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转型助力 坚毅前行系列】疫情来作乱 陆林娘惹小吃店跨足送餐平台稳阵脚

字体大小:

对本地中小企业来说,未见消退的冠病疫情就像一场看不见终点的马拉松,考验商家们的毅力与韧性,只要能挺住,谁就是赢家。

《转型助力 坚毅前行》系列访问了五个商家,它们深耕不同行业,既有从事传统点心和娘惹糕点制作,也有制造卫浴用品和提供急救训练服务等。在疫情暴发之前,这些业者早已意识到转型的重要性,开始转向自动化生产,并采用数码行销等。为了对抗疫情,商家们的转型决心也比以往更加坚定。

ESGgtc_#3_20200924_lek lim nyonya cakes.jpg
辛楚义(中)大约于10年前答应父亲辛英福和母亲谢洁云,接手经营陆林娘惹粿。(林国明摄)

无法预期的冠病疫情来袭,犹如给每个人按下暂停键,不论个人、大企业或小商家都得重新思索如何调整步伐才能走出疫情的阴影。

创立于1972年,已有将近半个世纪历史的陆林娘惹粿(Lek Lim Nonya Cake)即是一个例子。

大约于10年前接过由外公白手起家的生意,辛楚义(41岁)说:“我们去年预测,今年的营业额有望达到100万元以上。料想不到是,这场疫情打乱了所有计划。”

每年的农历新年是生意最忙碌的时候,尤其是天公诞。今年的情况让辛楚义仿佛感受到了一场风雨欲来的不平静,“订单减少还不是最糟糕的,开始有人取消订单,令我们隐隐觉得大事不妙。”

我国政府宣布实施病毒阻断措施,辛楚义和团队商量,如何在疫情最严峻时仍能维持营运。考量到企业和商家将安排大部分员工在家上班,人们也会减少外出,避免曝露于疫情风险之下,团队决定通过新加坡企业发展局ESG)的餐饮外卖增强配套(Food Delivery Booster Package),在送餐平台foodpanda以及GrabFood上开拓送餐业务。

ESGgtc_#3_20200924_lek lim nyonya cakes.jpg
陆林娘惹粿通过新加坡企业发展局ESG)的餐饮外卖增强配套(Food Delivery Booster Package),在送餐平台foodpanda以及GrabFood上开拓送餐业务。(林国明摄)

这对辛楚义而言,同样是预料之外的发展契机。陆林娘惹粿一向是采用企业对企业(B2B)的营运模式,据辛楚义透露,餐会供应商占营运收入大约30%。在疫情期间,尤其是阻断措施时,这部分的收入几乎是零。

辛楚义说,陆林娘惹粿还一直维持着经营了数十年的店面,那是父母生活的重心,也联系着许多老街坊的情谊。了解到现代人的生活习惯,陆林娘惹粿虽然接受网络订单,但整体来说占公司营收的比率不高,而且预定的大部分是企业或学校。

拓展业务一个月 获得逾万元营收

拓展送餐业务,等于陆林娘惹粿一改以往大部分专注经营企业对企业的业务,真正跨足企业对消费者(B2C)业务。

ESGgtc_#3_20200924_lek lim nyonya cakes.jpg
陆林娘惹粿第三代老板辛楚义坦言,转战送餐平台生意模式,公司上下确实需要一些时间去适应。(林国明摄)

以订单规模来说,过去一份最小的订单最少有30份小吃,如今是三或五片。

辛楚义认为,最大的挑战是准备时间,“过去我们要求客户至少在两天前下单,现在送餐平台只给我们15分钟。”期间还得应付消费者临时取消订单,或者小吃供应不足,团队必须立刻联系消费者解释以及另作安排。

不论是小吃的包装或者处理订单的流程都有异于以往,辛楚义坦言不容易,员工也不得不跟着一起重新学习。

身为老员工,许婉蓉(65岁)在陆林娘惹粿已经工作了30年,除了制作糕点,也负责包装。许婉蓉受访时说,从送餐平台传过来的订单全是英文,她根本看不懂。

ESggtc_#3_20200924_lek lim nyonya cakes.jpg
在陆林娘惹粿服务了30年的许婉蓉(65岁),慢慢学习英文接订单,活到老学到老。(林国明摄)

