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丽:两个母亲的道歉信

陈惠珍母亲给媒体的公开短信。(档案照)
陈惠珍母亲给媒体的公开短信。(档案照)

字体大小:

收到犯人的母亲捎来的公开道歉信,内心感慨万千之余也深受感动。

  

日前在法庭旁听审讯,案件讲述一对夫妇潘学泉和陈惠珍联手虐打低智商租户“妹妹”余玉莲长达8个月,最终导致她伤重身亡。残忍的虐打过程不加描述,但两名被告的母亲在法官下判后表现出的态度,令人深受感动。

 

心痛的母亲代儿女道歉

  

在案件审结之后,我意外收到义务代被告辩护的陈俊良律师捎来的短信,是女被告陈惠珍的母亲要通过晚报说一些话,短信内容这么写着:“我是惠珍的母亲,在此我向死者家属、诸位公众人士,因过去我女儿女婿严重伤人导致死亡的大错,和造成你们的心灵不安,深表愧疚,请你们宽恕。希望他们从这件事上得到的是心灵上的省知,凡事不以浮躁和冲动的心对待事物,无论任何问题都能化解,这才是最重要的关键。也恳请大家别为难办此案的法官、主控官以及律师们,引发对他们的指责,请给予尊重与相信他们的公平裁判,感谢大家。惠珍母亲敬拜。”

  

寥寥几行字,包含了母亲对孩子无限的爱,充分展示了这母亲的大智大爱。她在代替女儿女婿向公众道歉后,也教育女儿女婿要记得从这起事件中汲取教训,遇事不要浮躁不要冲动,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最后,她说希望公众不要为难审理本案的法官、处理此案的主控官和律师,指的自然是她知道有些网民在案件曝光后,在网上责骂两名被告的同时,也为难着辩护律师。

  

这100多字的短信里有她代女儿女婿道歉的心意,有对他们的谆谆教诲,有对法官、主控官和律师的歉意,面面俱到。在女儿女婿受到法律制裁的当儿,心已无比痛楚的母亲还能展现出如此胸怀,可钦可敬。相隔不久,潘学泉的母亲同样通过媒体,代儿子向广大公众道歉。她说,儿子已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希望获得公众的原谅。据律师透露,她说这番话时泪流满面,律师也说,两方家人都面对难以形容的巨大压力。

  

加深了家属所承受的压力

  

这两个母亲,从律师口中得知,都是60多岁,因儿女的涉案操心担忧,两年多来苍老了许多,比实际年纪老了好几岁。相较这两名晓以大义的母亲,关注本案的公众除了在网上宣泄愤怒,谴责两名被告外,甚至有人在大街上责问无偿辩护的陈俊良律师“为什么要帮‘禽兽’辩护”,令他备受干扰。还有民众在网上发起请愿活动,希望法官能加重两名被告的刑罚。

  

冷静想想,这些举措无非是一时的宣泄,宜适可而止。过激的行为对事件没有帮助,却无形中加深了无辜的家属所承受的压力与伤害。

当是谅解与同情这两个可怜的母亲,让她们能安安静静等待儿女出狱回家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