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吴庆康:时代终结

英国天体物理学家霍金(左起)、台湾作家李敖与法国时装大师纪梵希两周内相继辞世,让人唏嘘。(互联网)

字体大小:

至少三个世界知名人物陆续在两个星期内离世,让人无法不意识到“时代/年代”有期限,有幸目睹一个年代的成型到终结,或许也是一种运气。

只要活得够长够久,人一生之中总会有好几次“机会”经历一些时代的终结。最明显的是同个年代明星艺人的辞世,像当年陈百强、张国荣、梅艳芳,以及罗文(虽然罗文还属于更早期,但差不多同个时候走)相继在短时间内离去,你知道再也听不到他们脍炙人口的歌曲,再也看不到他们精湛的舞台演出,自然唏嘘感叹。

其他可以让人觉得“时代终结”的人物,必定来自对我们生活或多或少有点影响的领域。像政治界的李光耀、毛泽东、邓小平、撒切尔夫人;科技科学界的乔布斯、霍金;服装界的范思哲、纪梵希;文艺界的漫画家藤子不二雄,音乐人黄霑和作家李敖,以及娱乐界的邓丽君和凤飞飞等,因为他们备受尊崇作品众多,我们都看过读过,也许用过他们的作品,甚至受他们的言论和思想影响。当他们到更高更远的时空去进行无休止无境界的旅行时,我们的思路和心情难免跟着他们一起走,直到再也跟不下去。

对我来说,这些年最真实的时代终结,是1996年《哆啦A梦》作者之一藤子·F·不二雄(Fujiko F.Fujio)的离世。《哆啦A梦》漫画是真正伴我度过童年岁月陪我成长的精神粮食,直至成年我仍几乎天天都翻阅,若等不及作者的新故事就反复重看旧作。我人生中的首个20年有不少光阴都与《哆啦A梦》共度。藤子·F·不二雄逝世以后没留下多少遗作,由他人接手的《哆啦A梦》总觉得少了原汁原味,终于渐渐从我日常生活中远离,象征了一个世代的终结。

事实上,时代的终结不一定得由人物来决定。流行歌曲、电影、儿歌、儿童读物、传统美食、音乐卡带、传真机、录像带、摄像机,以及品牌如雅虎和诺基亚等,从出现到在我们生活中“肆虐”到最终落寞归去,都是一个年代的终结。特别是当它们出现时带来的是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我们自然会特别怀念。小时候爱玩的玩具,学生时代爱流连的场所,长年馋嘴爱吃的种种美食,东西和地方也许还在,但属于你的年代的感觉不会永存,不一样不仅是因为人去楼空,更可能是因为你已改变,口味品味都不再如当年。这是英文所说的“move on”,每个人每天都在“继续往前”中。

人更甭说了,一个你关心和关心过你的人,也许是家人、情人,甚至是职场同行,从出现到离开必定对你的成长和生活有所影响,人走茶凉,若走的人得被新人替代,时代终结的感觉就更明显,日子自然不再过得一样。

时代终结每隔一段时期就会发生,但这几年或许会较为频密,因为还有不少响当当的各界人物,从年龄上推算,不难“预测”他们的大限将至,当然我们不说是谁,心里有数就好。

人走茶凉,若走的人得被新人替代,时代终结的感觉就更明显,日子自然不再过得一样。——吴庆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