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执行总裁高博德:要向谷歌等看齐 星展正进行各类新兴科技实验

星展集团执行总裁高博德透露,集团内部正在进行各种与人工智能、5G、区块链及数码货币等新兴科技有关的实验。他认为,这些新兴科技将为金融业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星展集团提供)

字体大小:

星展集团执行总裁高博德相信,不论是人工智能、物联网、5G或区块链,都将为金融业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集团希望借由人工智能,预测客户的行为,并在适当的时候给予适合的信息和建议。

总裁会客室

星展集团(DBS)是一家银行,但集团执行总裁高博德(Piyush Gupta)谈最多的是科技。

举凡人工智能(AI)、物联网(IoT)、5G、区块链、数码货币等,都是高博德关注的。他说:“我们在过去五年学到的一件事是,你无法预测未来。你不能押注其中的一两项,然后说这就是即将发生的事。”

高博德透露,集团内部正在进行各种实验。“我们有5G和物联网的实验,还有另一组关于数码货币的实验。我们已进行了可持续和治理追踪方面的实验,也正使用人工智能进行大量试验。”

这些实验在未来一两年可能成功或失败。高博德说:“我们关注的重点不是策略选择,而是公司内部应建立什么核心能力,才能灵活变通和适应改变。”

高博德于2009年接任集团执行总裁,今年是他在星展的第11个年头。

若将过去10年分阶段来看,他将2009年至2013年的集团策略定义为“以亚洲为中心”。那段时间,欧美深陷于金融风暴的泥沼中,亚洲受影响较小,同时因为中国推出庞大刺激方案而受惠。搭上这列顺风车,星展的股本回报率(ROE)由8%上升到10%。

高博德说,集团当时也为下一个阶段奠定基础,即2014年至2018年启动的数码转型。

那是一次从里到外的改变。集团必须重新思考所有的技术架构,真正将自己融入客户思维中,而更重要的是创造科技“起步公司”那种敢于冒险的文化。

“我们要将自己想象成是提供金融服务的科技公司。”高博德直言,星展学习的对象从来不是其他银行。

“GANDALF”计划
学习顶尖科技公司思考模式

集团内部甚至有一个“GANDALF”计划,灵感来自小说和电影《魔戒》中的白袍巫师甘道夫(Gandalf)的名字。每一个字母分别代表谷歌(Google)、阿里巴巴(Alibaba)、Netflix、苹果公司(Apple)、LinkedIn和面簿(Facebook),中间的“D”则是星展。

希望与世界一流的科技公司齐名,这在五六年前看来似乎是妄想。“并不是说我们当时已经像他们一样出色,而是我们的思考方式必须像这些科技公司。很有趣的是,我们从不同的公司学习到不同的东西。”高博德指出,Netflix在不同时候都在从事着多达1万项的实验,星展从中学习到的是如何进行实验,并将之规模化。

若要以一项指标定义数码转型的成效,高博德说,星展是全球首家能够证明数码化可以改善财务表现的银行。集团的股本回报率在2019年攀升到了13%。

《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在2019年的一项研究,将星展列为之前10年全球首10家策略转型最成功的公司之一,榜上还有Netflix与阿里巴巴。

然而,这不意味着星展的数码化已经结束。高博德相信,不论是人工智能、物联网、5G或区块链,都将为金融业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

他说:“我认为,数据和AI会改变游戏规则。我们投入非常多在这方面,我们要学习到正确的人工智能与机械学习(machine learning)能力。我们也会确保在使用这些数据时合乎道德。”

高博德指出,星展希望借由人工智能,预测客户的行为,并在适当的时候给予适合的信息和建议。

集团未来10年
聚焦可持续发展议题

他同时认为,多年不受重视的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将因为用途愈来愈广泛而逐渐成熟,并改变金融活动。全球多个央行展开数码货币实验,也可能在未来几年改变支付和清算方式。

这一切不是为了数码化而数码化。在高博德更宏观的视野中,可持续发展(sustainability)是所有行业和政府不得不面对的议题。

“冠病疫情让我们更清楚意识到罕见事件是可能发生的……而且一旦发生,后果可以很严重。”除了性命,全球经济还为此付出数十万亿美元的代价,高博德相信,人们将愿意投入更多资源在环境、社会和治理(ESG)的议题上。

这也是星展未来10年将聚焦的重点。高博德说:“这不是转型,而是在已有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他举例,区块链可以协助追踪货物或商品从制造到运送是否环境友善,银行可借此决定是否提供融资,或借由融资的方式改变传统供应链。此外,银行的应用可以协助消费者计算商品的碳足迹,鼓励消费者选用环境友善的商品。

高博德认为,对全球经济来说,这将是一条历时数十年的转型之路。星展希望通过新的融资方式,协助各个行业转型,并从中掌握新商机。

冠病疫情或许是
从业近40年最大挑战

放眼未来10年发展之际,高博德并未轻忽近在眼前的挑战。

在金融业打滚将近40年,高博德说,冠病疫情或许是他经历过最严峻的挑战。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2008年金融海啸分别聚焦在亚洲和欧美市场,“这次是真正的全球危机,而且与流行病有关。没有人有答案,你不知道何时能战胜病毒,也不知道疫苗何时出现。”

他指出,与前两次截然不同的还有极度宽松货币政策为银行带来的零利率挑战,“更别说如今的竞争局面与过去很不一样,之前我们的竞争对手还是银行,现在多了谷歌、阿里巴巴、微信(WeChat)等。”

此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将在今年底颁发数码银行执照。高博德相信每一家银行都会准备好,迎接新竞争者加入。他指出,一些数码银行刚成立时或许将以高利率吸引客户,“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在零利率环境更不可能长久。这一点对我们银行反而有利。”

高博德认为,银行的竞争主要还是靠客户服务与客户体验取胜,“这方面我们做了不少努力,也会继续推进。”

他担心的是到了明年中,随着各项政府贷款援助计划相继结束,本地失业率和中小企业违约的情况将加剧。

只要我国抓紧数码化机遇
就能找到新增长引擎

高博德指出,政府延长债务暂停偿还的期限,虽避免了他形容的“悬崖效应”(cliff effect),创造了“滑行路径”(glide path),银行仍须多方面做好准备,“我们试着通过预测未来两年内可能遭受的损失并提前建立储备金来缓解这一情况。”    

不论如何,高博德从此次危机中还是看见了数码化的机遇。医疗保健、教育或财富管理都可以数码化,他相信若我国经济可以重新定位,抓住机遇,就能找到新的增长引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