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无关哪个政党管辖都一样 分析:房价不受大选结果影响

字体大小:

大选2020●选后

我国大选上周五(7月10日)落幕,人民行动党蝉联执政,但得票率下降,盛港集选区也被工人党夺下。

大选后,一些房地产买家关心的或许是大选结果对楼市的影响,包括位于盛港集选区的房地产价格是否会出现显著变化,政府又是否会针对大选结果调整房地产政策。

对此,受访分析师表示,大选结果对楼市影响微乎其微,政府并不会以大选结果为考量而调整房地产政策,哪个政党管理哪个区,更不会直接影响到该区房价。

世邦魏理仕(CBRE)研究部主管沈振伦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尽管这次大选结果令一些人感到意外,不过从过去几次大选后的情况看,楼市都没有因此而出现反射反应(knee-jerk reaction),房价忽然猛涨或大跌。政府也没有因大选结果而放宽或收紧降温措施。

他强调说:“房价主要还是回到供应与需求关系,房地产增值潜能也是根据该地区的基础设施、未来发展规划等各方面因素所推动。只要我国整体局势稳定,大选结果通过不会左右房价。”

他也指出,过去有几次重要房地产措施的出台“碰上”大选年,纯属巧合,并非出于政治考量。

当局推出降温措施 并非因大选结果

根据《联合早报》整理的资料,从1997年至今的六届大选,当中两届即1997年和2001年,政府都曾放宽楼市政策。

相对,在这届大选前,政府在2018年7月推出新一轮降温措施,除了购买第一套房产的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外,所有买家须缴交的额外买方印花税(ABSD)一律上调五个百分点。

另外,在2011年5月大选工人党拿下阿裕尼集选区后,政府该年12月首次推出额外买方印花税,但论措施力度始终不如2013年降温措施推出的总偿债率(TDSR)框架。

仲量联行(JLL)新加坡研究与咨询部高级董事王德辉表示,2011年大选后的降温措施调整,主要是碰上楼市火热,私宅价格大涨,跟大选结果并无直接关联。

他说:“早在2011年大选前,政府已推出几轮措施措施,抑制房价猛涨。所以那年大选后推出的降温措施,只是延续之前措施,继续让房价趋向合理水平。”

他也指出,2015年大选年房价下滑,主要是总偿债率措施影响,导致房价在大选前连续七个季度下滑,大选后又继续下滑七个季度,直到2017后才回升。这一切都跟2015年大选人民行动党获得69.9%的得票率无关。

大选结果所引发的另一个楼市话题是:哪个政党管理哪个区的市镇会,对该区房价是否有影响,特别是盛港集选区现在由工人党管辖,会不会导致该区房价出现显著变动。

根据房地产网站99.co的研究报告所出的结论是不会。

该网站分析了2006年至2020年执政党和反对党所管理选区的房价走势显示,房价与市镇会由哪个政党管理无关,反对党管理的选区房价既可能落后于大市,也可能优于大市。

以工人党管辖近20年的后港单选区为例,它在2015年至今年大选的房价下跌7.9%,跌幅较全岛平均的下跌0.9%来得大,不过它在2011年至2015年的房价上扬5%,表现优于全岛平均的零增长。

又例如在2011年被人民行动党夺回的波东巴西单选区,无论是夺回前或夺回后,它的房价始终高于全岛平均水平,但房价增幅在2011年后明显放缓。

99.co的创办人兼总裁张翼说:“一个地区是由反对党还是执政党管辖,对它的房价都没有明显影响。重要的是有关地区的房地产屋龄,因为房子越老,房价表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可能性就越大。此外,这地区是否有重要的发展设施,也是带动房价的一大要素。”

他接着指出,工人党成功捍卫的阿裕尼集选区,过去五年房价上扬4.7%,表现优于大市,部分原因是滨海市区线(Downtown Line)于2017年在该区运行,提高该区的房地产价值。

王德辉也认为,房地产价格是与它的地点,以及楼市基本面挂钩,不受它所处的地区是哪个政党管理所左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