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公司总裁兼董事经理蔡志雄: 英飞凌科技本地业务未来50年着重人工智能

蔡志雄:新加坡之所以获选率先作为英飞凌科技的环球AI中枢,首先是因为新加坡与全球的网络连接性,此外,我们相信新加坡有足够的AI方面的合作伙伴。(陈斌勤摄)
蔡志雄:新加坡之所以获选率先作为英飞凌科技的环球AI中枢,首先是因为新加坡与全球的网络连接性,此外,我们相信新加坡有足够的AI方面的合作伙伴。(陈斌勤摄)

字体大小:

英飞凌科技亚太公司总裁兼董事经理蔡志雄表示,集团相信数码是世界的未来,因此制定计划,以AI为新加坡业务未来50年的基础,而下来三年使新加坡成为英飞凌的环球AI中枢,这也符合我国的智慧国大计。

总裁会客室

从泛岛快速公路前往沈氏道时,公路左侧不远处一个外形独特、外墙布满垂直“叶片”的工业大厦,让人过目难忘。那是世界半导体大厂英飞凌科技(Infineon Technologies)设在新加坡的亚太总部大厦。

在这座大厦内访问英飞凌科技亚太公司总裁兼董事经理蔡志雄,记者趁机问他,那些“叶片”是为了节能吗?

蔡志雄笑答:“很多人问这个问题。这是要降低大厦内的温度,但我们没去测量能省多少电。”他说,生产部门是用电大户之一。过去10年,新加坡生产活动已转型,高度自动化,生产线看不到多少员工,但还未到“关灯”版(因为还有用到一点人力)。

亚太总部大厦是在2005年开幕,与英飞凌科技在本地的50年历史相比,相对年轻。2003年虽遭遇沙斯疫情,英飞凌科技依然决定动工兴建该大厦。

蔡志雄说:“1970年代,公司在新加坡只有一个很小的半导体工厂。新加坡渐渐负责更复杂的集成电路装配与测试,今天已是亚太区域总部、分销中心和研发中心。”

当初该公司是生产低成本的分立晶体管(discrete transistors)和二极管(diodes),以及无源元件(passive components),1990年代提升到测试软件开发、集成电路设计、在区域扩充销售办事处及成为亚太分销中心和负责某些企业功能。

之后10年里,新加坡基地协助扩充中国和印度尼西亚制造业务、涉足记忆产品和有线及移动通讯业务,以及从事系统与应用工程和扩充研发活动,并成为测试技能中枢。

除了是亚太总部,新加坡如今已是英飞凌科技开发智慧生产方案及测试车用微控制器的中枢。车用微控制器用于控制车子所需动力、避免撞车以及把车子连接网络。英飞凌在本地设计和测试的微控制器销往全球车厂,所生产的微控制器有80%在新加坡测试。  

英飞凌科技前年宣布,要在2030年达到“碳中和”(carbon neutral)的目标,因此除了节能也会采用更多可再生能源。蔡志雄说:“希望新加坡业务能更早达到这个目标。”

在本地打造集团首个
全球人工智能创新中枢

新加坡业务有另一重要计划。去年12月1日庆祝在本地营业50周年时,英飞凌科技宣布三年计划,要在新加坡打造它首个全球人工智能创新中枢(global AI innovation hub),包括投资2700万元及提升本地超过1000名员工的技能。这将使新加坡团队有能力在所有业务功能部署和开发人工智能方案。预计到2023年,新加坡业务将部署20至25项独特的人工智能项目,涵盖它在新加坡的所有价值链活动。

蔡志雄表示,英飞凌科技在新加坡有约2100名员工,除了约800名生产操作员,所有人都须提升对AI的认识,希望能够提出用AI来改善什么工作,而不只是有听说AI是什么。公司也将提升基础设施,包括投资于AI伺服机。

为什么是AI?他说,这是英飞凌科技整体数码转型大计的一部分。“我们相信数码是世界的未来。有鉴于此,我们制定计划,以AI为新加坡业务未来50年的基础,三年里使新加坡成为英飞凌的环球AI中枢。这也符合我国的智慧国大计。”

借助AI为员工创造
更好工作环境

英飞凌科技是世界一个半导体方案领导者,旨在使生活更轻松方便、安全和环保。他说:“我们要借助AI,为员工创造更好的工作环境,让他们能够专注于创新。”这是要用AI来改善工作方式,从而提高生产力以及获得回报。这与把产品加入AI功能来销售不一样。

他提到,新加坡之所以获选率先作为英飞凌科技的环球AI中枢,首先是因为新加坡与全球的网络连接性。“这是因为我们希望能够让外地如马六甲和班加罗尔的业务连接本地的AI伺服机,而且网速不会太慢,那边的人可以直接用新加坡的伺服机跑他们的程序。这样共享资源,昂贵的伺服机就可以获得充分利用。”

“第二点是这里的生态系统。我们相信新加坡在AI方面有足够的合作伙伴,包括起步公司、高等学府和研究机构、行业伙伴包括他们的终端用户。可以合作研究及部署各种AI项目的伙伴都在这里,而不是分散在世界各地。我们并非预见冠病疫情带来的旅行困难,2019年考虑新加坡时,冠病还没发生。”

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及财政部长王瑞杰受邀主持50周年庆典时的讲话曾透露,英飞凌新加坡的高层,有超过一半是新加坡人。受询此事时,蔡志雄说,英飞凌科技在新加坡的高管人员(副总裁以上),过去五年至10年大概都有一半是新加坡人,而且很多是基层升上去,在公司有10年到15年经验。“这显示公司总部对本地人的信任。”

鼓励毕业生多尝试寻找喜欢的工作

蔡志雄本身是南洋理工大学工程系毕业,求学时专攻半导体。毕业后曾担任彩色电视机研发部门的工程师,后来投入汽车与感应产品的设计,并在那期间取得多项专利。他之后转而从事销售科技产品的工作,2000年加入英飞凌之后,负责工业用微控制器的行销,包括亚太汽车电子领域的区域行销工作。2017年出任亚太总裁兼董事经理之前,他是汽车区域中心副总裁,负责英飞凌汽车领域部门的销售与行销、原件制造业务开发、概念工程以及应用工程。

至于为何不当工程师而转走销售(Sales)、行销(Marketing)与管理之路?他说:“并不是我特别外向,我也不是内向型,只是想做新尝试。我在彩电研发部工作了一阵子,觉得很闷,因为完全没有机会出国与外地的工程师打交道和交流。于是我转当应用工程师,有机会到外国出差和交流。后来我觉得可以尝试管理,就转做销售,带领几名下属。但是我后来觉得不适合做销售,又转去英飞凌科技加入行销行列,但依然有机会跟各地人士打交道。”

对于毕业生,他鼓励说:“一定要找到你喜欢的工作,要尽量去尝试,去认识这个工作是否适合你。要尝试过才会知道。就好像试菜那样,要先试一口,才能知道合不合口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