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渊沧:渎

字体大小:

紧接着南洋理工大学食阁不准用华文的风波之后,又出现推广“讲华语运动”开幕礼上,讲台上大大的字“读”字变成“渎”的风波,很快的,开幕礼这张相片在讲华语的新加坡人的网上社交圈子里疯传,声讨之声不绝,实际上,正统华校生也的确可能写错字,问题只是处事的态度,在“推广讲华语运动”出了错。更具有讽刺性,特别是“渎”字是具有贬意的字。

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新加坡开始统一全国学校的语文教育,不再分华校、英校。全体学校用英语为第一语文,华语或其他种族的母语为第二语言,当时,我曾经撰文支持,这是现实问题,因为新加坡的华族家长,包括华校生多选择把子女送入英校,当年英校的华文华语不受重视,学生的华文华语水平的确很低,华校招生困难一家一家关门。

我有一位朋友,从小学到大学都念华校,他告诉我他念过的小学、中学、大学都消失了。如果有一天,新加坡华校全部消失,华文华语就是剩下我们这一代老人懂得用了。统一全国语文教育的学校,华文、华语水平自然不够,但至少保存下来,其中少数聪明的人也能同时精通英文、英语,华文、华语。是的,当时统一全国语文教育时,许多华校生都感到很愤怒,但是,愤怒之余,没有多少华校生愿意把自己的子女送入华校。

许多年过去,世界变了。中国崛起改变了世界,老华校生感到吐气扬眉,其中一部分目前正在中国大展拳脚,事业有成,而年轻一代也多数能认识简单的华文,能讲不错的华语,在电脑普及的今日,学校教育华文是利用汉语拼音输入再认字,比较少教导写字,只学认字而不写字的结果,自然容易认错字,特别是工作粗心大意时。

很多年前,英文水平不够的华校生在工作中面对巨大的压力,今日,完全不懂华语华文的家长,在家中以英语为母语的家长也面对新的压力,他们的子女在学校面对学习华文华语的压力。中国的崛起,中资财团湧入新加坡,华文华语开始成为部分企业的工作语文与语言,对在家中只能讲英语的家长来说,压力更大,其中有相当数量已经选择离开,移民到一个完全讲英语,用英文的国家。

时移势转,今日的新加坡,的确存在不少不懂华文华语的华人,他们是生活在压力中的,一个人如果不懂华文,他很可能就会下令在他管得到的范围内禁止华文出现,免得出错。

(作者为退休大学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