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与库克的20分钟

新科技中学的俞家琛(15岁,右)向库克演示他所开发的“Portable CL”免费华文认字闪卡应用。(杨全龙摄)

字体大小:

那晚接到苹果公关的电话时,我在澳大利亚度假。他告诉我说,接下来一星期美国库比蒂诺(Cupertino)总部有位重量级人物将到访新加坡,希望我预留时间做专访。和苹果合作多年,听对方这回异常郑重谨慎的语气,直觉直指苹果执行长库克(Tim Cook)。

几天后回到报馆,接获确认通知,果然。兴奋的同时抱些许忐忑,毕竟当了这些年的科技线记者,终于遇到如此“Tech大咖”,还是20分钟的一对一。

苹果业内成就众人皆知,无需赘述,去年它成为全球首家市值达到一兆美元的上市公司。好奇上网看看,库克2018年年薪据报道是1570万美元(2125万新元),这还不包括他超过1亿2000万美元的股权(库克在2015年的一次访问中说,过世前将捐出绝大部分财产作慈善)。

库克的20分钟值多少,我没去算,因为这个机会对我而言,怎么看反正都是无价的。

这是库克八年前上任苹果执行长后,第一次以这个身份到访新加坡。我的访问,安排在他在新科技中学和Swift Accelerator编码师生,以及在Pixel的电玩应用开发者们的交流之后。

库克当天结束日本行程后一早飞来新加坡,略显疲态,但和这些苹果用户社群交流时,依然兴致勃勃,用心聆听。他听了中三学生俞家琛对自己开发的华文闪卡应用Portable CL的演示,还打趣说:“你显然已做好准备,可以上台做苹果主题演讲了!”

在与Pixel和电玩应用开发者交谈时,库克对他们为何加入这行业特别感兴趣,他问的几个问题,都直击在座者的人生初心。

到了我们的20分钟,开场是库克紧而有力的握手。我们谈了中美贸易战,苹果如何应对中国科技企业的崛起,在新加坡的市场策略等大课题。他接问题时眼神内敛,谈吐词句方寸有度。我曾在好几个苹果产品发布会在台下见证他沉稳的主题演讲,这短短并坐交谈的时间再次感受他一贯稳重笃定的作风,而这种“做好自己,兵来将挡”的态度也体现在近年苹果应对竞争的策略。

作为两个女儿的父亲,我难免问这位科技业大腕:家长如何协助孩子为未来做好准备?库克说,除了学习编码这个“全球统一语言”,创作力也是必学的硬技能,这两项都应该融入教育体系。

库克在日本、新加坡和之后的泰国曼谷之行,都同当地中小学生及年轻的应用开发者见面。他说:“你应该注意到不管我去哪个国家,和当地年轻人会面总是至关重要的行程,我要知道他们在学些什么。苹果能贡献的一大方向是教育,我在这里了解了六七岁(学编码)的小朋友,以及编创杰出应用的20多岁创业者的学习经历,我将竭尽所能,让更多人持续走下去。”

他谈到苹果用人方针时说,内外协作是他最看重的职场能力之一,因为当今世界,踽踽独行成不了事,“要做大事,需要团队。”

苹果和亚马逊、谷歌和面簿并列为全球四大科技巨擘,作为日理万机的掌舵人,库克告诉我,他的“明灯”是一句源自波斯的谚语:这也将会过去(This too, shall pass)。言下之意,尽力,但无论荣耀挫折,喜乐悲伤,无需太在意当下,放眼的是未来。

“遇到挑战,我倾全力以赴,若是我无法左右的事情,就别太在意,因为这也将成为过去,接下来还是有其他我要面对的事。”

然后,我和库克的20分钟,也pass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