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少吃淀粉 量力而为

各位读者也知道我这些年来写文章时是极少会赞赏无论是哪里的政府的一些公共政策,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身为公共知识份子顾名思义就应该抱着一定的批判精神,非故意要在鸡蛋里挑骨头,但还是应该对读者群们起着一定程度的晨钟暮鼓的启发作用;另一方面当然也是不想被贴上“捧大脚”、“拍马屁”等极为难听也难以被脱除的标签,一世“英名”从此毁于一旦,那就不好了。

但有关当局近月来所推动的呼吁本地国人减少摄取糖分以及一般淀粉等的宣传与实践运动,我却觉得应该几乎毫无保留的赞赏、广传,甚至觉得它来得太迟了。糖尿病、心脏病等极为难缠的疾病,其被导致的因素当然有先天的基因使然更易患上的不幸,这一点我们只能默默地等待以后越趋昌明的生物医学、基因工程等的创新突破为我们带来福音了。但这些疾病也有其后天的因素,而且与大家的饮食习惯等大有关系,这就是我们在默默等待医学突破的当儿自身多多少少可以控制的地方了。

当然,上期所提及的自己好几年前不甘身材走样而尝试的“无淀粉”减肥方式只能算是一种“土方”,不敢推介。而看来也还是有些算是比较“好”的淀粉的,如带有密集纤维的淀粉即为如此。红薯、香蕉、南瓜(乘着万圣节的氛围多吃点吧)等虽然淀粉含量也高,但其高纤维也有助于“饱肚”(因此而没有吃更多(垃圾)食物的欲望)以及“清洗”肠胃(我时常想着这些纤维就如刷子般在“洗刷”肠壁胃壁),上吃下通,希望那些什么油脂、毒素等都能得以更大程度的被排出,至少尽量减少又被新一轮的“积累”。

至于白米饭吧,大家偏好它而非糙米,说很难下咽,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习惯使然。如果非得每餐正餐都要米饭,那所谓的糙米饭也非得全都是以硬涩的粗米来煮,可以加上一些豆类啊、果仁啊、还有一些藜麦、chia籽啊,甚至红薯块等,尽量令到它又健康又味道多元化,不久之后你甚至可能更喜欢吃如此的糙米饭多过传统白饭。

当然,即便是我,虽然基本上已然谢绝“传统”白饭,但也还是对一些“白饭”情有独钟,如日本的短圆米索煮成的寿司饭,以及印度北部与阿拉伯世界偏爱的bismati饭等,偶而为之,问题应该还是不大的,但要点是吃这些“白饭”应该是例外,而非日复一日的主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