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首席执行官林睿:解决更广泛全球问题 创新机构推动本地精深科技发展

刚在今年5月上任的新加坡创新机构首席执行官林睿认为,精深科技有潜力解决更广泛的全球问题。(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总裁会客室

林睿指出,精深科技起步企业往往面对较大的风险,促使私人投资者却步。因此,政府在这方面投入更多资金,可起着抛砖引玉的作用。

提起本地科技起步公司,人们或比较熟悉创建网购平台和手机软件之类的一般科技企业。不过,科技其实分不同层次,新加坡正在大力推动精深科技(deep tech)的发展,尤其是生物医疗、先进制造和农业食品这三大领域,以解决全球面对的更广泛问题。

刚在今年5月上任的新加坡创新机构(SGInnovate)首席执行官林睿(54岁)是肩负这个重大任务的关键推手。他在冠病疫情期间接管这家机构更是意义深远,因为这场危机或提供契机,让该机构大展拳脚。  

新加坡创新机构是我国政府于2016年成立的一家私人企业,专为精深科技领域的本地起步公司提供资金和推动发展。林睿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该机构初创时专注投资于资讯通信业,但这个领域目前已取得快速发展。接下来,他将把重点放在投资生物医疗、先进制造和农业食品的领域。

他说:“这场冠病疫情暴露了我们的弱点。食物和水源一样,都属于生存必需品。几年前,我们很好地解决水源的问题,如今也要着手应对食品方面的问题。因此,农业食品业将是其中一个重点投资的领域。”

以该机构投资的本地企业DiMuto为例,这家企业利用区块链(blockchain)、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来追踪食品供应,进而提高供应链的透明度,同时加强粮食保障。

此外,冠病疫情让医疗相关领域受到高度关注,也让人们更加留意精深科技的发展,因为这被视为有潜力解决这些全球问题。

例如,另一家获得该机构注资的本地医药科技公司路胜基因(Lucence Diagnostics),研发了能够更好对抗疫情的SAFER-Sample唾液采样器。比起鼻咽拭子采样,唾液采样检测属于非侵入式,但同样有高敏感度。此外,病毒样本运往实验室过程中也无需冷却。

精深科技起步公司
技术出自新颖研究点子

新加坡创新机构成立至今为超过80家精深科技领域的起步公司注资,总投资额超过5000万元。这些企业从其他管道又另筹得超过6亿8000万元。

冠病期间,它对创新起步公司的支持不减,近期投资的公司包括了采纳量子计算技术的Horizon Quantum Computing公司、用机械人进行微创手术的南科医疗科技(NDR Medical Technology),以及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更好预测中风风险的See-Mode Technologies公司。

至于精深科技起步公司和一般科技企业有何不同,林睿解释,前者的技术出自新颖的研究点子,并拥有较明确的知识产权定位。

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及财政部长王瑞杰上周宣布,政府将拨款高达1亿5000万元,分阶段强化起新—先锋(Startup SG Founder)计划。

林睿指出,精深科技起步企业往往面对较大的风险,促使私人投资者却步。因此,政府在这方面投入更多资金,可起着抛砖引玉的作用。

除了提供资金,新加坡创新机构也热衷于培养人才,以及营造更加蓬勃的精深科技起步公司文化。

林睿透露,该机构通过各项业界联系活动建立了庞大的人才社群网络,旗下人数多达4万多人。它计划开放这个人才网络的资料库,与政府机构、企业伙伴和起步公司合作在线上主办大型职业展,共同展示该领域的工作机会。这场职业展预计在下个月12日举行。

林睿对发掘创新起步公司充满热忱,但他不是商界出身,转行前其实是一名麻醉科医生。“我在2002年转行,那一年科学界首次取得人类基因的排列,全球当时掀起了生物科技的革命,希望可以制造更有效的药物。这让我感到心痒痒,因此决定离开医院。”

脱下医袍后,他加入了经济发展局投资公司(EDB Investments)旗下的子公司Bio*One Capital,专门投资具潜力的生物医疗领域。他过后辗转其他职务,包括在医疗器材企业担任首席执行官,以及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的医疗器械研究与商业化策略组担任执行董事。他加入新加坡创新机构之前是南洋理工大学旗下“NTUitiv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林睿可说是一步一脚印见证本地起步公司文化渐渐成型。经过这么多年的耕耘,他从本地起步公司增加的趋势,感觉到国人的创业精神有所提升。

他指出,人们以前或许可以从毕业至退休,在同一家公司打工,但如今的情况不一样了。公司的每股盈利一旦没有达到华尔街的预测,就可能面临被裁退的厄运。“我对于在籍学生的劝告是,你必须做好准备,保持灵活度。你必须增广见识,不断寻找新机遇,而要做到这点的最佳方法是成为一名企业家。因此,毕业后成为企业家绝对是合理的职业选择。”

我国起步公司文化有待进步

但林睿坦言,我国的起步公司文化仍有待进步。在他看来,创业是不断死而复生的过程,而国人相当缺乏这样的经验。 

以美国为例,当地人发起了一种“创业很酷”的文化,并拥有无限自我创新的能力。不过,或许国家地域大,即使失败也可以在国内另座城市重起炉灶,让人民更敢于创业。

林睿认为,每个国家的起步公司文化不一样,不可以照搬硬套。至于最适合新加坡的模式,他表示没有答案,因为我国目前还在试验中,探索自己的创业道路。

危机也是转机,冠病疫情为经济前景造成更多不确定性的同时,也可能刺激国人在逆境中勇敢尝试。林睿说:“如果国人做好决定,想往精深科技领域发展,我们一定会全力帮助他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