为了协助许婉蓉适应,辛楚义将不同糕点的中英文名称打印出来,贴在墙上。许婉蓉说:“我一一比对订单和墙上的英文字母,慢慢学习。如果时间紧迫,同事们会加入帮忙。”

随着时间过去,许婉蓉表示她已逐渐适应送餐平台的运作,“我现在比较不会感到害怕。”

拓展送餐业务约莫一个月的时间,陆林娘惹粿从两个送餐平台取得大约1万3000元的营收,这是辛楚义始料不及的,“一开始我并没有抱着太大期待,毕竟这不是我们熟悉的商业模式。”

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母亲节当天。辛楚义估计,一个上午短短五个小时涌入100份订单。“我们没有预料到订单会暴增,反而像往常一样准备在星期天只营业半天。”他和团队惊讶之余,连忙加班应付。

截至目前,送餐平台占陆林娘惹粿每个月营收接近20%。

ESG_#3_20200924_lek lim nyonya cakes.jpg
红龟粿是陆林娘惹粿的招牌糕点之一。(林国明摄)

随着我国逐渐放宽阻断措施,来自送餐平台的订单虽有下滑,但更多消费者通过送餐平台认识了陆林娘惹粿,让辛楚义决定继续耕耘这部分业务。

他认为,陆林娘惹粿可以在送餐平台上提供更多不同选项。从目前只能单点一种糕点,扩大成结合不同糕点的套餐组合,“我最近还看到煮咖啡的机器人,如果可行,我们也可以设计搭配饮料的套餐,提供更多选择。”

尽管都是初步想法,辛楚义却很清楚他和团队接下来须要加深数码营销能力,持续抓住消费者的注意力,并提升消费者对陆林娘惹粿的认识。

辛楚义认为,策略若要有效,他必须清楚过去几个月愿意买单的消费者类型。企发局的零售电子商务增强配套提供数码营销和人力资源方面的支援,协助商家制定更有效的数码策略。

在取得这些数据之前,辛楚义说,他和团队将事先讨论进一步发展数码营销所需的资讯,“有了正确的问题,我们才能找出所要的答案。”

“上帝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会为我们打开一扇窗。”这是一句老生常谈的话,用在陆林娘惹粿却不为过。冠病疫情打乱了原本的计划,同时为陆林娘惹粿开启了另一个发展契机。

ESGgtc_#3_20200924_lek lim nyonya cakes.jpg
现年22岁的曹丽明是新加坡理工学院食品科学系四年级的学生。(林国明摄)

增员工搞研发 改良食品口感

当不少受到冠病疫情冲击的企业纷纷传出裁员消息,公司不仅未裁退任何员工,还决定成立研发部门,增加招聘。

辛楚义透露,因为疫情影响,大部分扩大生产的计划都必须搁置,他因而决定将资源用在成立研发部门,近期还招聘了两名食品科学研究人员。

他有此想法是源自今年上半年到陆林娘惹粿实习的曹丽明。陆林娘惹粿是通过企发局的国际化人才培育计划(Global Ready Talent Programme,简称GRT)招聘实习生。

现年22岁的曹丽明是新加坡理工大学食品科学系四年级的学生。她到陆林娘惹粿实习期间,参与了椰丝糯米糍、粽子以及冷冻笋粿的研发项目。

曹丽明说,她参与最多的是自动化生产椰丝糯米糍的研发,“我主要负责研究改良馅料的口感,将一般偏固态的口感改为比较软和接近流沙的口感。”

经过两三个月的努力,她和陆林娘惹粿的团队已经成功研发出辛楚义想要的成果。目前团队还在持续改良的是外皮,减少制作期间的破损率。

ESG_20200924_lek lim nyonya cakes.jpg
实习生曹丽明(左)的认真与投入,不仅让辛楚义决(右)定在她明年4月份毕业以前聘用她,他也有意让曹丽明带领公司成立不久的研发部门。(林国明摄)

曹丽明认为,在陆林娘惹粿实习,与她过去曾在跨国公司实习最大的不同是,她有机会了解很多研发之外的生产流程。譬如她参与了公司申请清真认证(Halal)的过程,与食品供应商接洽,获取申请认证所需的资料,“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有机会学习到如何与人沟通的能力。”

