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在:你和我和屋顶上的雨

字体大小:

60年代,美国民歌乐队“满匙爱”(The Loving Spoonful),灌录歌迷永难忘怀的《你和我和屋顶上的雨》(You and Me and Rain on the Roof),我非常喜欢这首歌,那时我充满少男叛逆性,向往歌曲所推崇的纯洁爱情,寻找心上人。

看歌词,就知道是“满匙爱”四位男生,唱给爱人听的情歌,歌词“夏天狂风暴雨,数小时后你和我和屋顶上的雨,可能还被困风雨中,好不容易终于停雨,浸泡在雨水中的鲜花,都在等待日出”。

有瓦遮头,让堕入爱河的男女、同志爱侣、双性恋人,无惧屋外的狂风暴雨,发誓永不分离,可能吗?可能,互相支持、努力、容忍,热辣的爱情逐渐发展为稳定的关系。

《你和我和屋顶上的雨》时代,不知令公公婆婆严重健忘,精神错乱,说话书写的困难,是否已困扰人间?我只时常听到,外祖母抱怨说“老了,什么都忘了”。

最近阅读早报刊登的《失智,莫失独立》,吸收到不少有关失智者的知识,原来7月21日是“世界认知障碍症日”,9月将成为“世界认知障碍症月”,今年的活动主题为“记得我”(Remember Me),强调患者尽早诊治的重要性,裕廊社区医院高级职能治疗师朱昌满说:“认知障碍可能导致患者缺乏安全感,让他失去自信。”

我绝对同意,因为我就曾突然晕倒,醒来患上这个老人病,我失去基本的生活能力,感到害怕,在医生面前痛哭,她也无能为力,只不断的安慰及鼓励我,说新加坡许多老人,都有认知障碍,放开胸怀就是。

神仙把害我失去记忆力的认知障碍,30天后赶离我的躯体,我不是悲观,但提醒自己,它可能突然回击,所以把重要的文件,如遗嘱、银行户头、信用卡、公积金,都详细记录在电脑记忆棒中,以便认知障碍再度突击时,家人握有全部重要资料。

著名作家琼瑶,由于拥有皇冠出版社的丈夫平鑫涛,自2014年被失智症袭击,病情持续下滑,越来越不肯说话,对所有问题都爱理不理,出全力救护他,但医生坚持插鼻胃管,用鼻子代替嘴巴进食。

琼瑶在《雪花飘落之前》写道,2016年初,平鑫涛的状况急转直下,3月1日送进荣总,再也不能回家,她天天往医院探问,他完全失去知觉,她主张用“安乐死”帮助他离开人间,但他前妻的儿女极力反对。

她的遭遇,你可在《失智,莫失独立》文中看到,家人尽全力帮助患者,现在是她唱《你和我和屋顶上的雨》的时候,祝愿她安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