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渊沧:宗教联谊

(档案照)
(档案照)

字体大小:

近日,新加坡韮菜芭城隍庙百年大典上出现多种宗教领袖齐聚一堂参加庆典的盛况。

这的确是新加坡的特色,正如中元歌台,台下什么人都有,传统上新加坡好些华人是佛道不分,拜了观音拜城隍。可是这一次,我们见到的不单是华族,还有其他种族,其他宗教的领袖参与。原来,当晚的庆典不单是庆祝韮菜城隍庙100周年,也同时举办种族和谐,宗教互信联欢晚宴。

世界上许多宗教的排他性很强,极端的教徒不能容许其他宗教存在。今日中东的战事,多年前北爱尔兰的战事,都是因宗教而起,有时,宗教还渗杂着种族问题。使问题更复杂,新加坡就的的确确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国家,独立52周年而没有出现种族、宗教的动乱,的确很难得,也足以引为自豪。

新加坡有个称为宗教联谊会的组织,是早在新加坡独立之前的1949年已经成立。一些宗教因为排他性强而造成不同宗教无法互信的对立。因此,宗教联谊会的角色是重要的。希望政府可以投放一些资源协助这个组织做得更好。而且更深入民间,让不同宗教之间能有一些资源在庆祝自己的宗教节日之时能邀请其他宗教的朋友加入庆祝,加入庆祝不等于信仰的改变,而是互信,是共存。要共存,就需要互信,这是多元文化的新加坡的生存之道。没有种族、宗教的共存互信,新加坡不可能生存。

所以,新加坡的学生从小就背诵国家信约:“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同一个种族、宗教的人喜欢聚居在一起,久而久之,就产生一股地区的政治力量。这股政治力量改变了国家整体的政治体系。早期的新加坡也是如此,甚至不同方言族群也聚居某些地区。后来,随着组屋的盛行,超过80%人口居住在组屋之后,政府透过组屋的分配推行了种族比例分配制,让不同种族的人住在同一座组屋里,解决了不同种族划地分聚的问题。

新加坡的集选区选举也是一种创举,集选区选举保障了少数族群当选为国会议员的机会。20年前,当这个概念提出时,也曾经引起民间的辩论。现在,相信反对党也接受了集选区的大原则。今日的美国,正面对着历年来最严重的种族撕裂的排战,英国脱欧也是种族、移民问题所引起的,德国最新的国会大选,右翼崛起了。开始有代表进入国会,茉莉花革命没有让阿拉伯国家带来民主,而是战争,是宗教、种族间的仇杀。

今日新加坡的种族、宗教和谐的局面得来不易,也可以说是奇迹,世上少有,不能不珍惜。

(作者为退休大学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