曹丽明的认真与投入,不仅让辛楚义决定在她明年4月份毕业以前聘用她,辛楚义也有意让曹丽明带领公司成立不久的研发部门,继续她在实习期间已经协助陆林娘惹粿展开的研发项目。

辛楚义从曹丽明身上看到的是,借由专业知识改变传统行业的潜力,希望将陆林娘惹粿带往下一个发展阶段。

ESGgtc_#3_20200924_lek lim nyonya cakes.jpg
自2011年以来,陆林娘惹粿一共投入大约90万元,提升生产的自动化流程,大大提高了生产力。(林国明摄)

以机器代劳部分生产 提高产量注重创新

在阻断措施期间,陆林娘惹粿的生意量大幅下跌,辛楚义于是将资源投放到产品创新。

这不是陆林娘惹粿首次投入研发。辛楚义自10年前接掌以来,不论在生产流程或产品创新方面都花了不少心力。

他回想当年答应父母接手经营陆林娘惹粿,“店里最先进的一台机器是传真机,连一台电脑都没有,客人下单都是靠电话和手写记录。所有小吃制作也是手工进行。”

接手之后,辛楚义做的第一件事是买入电脑,将日常营运电脑化。其次,买入机器代劳,他说:“一些重复性的手工制作,若可以使用机器,员工的负担较轻。”

为了大力发展业务,他大约于三年前在勿洛北5街的Gourmet East Kitchen租下一个逾160平方公尺的空间,建立中央厨房。

根据辛楚义估算,自2011年以来,陆林娘惹粿一共投入大约90万元,提升生产的自动化流程。若以一天工作八个小时计算,过去每三名员工每日可以制作2000个笋粿,如今是之前的五倍,即1万个。

为此,辛楚义在中央厨房建立一个更大的库存空间。他说,所幸有此空间,送餐平台的订单若预料之外增加,团队还有能力应付。

ESG_#3_20200924_lek lim nyonya cakes.jpg
椰丝糯米糍、九层糕和红龟粿等,是陆林娘惹粿卖得最好的糕点。(林国明摄)

这么多年来累积的自动化经验,趁着生产量在疫情期间减少,辛楚义将资源挪用到产品的创新研发上。

他透露,椰丝糯米糍(Ondeh Ondeh)向来是与供应商取货,而且大部分仍是手工制作。今年5月,辛楚义与团队决定自行开发,并于大约两个月后成功达到自动化生产。目前每个月可以生产2万5000个椰丝糯米糍。

此外,今年的端午节来临前,陆林娘惹粿接获餐会供应商询问,能否为客工宿舍的餐点提供清真认证(Halal)的粽子。辛楚义说,挑战在于阻断措施期间人手短缺,如何解决裹粽子的程序是最头痛的。

舍粽叶用塑料盒子裹粽子

团队决定舍弃粽叶,使用一般包装蛋糕的塑料盒子。部分的生产过程也以机器代劳,在四个小时内完成制作1700颗粽子。辛楚义估计,从决定接单到顺利交货,团队只花了三个星期的时间。

看似非常顺利的过程,实际上是建立在陆林娘惹粿过去三年多以来改良产品的经验。除了今年开始研发的椰丝糯米糍和粽子,团队自2017年起,不断改良笋粿的生产和品质。

ESGgtc_#3_20200924_lek lim nyonya cakes.jpg
陆林娘惹粿耗费3年时间研发的速冻笋粿,食品保质期(shelf life)延长为一年,是他们打算进军海外市场的主打产品。(林国明摄)

辛楚义说,这三年多以来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将冷冻笋粿的食品保质期(shelf life)延长为一年;第二个阶段是开发不同口味的冷冻笋粿,例如加入源自西班牙且有超级食物之称的老虎坚果(Chufa);第三个阶段,即目前的重点是解决食品品质一致性的挑战。

这方面的努力都是朝着人们更重视饮食健康的方向发展。陆林娘惹粿与新加坡理工学院食品创新与资源中心(Food Innovation and Resource Centre,简称FIRC)合作以及新加坡保健促进局(HPB)也已合作,研发更多兼顾人们口腹之欲和健康的小吃。  

( 四之三)

更多相关报道:

  1. 【转型助力 坚毅前行系列】SaniQUO浴缸走进HDB 泡澡泡出新商机
  2. 【转型助力 坚毅前行系列】疫情来袭 点心品牌新美兴转战网购平台与超市零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