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在:故人入梦

字体大小:

翻阅日记簿,重温过去57年的喜怒哀乐,9岁生日时母亲送我日记簿,转眼我已66岁,还会留在人间多久?天晓得。

近年失去很多知己良朋,日记簿除了记载内心的感受,还收藏着好友的讣闻;我在报上获悉他们离开尘世,掩脸痛哭,依依不舍,男女朋友两腿一伸,就此永别,唯有希望自己断气之后,能跟他们重相逢。

他们似乎明白我的心意,时常进入我的梦乡,跟我重聚。故人入梦,令我感慨万千,享年85岁的周洛伦大哥,经常在梦中跟我谈天说地,我不禁想起,他生前是本地首位到法国受训的发型师,在50年代找他修剪新款发式的富婆、女模和洋妞,大排长龙,跟我相熟的老女模告诉我,说耐心等待三个月,才能见到周大哥。他的见闻很广,遨游全球,即使老来中风,左边身躯瘫痪,行动不便,还是在男助手和女佣的陪同下,坐轮椅到处游历,真佩服他。

在世间寄居96载的李若莲阿姨,是周大哥的谊姐,她是位美食家,还拥有自己的旅行社,我在斯里兰卡航空工作时,曾邀请她和旅游界的决策者,游览这世外桃源。决策人讲鬼故事,吓坏了许多人,我问她怕不怕,她说“有十字架在我身边,鬼魅不敢骚扰我。”我患鼻癌时,她不停的煮中药为我治病,吩咐她的儿子送上我家,我非常感激,谢谢她的善意。

好友“阿娇”,转眼离世九年,我很怀念他,他也时常在梦中,烹饪让我垂涎三尺、食指大动的中菜。“阿娇”是雄赳赳的男子,可不是妙龄美娇娥,他原籍越南侨民,越战结束逃亡香港,活泼顽皮的朋友把他的洋名“Gilbert”,改为“阿娇”,满街满巷大声喊,他也无所谓。落籍加拿大后移居新加坡,创立亨咏企业,生意兴隆,不料2008年1月被肝癌夺去生命,我看到报章的讣闻时,整个人傻掉,依依不舍,眼泪不断的流。

南大校友孙友家,念书时常来我中峇鲁的老家聊天,嘻嘻哈哈,聊到深夜,索性天亮才走,他体格强健,毕业后加入突击队,接受严格训练,跟我说森林没饭吃,只好跟同伙军人,抓蛇杀蛇,生吃蛇肉,吓坏我。

我突然收到他的结婚照片,娇妻是位大美人,夫妻恩爱,育有两个爱女,我跟他久不久总会碰面,谈天说地,2009年11月22日看到他的讣闻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很怀念他,他常在我梦中出现。

生老病死,人皆如此,一切都是天注定,无人预知生命的长短,珍惜它就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