部队的执法经验的影响,并且一直在把那些经验应用在现在的工作上。他一直在落实市场社区的概念,与大家合作全面提高水平,包括与新加坡银行公会、新加坡估价师及鉴定师学会(IVAS)、新加坡测量师与估价师学会(SISV)以及股票经纪行等合作。

去年底,新加坡交易所监管公司(SGX Regco)内部设立了一个“吹哨办公室”(Whistleblowing Office),这已是世界目前独一无二的吹哨办公室。它还预期在今年底,将开始强制所有挂牌公司推行吹哨政策。

《联合早报》专访新交所监管公司首席执行官陈文仁时,正值今年来冠病19疫情“吹哨人”的故事在各地成为新闻焦点,而同期间(一个半月里)有许多“吹哨人”向监管公司的这个办公室举报。

陈文仁受访时说:“我想我们是世界上目前唯一提供专门资源来维持一个吹哨办公室的交易所。其他交易所,是有个通用热线电话,但这与提供专门资源不一样。”

为什么会想到要这么做呢?曾经担任商业事务局(CAD)局长并且曾先后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和我国总检察署任职的陈文仁说:“我们从吹哨人那里学习到,如果他们知道有一个已设立的架构,推行一个标准作业程序以保护他们,并且知道这些是专门用于这方面的资源,他们可以和同一个人谈(包括可以跟同一个人面对面谈),这些能增加他们的信心。”

“吹哨人”这个词,与警察有关。它起源自19世纪警察发现有罪案发生时会吹哨子,以引起同僚以及民众的注意。但现代“吹哨人”不是指警察,而且吹哨人往往容易被实施报复打击。

陈文仁说,他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在新加坡警察部队的执法经验的影响,并且一直在把那些经验应用在现在的工作上。

例如警察部队做得非常好的一个概念——社区巡逻,与所有利益相关者建立起很强的关系,大家一起努力,每个人都尽一分力。

因此,他一直在落实市场社区的概念,与大家合作全面提高水平,包括与新加坡银行公会、新加坡估价师及鉴定师学会(IVAS)、新加坡测量师与估价师学会(SISV)以及股票经纪行等合作。

对于把“吹哨办公室”与冠病19疫情“吹哨人”事件联想在一起,陈文仁说:“这并不是在一对一的比较。我读到一些有关新加坡如何处理这个疫情的评论。他们提到,在新加坡生病的人,没有迟疑地前来(接受检查),因为他们知道这里的医疗系统将照顾他们。我想,吹哨人也一样,如果他们知道能受到保护,他们将会前来。”

而最重要的保护,是在整个过程的控制方面,要绝对保密。接下来连挂牌公司也将强制要有“吹哨政策”,同样要严密控制过程和保密。

做事有独特新加坡风格

陈文仁说:“我们做的很多事情,有着独特的新加坡风格。正如我们推行以披露的制度为基础,不能完全照抄西方模式,因为西方市场有许多机构投资者,本地则散户投资者的比例相当高。此外,法律制度和文化也不同,比起新加坡,西方还有集体诉讼法、(给律师)胜诉分成、社会上打官司的风气也更盛。”

他说:“我向来觉得比起西方,我们这里(管制者)应该做得更多。这可以从我们发出交易询问、小心交易警惕、确保适当披露的询问、下令挂牌公司遵循指示等的方式看得出来。这与西方的做法非常不同。”

“同样的,我们在吹哨方面采取这个方法,也是和西方不同的另一个例子。甚至是在亚洲,我们做的事也很有新加坡的独特风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