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半数失智症患者家属承受巨大看护压力

陈笃生医院高级顾问医生兼任助理教授(客座)林伟雄向媒体解释,研究调查发现,失智症患者的看护者对自身表现时常感到忧虑,认为自己照顾不周。旁为陈笃生医院老年医学顾问医生诺扎芝娜。(海峡时报)
陈笃生医院高级顾问医生兼任助理教授(客座)林伟雄向媒体解释,研究调查发现,失智症患者的看护者对自身表现时常感到忧虑,认为自己照顾不周。旁为陈笃生医院老年医学顾问医生诺扎芝娜。(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张佳莹 报道

jiayingc@sph.com.sg

选择亲自照顾失智症患者对于配偶或成年子女而言,随之而来的生活压力及负担相当显著。

陈笃生医院昨日向媒体发布一项初步研究调查结果,发现40%至60%的家属在照顾病患时承受不少压力。

据国立健保集团(National Healthcare Group,简称NHG)旗下的老年医学与乐龄研教学院(Institute of Geriatrics and Active Ageing)于2013年的研究发现,非正式看护,即由家属照顾患者所需费用高昂。每名患有轻微失智症者一年平均费用可达1万5750元,患有中等失智症者一年平均费用更可增至双倍,达3万3408元。

除了高昂费用外,失智症患者的家属在照顾病患时须面对各种压力。陈笃生医院记忆诊所于2012年至去年为165名轻微至中等失智症患者与其家属看护者做的研究结果显示,40%至60%的看护者表示经受不少压力。调查也显示,除了心理影响,以及控制局面所带来的压力,看护者经常为自己是否能照顾好病患感到忧虑,而对自身能力存有质疑的人在亚洲看护者身上尤为显著。

陈笃生医院高级顾问医生兼任助理教授(客座)林伟雄说,担心自己无法胜任看护者角色因受孝道思想影响而在华族较为普遍。他说:“看护者在亲属患病初期对自身表现较感到忧虑,他们因需面对前所未有的问题与挑战而得承受不少压力,但到了后期,各种因素都能成为压力来源。”他强调,担心自己未能照顾好亲属的忧虑因素之前被忽略,但它其实与亚洲观念及思想息息相关。

林伟雄也表示,医院接下来将继续深入了解能如何协助看护者、看护者的责任,以及帮助看护者更好地掌握照顾病患的技能。

45岁的艾玛尔(TS. Amar Bir Singh,自由家教)在2011年发现现年83岁的母亲患上失智症,原是教育经理的他因母亲病情日益严重而在去年初决定放弃17年的工作,在家里全心照顾母亲。目前母亲患有第五期失智症,因已无法言语,艾玛尔和家人须通过她的手势及面部表情了解她的需要及状况。

他表示,母亲因“夜间效应”(Sundown Effect)每天下午4时至5时病情发作时,常让他们感觉身心疲惫,但自前年有了帮佣后,情况得以好转。他说,每日需等到母亲累了才能休息,不仅睡眠品质受影响,注意力也随之降低。因此,他只专心照料母亲需要,而妻子则负责照顾三个孩子。“我无法像普通的父亲一样,工作一整天回家后一边吃晚饭,一边与孩子聊天,我必须陪母亲直到她累得睡着了。”

即便如此,艾玛尔说,他们决定不把母亲送到疗养院,父亲在世时也嘱咐他把母亲照顾妥当。他坦言,每天都面对全新挑战,自己因无法事前准备而时常觉得自己并没把母亲照顾好,“但与医生和护士的交谈让我得以纾解一些压力,他们也到家里协助照料母亲。我们也能随时给医院打电话询问,这些对我们都很重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