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渊沧:立法打击假信息

如果网上的假信息来自海外,如何执法?(互联网)
如果网上的假信息来自海外,如何执法?(互联网)

字体大小:

讨论多时的如何对付网上散播假信息问题,终于进入准备立法管治的阶段,国会所有的议员,包括反对党皆赞成立法管制,国会也成立一个10人特选委员会研究立法事宜,特选委员会包括反对党议员及官委议员。

这不是简单的工作,首先,立法必须考虑到执法,如果网上的假信息来自海外,如何执法?我也相信,绝大部分的恶意造假信息是来自海外,新加坡虽然是一个小国,但是在国际外交关系却非常敏感,是中美角力的磨心,也是中国海峡两岸的海外战场,当然海外也有不少反新加坡的力量,包括反人民行动党的力量也会利用网络为武器。

近日,美国传媒有大量的报道指俄罗斯在前年美国总统竞选时,在美国网站发放大量的假新闻,美国政府能到俄罗斯捉人吗?网络已经成为国际战场,不必出动军队的炸弹。

第二个不易处理的问题是如何界定“恶意”造假,今日手机改图非常容易、方便,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地修改一张图,改图可以是恶意造假,可以是艺术创作,正如画家可以随意在画布上画任何东西,所画的东西不一定是实际存在的东西。

许多年前,抽象画的出现已经让艺术创作者很自由的空间创作,手机改图除了涉及恶意、恶作剧、开玩笑、艺术创作的层面之外,也涉及知识产权的问题,改图改的是别人的图,原创作者有知识产权,这类“二次创作”是不是侵犯了原作者的知识产权呢?

我年轻的时候,许多华语歌改编自日本歌,我估计唱片公司是有通过正式渠道取得授权,今日网络方便,不少人自弹自唱把自己“二次创作”的作品放上网,如果在网上热播,还可以赚钱,“二次创作”会不会列入国会特选委员会的研究范围?

第三个不易处理的问题是科技的障碍,有心打网络战争的集团,会运用海外的网络,海外的手机号,公共wifi,甚至出动黑客手法散播假信息,如何防范?今日,世界上所有的军事大国都有一个秘密存在的网络战争作战部,连超级大国都无法防止其他国家的网络侵略。

第四个值得讨论是生活乐趣,今日的人们的确得助于网上社交媒体,找到了失散数十年的老同学、老朋友、网上平台的确提供了人们丰富的生活,如果散播恶意的假信息是犯法的,要坐监牢的,网上社交媒体也肯定少了许多乐趣,以免误入禁区。

原则上,我支持立法管制,但愿十人组成的特选委员会有足够的智慧好好地立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