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有限叫价更高 今年店屋交易显著放缓

字体大小:

今年截至5月初,本地共有37项店屋交易,交易总额2亿8900万元。继去年交易额创下六年高点,今年的店屋交易显著放缓,但分析师认为,这并非因为市场买兴减弱,而是因为店屋供应原本就有限,加上今年卖方叫价更高,使得洽商过程较长所致。

莱坊整理自市区重建局房地产资讯系统(Realis)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共有168项店屋交易,总额达14亿5000万元。以上店屋交易是根据买家申请的禁止转让令而得出。

店屋卖方开价更高 买卖双方议价过程更长

莱坊高级咨询与研究部主管李乃佳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由于今年以来,店屋卖方开出的价格更高,使得买卖双方议价的过程更长,因此完成的交易也相应放缓。

利斯苏富比国际房地产(List Sotheby's International Realty)新加坡运营总监梁文豪指出,根据2010年至2019年4月中的禁止转让令数据,店屋的交易在2014年至2015年之间陷入低点。商业店屋的平均价格自2015年以来稳健上扬,到今年4月已达到每平方英尺5839元。

他认为,平均尺价的上扬,可能基于一些较高价的店屋交易所造成。例如,丹戎巴葛路有一排六座店屋,以8000万元的总额或相当于每平方英尺8260元售出。

根据报道,丹戎巴葛路的这六座店屋是由8M房地产公司(8M Real Estate)所买下,店屋的上层已获得当局批准转变为酒店用途。

第一太平戴维斯(Savills)早前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这些店屋的总面积为3万零800平方英尺,尺价相当于每平方英尺2600元。

另外,史坦利街(Stanley Street)29号的店屋,则由隔壁店屋的业主以近2210万元,或相当于每平方英尺1万3052元的高尺价买下。

根据市区重建局,我国有介于6500至7000座的获保留店屋。

梁文豪说,由于保留店屋供应有限,随着政府持续致力于制定保留守则,维护本地历史与文化遗产,这类资产也被赋予新生命,因此尽管面对面积经济衰退,店屋市场仍然富有韧性。

同商业店屋的交易活动相比,作为住宅用途的店屋则没有那么活跃。他解释,这是因为划为商业用途的店屋,不像住宅店屋受到额外买家印花税(ABSD)和总偿债率框架(TDSR)限制,使得购买商业店屋更容易取得贷款。

投资店屋更具吸引力

“随着办公楼市场自2017年以来好转,本地和海外投资者都认为商业店屋是更吸引力人和可行的资产投资。”

同商业店屋价格多年来稳定上扬不同,梁文豪表示,住宅店屋的价格经历调整,并于去年见底,平均价格从去年的每平方英尺2243元,上扬至今年首4个月的每平方英尺2677元。

分析师仍看好店屋市场今年接下来的表现。

李乃佳指出,市场仍然对保留店屋仍很有兴趣,尤其是获准改为酒店用途的店屋。此外,一些打算结合共居概念的企业,对店屋也有需求。

“话虽如此,(今年)店屋的叫价更高了,这可能促使店屋的交易放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