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爱:别怪错人

字体大小:

晚餐时间

四年前,我到西班牙巴塞罗那旅行,和朋友们住青年宿舍。每早我第一个起床,到宿舍的共用厕所冲凉。

最后一个早上,我冲凉时,突然发现厕所门开着。我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没把门锁好,赶紧关上后,却惊觉门旁挂着的衣物全都不见了。

巴塞罗那的扒手特别猖狂,与我衣物挂在一起的贴身钱袋也消失了。没了衣物和眼镜,我看不见更无法跑出去,只能无助地躲在厕所内,等待朋友出现。

我跟朋友借了毛巾围住身体,告诉她我的东西被偷了。这时,一名路过的男子探头查看,说是宿舍职员,并问发生什么事。他发现最后一间厕所无人在内,门却紧闭着,于是从外面打开厕门,找到我的所有衣物。

钱竟一分也不少

他把衣物交给我,我一脸感激地道谢,他便离开了。

说到这里,你们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吗?我回返厕所隔间穿衣时,发现钱袋内的钱竟然一分也不少。我内心疑惑,对方不是要偷钱吗?

我穿衣出来后,朋友发现隔壁隔间有个倒过来的垃圾桶,上面有脚印。我看了愣住,对方竟然站在隔壁偷窥/偷拍!

回房后我告诉男性朋友,他问:“帮你找回衣服的男子,会不会是偷衣的人?他是不是变态,要看受害者感激他?”

恍然大悟的我通知宿舍职员,由他们报警。说真的,这件事对我心灵没造成太大伤害,但我刻意没告诉太多人,担心别人说我傻,或指责我让他有机可乘。有时,我甚至还会自责。

直到最近,处理一起未成年少女被男邻居压迫卖淫的法庭案时,我才决定说出来。听了该案件后,有些人第一反应竟是“那个女生为什么那么笨?”而非“那个男的太可恶了!”我听了心灰意冷,明明错的是男被告,怎么矛头却指向少女?少女也曾被其他人性侵,但她始终没报警,原因是感到丢脸。

让女生勇敢站出来

做错的并非受害者,为什么她却得承受谴责?其实几乎所有女生都曾被性骚扰,虽然情况因人而异、可大可小,但很多因担心被投以异样眼神,所以选择保持沉默,导致人们没发觉事态的严重性。

这种心态非常普遍,但根本就不应该存在,这也是我考虑许久后,最终决定说出经历的原因。若社会关怀受害者而非谴责,受害者会需要害怕开口吗?因一次次事件没被揭穿,有多少加害者因而逃之夭夭,又有多少受害者为此默默自责一辈子?

事后诸葛亮很容易做,你可以说我为什么没更早发觉男子行为,但你可否想过,从受害者角度去看,当你完全没概念发生什么事、同时又得担心安危时,你能肯定自己当下能有“正确”反应吗?

亚洲新闻台韩国籍导播朴朱元,申诉同事性别歧视,指对方说她“没胸”当不了主播,还说“做女生别太聪明”。事件公开后,不少同事避开她,有些还认为是她承受不了“玩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公开,同事虽然遭处罚,但她却得承受负面舆论压力,照片也被公开,让人心碎。她最终决定离开新加坡。

下一次身边女性碰到这种事,不论男女,请不要以鄙视或责怪的态度对待她,更别当成是玩笑。请给予她所需要的支持,让女生们能更勇敢站出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