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杨萱:凤凰摆尾

国宝级墨西哥落羽杉,巨人般高耸入云(右);曾受创伤处的树纹,长成一段凤凰摆尾姿势,长约两米,委婉曼妙(左)。

字体大小:

伤心隐藏的前尘故事,涉历风雨时光,化成了美丽的形象。树原来与人一样,靠自己坚持站立奠定品格。

千株林木里得见这株巨人似的大树完全是缘遇,并且由于自己爱细看树木身姿的“老习惯”发现了树皮纹路独特显眼,给它定名叫凤凰摆尾。

我的凤凰摆尾正经学名是Taxodium Mucronatum,中文名称之为落羽杉。这一族杉树主要分布在北美至南美洲,我所钟情的这棵属于生长在墨西哥的太平洋海岸线的种。

如若不是找出它的凤尾纹形成的起因由来,它便也只是我今生见识过万树之一。树下的牌子说明:墨西哥落羽杉,登记为国宝级树木。我环树而走,观察它完整的树干纹理,却见它只在一个特定部位长成一段凤尾姿势,委婉曼妙,从上端的一支主纹延续到“摆尾”末端,长约两米。如果这段树纹不够长,就不产生凤凰摆尾的视觉效果。

植物园详细答复我的查询如下:

墨西哥落羽杉性喜生长在有流动水源的地段,所以最早是种在一道小溪旁以便适应。约是19世纪中期种植,确定日期未有记录,然而肯定是植物园外来移植的最初元老之一,已列为国宝级保护。关于其弯曲树纹,推测是在种下之前搬运过程中,可能遭受一些撞击,使当年的幼株内部组织受损害造成纤维扭曲,因此在受伤部分的树身发育成不规则的外形。加以最早期傍水生长,干旱气候影响或遭受强大风力冲击(扭转形状出现在向外的一面),也可能致使外皮被推向一边。

这一生以观赏眼光看树的单纯感觉,我不曾多想树木本身会因“童年”受伤而留下持久性的伤痕,更不能想象“内伤”的进而成为它一生烙印,当然也没有我眼中所谓“凤凰摆尾”的美感。一棵树的生命历程,给予一个陌路相逢的人在当今残酷恐怖年代世间里无声的安慰。

伤心隐藏的前尘故事,涉历风雨时光,化成了美丽的形象。树原来与人一样,靠自己坚持站立奠定品格。在这个世界上品格不是必要条件,所以熙来攘往的芸芸众生为它停步注目者几希。

因新近雨量较去年丰沛,我甚至发现了这株落羽杉表皮上有一道裂痕渗出水分,造成一条粒状的湿藓。通报之下,植物园很快开始采取日常护理。由此可见,即使是分职详密的工作队伍也未必能照顾周到。这是个花木大观园,天天看的人容易视如不见;当局者迷诚有至理。

在这里,美国“总统败选人”希拉莉也许有点风马牛不相及,然而我想起来她说的某句话:

我最知道的,是总有人背后插你一刀。我的做法是,爬起来继续走,不要坐在地上哭。

听似简易,真正“知易行难”;世上有多少人因为被插了刀,便发疯撒泼要全世界的人口负责个人事体的是非对错,无视天地广大美好可观。还不如一棵树呢,它的内心伤痛以特出的纹理呈现在你眼前。

植物园依照初建期尊重大自然风格的设计,当年落羽杉傍水种下,今天百岁有余的落羽杉直径将近3米,树稍最高应该是40米。那道细小溪水至今仍然活水流动,春去秋来冬风里与树相伴。园中有许多让公众人士认捐的伤逝纪念长凳,天气好的日子常见银发皓首族双双静坐,共享眼下好风光。他/她们也未必一帆风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