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全成:一片小小的恼人的贴纸

字体大小:

晚餐时间

我最怕这种贴纸,怎么撕也撕不下来!夫人嘟哝着。

我说我来吧。其实我也讨厌除这种贴纸,但总不成天天用上面贴着标价14元5角贴纸的杯子喝水吧?

因为要到较寒冷的地方旅行,一早就添购冬衣保温瓶暖袋什么的,临行前一天,夫人觉得应多添一个保温杯,就在楼下迷你超市买了一个,上面就贴着一张这样的贴纸。

拿着保温杯,试着从左边撕起,慢慢地用指甲刮起一毫米边缘,一撕,只撕得薄薄一表层。再试着从右边刮起,一样是薄薄的一层。

把所有顾客当贼

太太说,用油吧!什么油都可以,网上教的。身边正好有罐准备带出门的虎标油,就刮了点涂上标签,再用指甲慢慢刮。看来有效,又试了一回,纸面虽脱,却留下一条条胶水痕。没办法,再用洗碗的海绵擦,才慢慢地将痕迹擦掉。不过海绵粘上了污迹,杯子也留下驱风油味,得用洗碗剂清洗海绵,除去杯上的气味。

嘘!怎么上世纪60年代的东西到今天还有人在用?

记得早年书店店员一有时间,就会一张一张地把写上价钱的贴纸,一件一件地贴到书本或文具上,方便顾客选购。后来,有了“贴纸枪”,可以一一打上标价,再一张张“打”上商品,方便得多。那时的贴纸一般都很容易撕下,我就喜欢把包装纸上的贴纸撕下再贴上书本的扉页,或是唱片乃至后来的卡带、CD的说明书上,以记住当时购买的价钱。但不知何时,有人把便宜货的贴纸贴到较贵物品上去付账,让商家吃了亏,于是这种万能胶式的贴纸就诞生了,因为某些人的不诚实行为而把所有顾客当贼的情况就出现了。

奇怪的是,事隔多年,用条码乃至二维码付款的今天,怎么还有人在用“万能胶贴纸”?是某些商家抱残守缺,还是反正头疼的是顾客而不是商家?

黑区的反向思维

住家楼下年前修了一条跑道,这两年来的农历七月,跑道上就会出现一排焚化桶,这跑道还能跑吗?修跑道的同时,也修了有盖走道,但是,每座组屋只有一端连接走道,每隔两座组屋才有一个有盖的下车处。下雨天如果没带伞,从附近超市走回家,我得从一座组屋的这端走到另一端,再走上另一座的组屋,从这端走到另一端,再从我住的这座组屋的另一端,走回我住的这一端。你说,这是在鼓励国人多走路吧!

最近的数字显示,国人乱过马路发生意外事故激增,平均每月有一名年长者因此丧命。有专家建议在车祸黑区设斑马线或行人天桥,我觉得这是黑区的反向思维,在宣导与处罚之外,多一个选项。因为,既然这么多人选择在某一个地点闯马路,是不是那里的过路设施不够亲民?没有从行人的角度考量?就像焚化桶没有安身处,有盖走道考人体力一样,都像万能胶贴纸,缺乏为用户着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